泽文H

滌荡襟怀须是酒,优游情思莫如诗。
博文
(2018-04-01 03:46:15)


一年一度,家中的茶花又开了,拍照并赋小诗两首以记之。
其一
几树茶花立院中,嫩黄深紫簇妖红。却看冬日今何在,春在枝头笑暖风。
其二
山茶三月正开花,一树粉红似彩霞。正是一年春好处,莺啼燕舞到我家。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十)我终于自由了作者黄泽文一九六六年的十月二十八号,班文革解散了我们这个“黑五类狗崽子”小组。终于,我们自由了。从八月三十一日起,到十月二十八日止,我们七个家庭出身不好的同学,一共过了五十八天被自己的同班同学无理专政,肆意折辱的日子。在我们被专政期间,他们还组织红卫兵和红五类们去我们中一些人的家中抄家,翻箱倒柜,打砸毁损,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九)“黑五类狗崽子”的抗争作者黄泽文国庆节一过,班上的红五类同学开始出去串联。地处成都的中学生们,文革的步伐总是比北京的中学生晚了许多。开始之时,按照校文革的规定,是各班选五名代表。这自然是班上红五类们的特权,班文革的成员和红卫兵们优先当选,兴高采烈地出发到北京去了。我等黑五类狗崽子只有羡慕的份,哪敢奢望有这样的待遇。接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八)报复作者黄泽文回到成都,休息了两天。九月二十日,我心情比较轻松地来到学校。走进教室时,甚至连以往规定的报告也忘记了喊,班上的红五类同学都板着脸。我坐到我的特殊座位上,贴在上面的“七条勒令”沾了不少灰尘。我打开我的桌子,猛然看见桌盖背面用粉笔写了几个警告性的字:“必须老老实实”,我惊住了,预感到报复就要来了。果然,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七)在青白江区的劳动
作者黄泽文
是年九月十日,我们坐闷罐火车来到成都北面几十里处的青白江区,参加劳动。高中一年级到的是该区大同公社光荣大队。青白江区是隶属于成都的一个郊区,得名于流经该区的河流青白江。此处地势平坦,田畴纵横,河沟密布,绿竹环绕,乃是富庶的成都平原的腹心之地。
成都北郊青白江的农村景色(转引自“剪雪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校园中的九·七辩论会
作者黄泽文
一九六六年的九月七日,在成都五中校园里举行了一次全校性的辩论会。五中老三届的中学生们均称其为“九·七辩论会”。这一天,我校受迫害的部分同学以及他们的同情者们同迫害同学的校文革以及红五类们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斗争。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校文革要组织全校同学上街游行,声援重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五)校园中的学生斗学生(下)
作者黄泽文
我被班文革指定为“黑五类”小组的组长,也不知是他们是有意与我为难,还是因为我过去的班干部身份,要我负责我们七个黑五类同学的行动,组织讨论,组织扫地,出了事就拿我是问。
自被隔离出来后,打扫教室就成为了我们七个黑五类子女的职责。本来,按照过去的规定,教室打扫由班上各个小组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四)校园中的学生斗学生(中)
作者黄泽文
八月三十一日早晨七点多,我心事重重地来到学校,昨天发生的事情还在我的脑海里面回旋。只见学校里面气氛异常,到处都乱纷纷的,各个班级都开始了清理黑五类子女的活动,还出现了打人。
来到班上,气氛使得我更加紧张,段姓同学板着瘦削的脸,一人坐在教室的角落处。同学们都不言不语,昨天选出的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三)校园中的学生斗学生(上)
作者黄泽文
1966年8月18日毛主席戴上红卫兵袖套(转引自网络)
随着毛泽东在八月一日写信支持清华附中的红卫兵和北大附中的“红旗战斗小组”,并于八月十八日在天安门接见红卫兵后,成都街头开始出现第一批红卫兵。他们都是中学生,血统纯正,大都具有革干(革命干部)和革军(革命军人)的家庭出身背景。首批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二)山雨欲来风满楼(下)
作者黄泽文
一九六六年夏天中的七,八两个月,中学生是很忙碌的,班上的干部甚至没有按照往常的惯例放暑假。我们被组织起来,鼓动起来,留校搞文化大革命。我们这些十六、七岁的中学生,是文革的坚定拥护者,心中想的是紧跟毛主席的战略部署,发扬“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大无畏精神,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