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刚读完theSecretlifeofEmilyDickinson一书。这是一本第一人称写的历史小说,不是严谨的传记,但主线是尊重历史的。 Dickinson是美国19世纪最有影响力的女诗人。她的诗作,既有犹如春风坲花的“IfICanStopOneHeartFromBreaking”,也有犹如骤雨打荷的“BecauseIcouldnotstopfordeath”,还有犹如百灵欢鸣的“Iamnobody.Whoareyou?” 这本书以EmilyDickinson的感情为主线,串起全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10 16:46:34)
山楂树,苏联50,60时年代的老歌。年轻男女感情上的三人行,本该欢快肆意,却如此深沉惆怅。跟苏联文学也有相通之处,忧郁深情。 “故乡的云”。西方对应的歌应该就是500miles。但我觉得中文的这首无论填词编曲都比500miles要更胜一筹。“我曾经豪情万丈,归来却空空的行囊”。人生的旅途何尝不是这样?我们谁又不是两手空空的过客? Phantomofth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4-01 19:09:37)
近几年读的大多是non-fiction,突然想念文学的感性,于是重读EmilyDickinson的诗集。EmilyDickinson在世的时候默默无闻,但被后世推崇,尊为大家,便是我这样的普通人,也很被打动。 觉得她的诗往往含有paradox,既有出世的空灵之心,又有入世的通透之道。可她离群索居,一生几乎将自己拘于一楼,为何却有这样的见识?她的身体里面住着的可是几百岁的灵魂?她的这份清澈又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smokegetsinyoureyes"这本书是一个20几岁的年轻姑娘写的自传。第一句话是“Agirlalwaysremembersthefirstcorpsesheshaves.”--她在Crematoryandfuneralhome工作。 这本也是2015年NYTbestseller。她以她的幽默行文,带我们看一个我们避讳和禁忌的世界。全书一条明线,一条暗线。明线就是她的经历,她工作的日常。暗线则是不同国家/地区,不同时期的不同葬礼,再深一步,不同文化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左一点右一点,看到第七集了。36位美声唱法的男生歌者,走到观众面前,让我惊艳和感动。 我有时候想,我们一路走来,是不是途中在寻求感动?直到读到“Thepurposeofartiswashingthedustofdailylifeoffoursouls”--将我无力表达的话说的这么动听。当遭遇真正美好的艺术,只觉春风拂面,拂去一头油烟,熨平满心鸡毛, 三位裁判,这里叫出品人。有一个像是大宝宝(刘),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9-03-11 09:17:10)

这个周末的书画课,老师娓娓道来楷书的颜体,和颜真卿的生平。听的让我心情激荡,不能自己的提起笔,写下自己对这位先贤的满心溢美。 颜真卿颜鲁公,颜体的开山大宗师。字如其人,他是武将世家出身,字体雄浑磅礴,力透纸背。东坡居士的书法就是师承颜体,曾感慨的说--”诗止于杜子美。书止于颜鲁公”。颜鲁公不仅文武双修,道德气节上更是被后人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金缕衣
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上面这首诗传说是唐代杜秋娘所做。杜秋娘何许人也?唐宪宗的宠妃。宪宗的儿子穆宗即位,杜秋娘做了儿子李凑的傅姆。后来李凑被废去漳王之位,杜秋被放回故乡。后半生贫困潦倒,晚上借用邻居的织布机,借着月光织布谋生。 大诗人杜牧经过镇江时,看见她又穷又老的景况,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不久读完了基辛格博士2012年出的畅销书OnChina,匆匆再写几句。 这本书从晚清开始,一直写到当代。70年代中美建交的最根本原因是共同对抗苏联。当时苏联进驻百万雄兵在中苏边境,太祖把心腹们都派到军事点为开战准备,除了周相坐镇北京。中苏战争几乎是一触即发。“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苏联要是碾压中国,做了亚洲老大,这跟美国的利益背道而驰。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9-02-21 04:59:08)

孩子的周末中文学校这学期新开了给父母的书画课,自小学毕业后就不闻墨香。赶紧报名上课,置办好了笔墨纸砚一套行头。入门一般先练习小篆,是为了熟悉拿笔的稳定性和形成运笔习惯。老师发给我们的小篆字帖,气韵流动,古风盎然,不由自主让人想到小时候的神话故事:仓颉造字,惊天地,泣鬼神。而汉字化意为形,意在笔先。Meditationcomesinallshapesandforms.每晚的练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月份听完的书“Educated”,文风大多数时候平实冷静,但偶然有水到渠成的情感喷薄。其文字之美,不如引用唐人对书法大家卫夫人小楷的赞美--“如插花舞女,低昂芙蓉;又如美女登台,仙娥弄影;又若红莲映水,碧治浮霞”。 作者Tara的自传,身为剑桥文史博士,应该非常的有观点。但她的这本自传很有控制,善用春秋笔法。 Tara的哥哥Tyler,可谓天资过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