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清静

喜清静和爱啰嗦的乐园
博文
(2018-11-16 07:20:42)
进了东湖公园大门,踏雪寻梅的人们大都沿着右边的路去了梅园。郭队避开人群,领着田豆往左边去了。田豆默默地跟着郭队,一时间竟有些紧张。一惯叽叽喳喳,开朗活泼的田豆第一次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听得新雪在四只脚下听咯吱咯吱地响着。 一缕幽香随着寒气,缠着被风舞起的雪花,暗暗袭来。几树腊梅像傲骨的精灵一样掩映在东湖一号的粉墙黛瓦之间,美得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18-11-12 04:54:19)
放下电话,田豆伸头看看外面,雪后初晴,阳光被白雪映得耀眼,但并无多少暖意。正是所谓的雪睛云淡日光寒。 田豆打开衣柜偏着头想,穿什么呢?田豆不化妆,但穿衣服绝对讲究。田豆挑了件儿薄薄的中长银灰色羽绒服,深灰色皮靴。这些都非常普通,但把自己织的大红色绒线帽子,围巾,和手套一戴,一个活泼,俏皮的小姑娘就脱颖而出了。 下意识里,田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8-11-10 12:37:42)
上次说到田豆从船上和郭队分手后回到家中,一天天的神情恍惚,郭队的影子像幽灵一样无处不在。田豆的心被英俊帅气的郭队捕获了。正是心神不定,情思起伏之时,“叮铃铃…”电话响了。田豆拿起打断自己思路的电话没好气地说“谁?说话!”短促的声音中带着不耐烦。 “甜豆,是你吗?”一个沉稳亲切的声音略有迟疑地问。 天那!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我写信告诉蓉儿,像每年我圣诞节回家,回中国。到时我会去看奶奶,她和乐乐。 我在北京的二舅家见到了表哥。表哥完全变了,不再是那个高傲扮酷,好强冲动,脾气上来不顾一切的莽撞大男孩。而是一个成熟理智,心境平和的男人了。我把蓉儿信里的话告诉了表哥。表哥脸色凝重地说:告诉蓉儿,离开那个人。我回内蒙去。两年之内,我一定会给奶奶和小乐乐盖一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2018-11-07 04:44:07)
就像表哥的信惊呆了我一样,我关于小乐乐的话也同样惊呆了表哥。电话那边,表哥自始至终一句话也没有。我唯一能听到的是表哥时重时轻的呼吸。我做了我能做的,放下电话,听天由命。 表哥被乐乐的存在振晕了。他有一个女儿,他是爸爸。他是一个四岁女儿的爸爸,蓉儿是他女儿的妈妈。表哥花了三天时间把自己关在屋里消化这个现实。第四天,表哥去了蓉儿奶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18-11-06 15:15:19)
阅读 ()评论 (10)
(2018-11-05 04:35:51)
像蓉儿奶奶说的一样,蓉儿在来年的三月份生了。是个女儿。我是在小姑娘满月以后才第一次见到她的。大大的眼睛,鼓鼓的小鼻梁。长的不像蓉儿,更像表哥,像我们家的人。这让我一下子就找到了当小表姑的感觉。 小姑娘看见我就笑,我高兴地叫她乐乐。结果蓉儿一家都喜欢这个名字,她小名就叫乐乐了。那年蓉儿二十,我十九。虽然我俩儿被叫成姐姐和表姐,但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2018-11-03 08:58:17)
看着憔悴的蓉儿我心疼地说:“说吧,只要我能做的,绝不含糊!”心里不由地涌起一股为朋友两肋插刀的豪情。蓉儿说:“我想告诉奶奶,你和我一起去好吗?”这么简单,我的豪情顿时被卸了一半儿。当然同时也有如释重负之感。 我陪着蓉儿回了家,蓉儿奶奶被我脸上的严肃神情吓了一跳。关切地拉着我的手就进了蓉儿的小屋问:“清静,你出什么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2)
(2018-11-02 14:44:37)
阅读 ()评论 (34)

今天和一个美国人争论了一会儿。这个美国人认为民主党组织了这次的massiveinfluxofmigrantsandrefugees,目的是为了民主党能得到更多的选票。我笑了。告诉了他我是怎么认为的。 如果一个国家想要移民,那么什么样的人最适合? 精英 精壮劳动力。 绝大多数的精英多年来都是合法移民到美国的。他们在没拿到绿卡和公民的时候,就可以邀请配偶和子女来团聚。等拿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9)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