九月豆的四元世界

我们只有这一刻。这一刻在手里如星星一样闪烁,如雪花一般融化。
博文

《跋》这是我第一次尝试写纪录片影评,相较故事片难度大不少,自然写作花的时间也是长的。这篇影评在删减了又删减之后还是不能呈“豆腐块”状,只有请大家给我2018年的最后一篇博文一份耐心了。回顾这一年,断断续续地,我竟然也写了30篇博文,而且每一篇都是用心之作,为自己能够静心享受写方块字的这一年而快乐。节日里我想休息调整一下,再写博文大约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7)

《往日情怀》(TheWayWeWere),是我初来美国时看过的一部经典老电影,自那以后我便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BabaraStreisand和RobertRedford。 Streisand的那曲“TheWayWeWere”贯穿了整部电影,穿过中央公园,穿过布鲁克林大桥,穿过岁岁和年年,轻轻地,轻轻地敲打着我们的心......“回忆,点亮了我心中的每一个角落,水彩画般的朦胧记忆中,曾经的我们,散落的照片,满是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9)
(2018-11-24 12:25:35)

中国人说男人要有养家糊口的能力,英语里说menshouldbetheonesbringfoodtothetable,而法国人常常把这里的“food食物”,确切地写为“bread面包”。Paintantqu'ildure,maisvinamesur,法国人说酒可以没有,面包却是必须有的。法国面包花样多多,有白面包,有黑面包,有圆形的,有长棍状的……而中国人呢,中国人是可以将一把硬硬的大米做得活色生香,柔软于舌尖,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8)
(2018-11-11 13:01:28)

原本这篇文章的标题我是想用“我很丑,我也不温柔”的,你听过那首“我很丑,但我很温柔”的老歌吗?是的,我就是想修改一下那个标题,一不做二不休地,干脆“既很丑又不温柔”一把。 记得儿子小时候,大约六七岁吧,我也是象很多的中国妈妈一样,送他去学游泳,学武功,学画画,学中文,学钢琴……只怕浪费了儿子一分一毫的天赋。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2)

《跋》——2011年搬上银幕的《TakethisWaltz》是加拿大女导演SarahPolley执导的一部小众电影,电影的情节并不复杂,可是Polley却是深刻的。2014年我看了这部电影后,写下过一篇短短的英文影评。自那以后我一直想找一位朋友,一位在思维逻辑上与我相通相近的朋友替我翻译。然后,我遇到了思韵,再然后,一切都变得简单,变得轻松了。思韵将她对原文的理解转换成了她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7)
(2018-10-30 11:43:32)

从台北回到香港,还有几天的公事要处理。香港的同事建议我回美之前去一趟澳门,见我不确定的样子,合作方公司的头儿S说:“别犹豫了,我陪你去吧!”恭敬不如从命,于是我跟着S匆匆去了一趟澳门。 S问我想看看澳门的什么景点?我快速在脑袋里搜寻我听说过的澳门,脑子里除了赌场还是赌场,还有赌场里的一群黑社会大佬们。S听我这么一描述,不禁哈哈笑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3)

《AStarisBorn》(一个明星的诞生),等这部电影一个多月了,我喜欢BradleyCooper,也喜欢LadyGaga,在电影上映的第一个星期便没有耽搁地去了影院,看完之后在公司里与同事聊起来,才知道这部同名的电影自1937年到今年一共有四个版本,1937和1954年的两个版本以好莱坞为背景,而1976和2018年的版本则是以摇滚乐坛为背景的。不过无论是怎样的背景,怎样的世事沧桑,怎样的今非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4)

我想我是一个运气很不错的人,在网络上预订的袖珍旅店HotelSultanHill真正是不仅有本土感,有人情味,更是处于一个大好的位置。从幽静的旅店出门,沿着鹅卵石铺成的小路走几步,便到了小巷的顶端,那里是伊斯坦布尔古城的繁华热闹。 我是那么喜欢那条小巷,清晨微风细雨中走到小巷顶端,好似进入一方充满未知的天地;夜归时皎月当空,走入小巷的那一刻尽是离尘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7)

凯特·温丝莱特(KateWinslet)的《Titanic》是九十年代末的影片了,那时候的她很年轻,一晃眼,Winslet从那个带着婴儿肥的女孩子成长为了一名实力派演员,后来的岁月里她演绎过很多很棒的角色,譬如2004年的《FindingNeverland》,2008年的《TheReader》和《RevolutionaryRoad》,只是好象自2008年以后Winslet消失了蛮长一段时间的,也或许是那以后她的电影并没引起我的兴趣,直到2015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8)

有一个曾去过台湾的朋友告诉我如果去台北一定要去九份老街走一走看一看。我也没问她为什么一定要去九份老街,只是记住了那个名字,“九份”。在去台北的第一个早上,我便在饭桌上对贝宁和凯思说,“九份老街我是一定要去的呀,”嗯,凯思点头赞同,“那是应该去看一看的地方。” 于是在我离开台北的前一天,凯思安排了九份和淡水的行程。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8)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