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那一年,查理钟16岁。云游四方的叔叔,在他生日那天返港,拿出全天下最好玩的礼物送他,一部宝丽来相机。查理端了相机,众目睽睽里,当即拉了老司机出门。照蓝天、草地、花、还有高楼。换了几次胶卷,还不过瘾。司机说,去深水涉吧,人多,到处都是有趣的人和事。刚一到,暴雨至,查理要下车,司机不敢淋了少爷,极慢极慢地淌着,让查理从窗子往外照。查理惊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6-12 23:42:47)
作为一个思想深刻的人,骨子里头,有与生俱来一股子劲儿。什么事儿不追究个底儿朝天出来,那浑身不舒服的,就跟一连串的不和谐的和弦在一直进行似的,一定要出现K46加T才算完。或者说得儿童不宜些,吃完肉以后,半夜里就着porn办事儿的男人都明白,你不到最后,也是浑身不自在对不对? 就那意思吧。 思想深刻,在地球上生存,有时很有好处的。当学生时,往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18 15:36:24)
上月回国几日。完事儿临时起意,飞到海归时曾战斗过的城市看看。姐一向低调,打算悄悄来,悄悄走,看看市井,不骚扰任何人。那日午后,时差引起困倦,如一只蚊子,嗡嗡嗡嗡,就是不走。姐一时心烦,跑到不远处一繁华地带,打算转一转,转死那只蚊子。走进一熙熙攘攘购物中心,被祖国人民的热火朝天刺激着眼睛,再一次盘算是不是二次海归,忽听得身后很近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