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5-14 19:36:13)
壹 附近有个铁路道口,每天小货车来回跑几趟,经过道口时,不管白天黑夜,按照联邦法律都必须一长三短地鸣几声笛,提醒过往行人车辆。和铁路平行的街道车辆挺多的,街两边排列着民居。穿过道口是个丁字路口,正对一栋小房子。房子看上去有点衰败,没有前院,门前离马路沿儿几尺的距离,侧面车道边缘和邻居家也只有几尺的一溜草地。一定是个老房子,现在镇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5-07 19:50:44)

周一立夏。头一天周日晚上,川普发了两条推,威胁周五要加关税,中美两边股市大跌,道琼斯跌了400多点。周一早上一开市,时常关注的一只股票跌了不少,赶紧入手,然后去后院劳动——把篱笆边的最后一块开出花圃。 先挖草皮。下了一周的雨,草地泡软了,而且在树荫下,长的都是杂草和苔藓,比较好挖。拿个小板凳,坐在树下,用一把小锄头慢慢挖。苹果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风吹枯叶落
落叶生肥土
肥土丰香果
孜孜不倦不紧不慢” 日本纪录片《人生果实》的开头,一段低沉沧桑的女声旁白,像一阵和煦的微风,缓缓而起。这段话,在影片中反复出现了好几次,朴素地概括了树木落叶、润土、生长、结果的循环,仿佛男女主人的一生。这样简单自然的语句,却表现了最深刻的道理。 在爱知县春日井市一个几万人的新村里,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4-24 13:50:52)

春天虽然来得晚,但这个四月却比往年温度高。草木们忙着开花生长,动物们忙着生育下仔,我忙着收拾院子,抽空看热闹。 墙根下的灌木玫瑰花圃里,兔子生了一窝宝宝。仔细点了点,有4只,每一只像鸡蛋大小。窝上面铺着一层兔毛,兔宝宝的毛色和周围碎木片的颜色混为一体,拍出的照片里看,很难分辨。而且玫瑰错综的枝条上满是刺,天敌们也许不愿钻进来。过了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9-04-01 19:12:17)

鹿群在篱外跑过去。兔子在门外跑过去。风信子钻出地面的那一天,春天跑过来了。 我立刻手忙脚乱起来。花圃、草地,院子里有很多事要做,脑子里乱糟糟的,就怕来不及,春天很快跑过去了,错过施展一年之计的时令。 按捺住焦急,列出清单,一条条标出先后顺序。趁着周六暴暖,开始劳动。 后院的矮型苹果树,一直歪歪地长,没有去管,觉得颇有野趣。如今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21 12:33:01)

月初的时候连续大雪,有一天雪特别湿,又无风,一直下到深夜。雪在树上堆积起来,姿态各异的灌木枯草,银装素裹,泛着蓝色的光。推开门欣喜万分。套上雪靴,走到院子里腊梅树下站立片刻。清冽的空气,夹带着腊梅的花香,那个静美的春夜,真让人难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2-10 18:52:18)

立春落在了旧年的除夕,农历新的一年里没有立春日,今年于是被称为“寡年”。也有传为“寡妇年”,不宜婚嫁等等,听起来颇不吉利。其实寡字未必一定与寡妇有关,每十九年便有七个寡年,无甚稀奇。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24 14:38:33)

寒冬光秃的树木是简洁有力的素描西窗外一片绯色的霞光教人忆起灿烂的夏忘记避之不及的灼热只记得阳光的芳香当初被忽略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寻常如今也珍贵地仔细回放腊梅结了果子枸杞开了第一朵花一阵风吹雨打后紫薇从窜高的枝头飘落下还有,让我想想七月某个炎热的午后普林斯顿的小荷塘空寂无人,幽雅静谧浮萍、倒影和小桥涂抹出一幅绿色的油画我在荷花边轻轻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5 17:38:44)

我躺在沙发上,发着烧,连续几天的剧烈咳嗽,原以为已愈合的右侧肋骨旧伤复发,一咳嗽或者清清嗓子便剧痛。不得不吞下30mlCVS的止咳糖浆。咳嗽立刻止住了,副作用是昏昏欲睡。半梦半醒中,头顶天窗上叮叮咚咚的雨声,一直未停,好像敲打在我的脑门上。电视上播放着时代广场新年倒计时的画面,零点之时,拥挤的人们穿着雨披,在雨中仰头望着光球在一片烟雾中落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1 13:31:15)

南部暴雪肆虐,本地尚未殃及。每日清晨草地上厚厚的白霜,提醒着天气的寒冷。若是无风,枯焦的树叶安分地挂在树上,阳光很慷慨,满满地洒进来,隔窗瞧见兔子松鼠在草地上欢蹦跳跃,有一种春日的温暖错觉。 正是蟹爪兰一年一度最好的辰光。五种颜色,大红,橘红,粉白,桃红,还有黄,不知道如何形容的黄——鹅黄?花朵轻展,像踮着脚尖跳芭蕾的女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6)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