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观世界,喜看人生

我们不能延长生命,但却能让每天活得快乐,活得舒心,活得有质量!
博文
(8)   说到这儿,郑涛大致清楚了她的问题。“你老公不能给你快乐和满足?”他轻轻问道。
  “怎么说哩?首先,和老公做爱,我没有快乐与不快乐,没有那种身体里彻底的释放和喷发,就是很多女人说的没有高潮吧。他完全不顾及我的感受,可能他根本就不知道要顾及这个吧? 其实,那个时候的我,也不知道自己该是什么样的感觉。但知道,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7)   “你说的还有点像”,她停了停,清清嗓子,吞咽一下口水,继续说。
  “去年初,因为业务的需要,我联系了一家外地专门做运动鞋的公司,帮我们制作样品,以便下单生产。合作以后,需要常去那里和他们的设计师、工艺师进行业务上的沟通。因此,认识了这家公司的一位设计师,他是菲律宾人。”  “去的次数多了,和这位设计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
  到了床上,他们面对面的时候,他的身体反应极大。她明明知道,他已老脸不堪,却仍不放过他。不仅动手动脚的吃他豆腐,嘴还故意挑衅说:“这么不老实,装模作样的,想吓唬谁呀?”
  “它不老实?这一刻,它老不老实,能由它自己决定吗?”他不服气地想。
  实在忍无可忍,受不了她这份心虐,只好对她说:“你背对着我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5)  怀里抱着一个成熟女人,为了安抚她的情绪,有时候还需要抚摸她裸露的背。虽然,他看出来,她确实有很多委屈、是压抑太久的情绪释放。但对于他这个年龄的男人来说,这种拥抱和身体的接触,委实是一种诱惑和煎熬!
  等到她哭泣至情绪安稳时,他的衣服全湿透了。她觉查到了这些,居然开始脸红地帮他脱衣服。他并没娇情拒绝,只是看着她,想知道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4)   这顿饭,吃的不多,但时间很长。到九点一过,郑涛就提醒她该回家了。她就翻他白眼,撒娇地说,因为自己不是美女,好色的他不愿意陪她,要赶她走。看得出她心里有障碍,很不愿意被催回家。 等到十一点,郑涛觉得不能再吃下去,她是有家有夫之人,不能太晚回去。就劝她、哄她、带着不情不愿的她,向着她家的方向走去。因为只有两个路口,郑涛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3)
  在以后的日子里,郑涛和刘颖,之所以交流越来越多。一则因为,俩人有共同的客户,虽然做的产品不一样,但客户资源可以共享。二则因为,他俩交谈比较投缘,互相欣赏、喜欢对方的性格。慢慢的,彼此有了更深的了解,在现时生活中,也有了礼尚往来的接触。刘颖,27岁,出生在成都,高中毕业以后来多伦多上的大学。大学期间,一个偶然的机会,和来自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2-13 14:45:50)
(2)看着jinna干练的模样,郑涛想起与她初次见面的情景。那时她刚大学毕业、找到工作、获得绿卡,第一次代表公司来谈代营。洽谈刚开始,她就先声明:我是乌克兰人,家乡动乱不堪,独自一人在此。这是我第一份工作,关系我的生存,希望您尽量关照,谢谢!都说乌克兰女人漂亮,没想到还这么直率。郑涛就趁机打量一下她:栗色的头发,湛蓝的眼睛,高挑的身材,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多伦多的夏天是美丽的,鲜花盛开,气候宜人。终于摆脱了国内的干热,郑涛在皮尔逊机场外,深深地吸了一口久违的清凉空气,立刻觉得浑身轻爽。安大略湖的晚风,带着湿气,徐徐吹进车窗,沁入肺腑,立即驱散了他一路的疲劳。武汉和多伦多,两地的气候,一干一湿,一热一凉,真有天壤之别!按说,这个季节他是不应该回武汉的,可是,母亲病重的召唤,他能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30 18:10:11)
(36)别了,多伦多于霞望着远去的丁松,一股莫明的惆怅袭上心来。她一个人又要回到那间设施齐全的公寓,去享受孤独——丈夫半个月内不可能回来。
她在国内虽然也是一个人,但她没有感到孤独。因为有朋友,有事业陪伴她,还有父母的关怀。在这里,真是两眼墨黑,一个人也不认识。她很想交几个朋友,可是却没有这种机会。一个无所事事的女人,上哪去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8-01-29 18:02:52)
(35)旅游结束清晨的劳内尔大街,象一位还未苏醒的少女,美丽而恬静。丁松顺着大街边跑边欣赏街景,清新的空气让他心旷神怡。今天因为是直接回返,日程比较宽松,所以他有时间起来锻炼。
在宾馆附近,于霞也在散步,与跑回来的丁松不期而遇。
“你起得真早啊!”于霞惊奇地说。
“习惯了,平时都要早起活动活动。”丁松喘着粗气,停了下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