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之爱

与同仁分享人生感受,让桑榆之年充满阳光。
博文
第十八集天网恢恢一万家宝坐上西去的火车,他安心了。他十分懊恼翻车摔昏了头,逃跑时竟忘带那钱包,一身空空,如何越境出国?抢劫小镇那饭店,也不过掠到区区数千元,就算把杜莲莲卖上两三万,也远远不够出国花费!如何再把婉莲骗出来,卖上几万?他一路盘算着。先把杜莲莲卖掉再说吧。万家宝在天水下了车,依照独眼龙告诉的路线,找到小镇钟家医院。不道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七集拒捕潜逃一夜阑人静,十多辆摩托车驶入万家庄,到万家祠堂门前突然停下,车上立即跳下十多名持枪的公安战士。一人上前去叩门。“老刁,不要惊动他。”一人抢步拦住说,“让少贵带人翻墙进去开门。”黑暗中,模糊看出说话人身材魁梧,那要去叩门的人正是矮胖的刁局长。崔少贵带着两人去了。顷刻,大门开了,身材魁梧的人拉着刁局长往里走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六集拐骗恶盈一南下的火车在奔驰,穿越广袤的萧索的华北大地,跨过水势浩渺的长江大桥,驰骋在江南的水乡。崔少贵透过斜阳照射的车窗,眺望沿路的景色。车驶进气势恢宏的上海车站,人似潮涌。高音喇叭不停播放着:“上海车站,往来旅客多,请大家不要拥挤。出站的旅客,请排队,依次、、、、、”人流中,崔少贵蹒跚走着,腿仍有些不灵便,显见他的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五集劫卖莲莲一天刚破晓,崔少贵带着吃食赶往高新市神经病院。晨光熹微,春寒料峭;乡间土路坎坷不平,间或灌溉麦田的流水横溢于道,泥泞不堪。他时时下车,扛起车踏着冰碴、泥水艰难行进,半条裤腿沾满泥水,冻结着;累得口吐粗气,头冒热汗。他扯下围巾,抓掉帽子,擦拭着清癯面颊上的汗水,扇着风,喘息着,凝眸远望迷蒙的前方。傍午方赶到市神经病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四集情急谋杀一阴霾充满苍穹,夜幕降临了。顷刻,浓黑笼罩了村庄、田野。崔少贵骑着车在公路边侧缓缓行进,她显得疲困,迎着顶头风身子一起一伏吃力地蹬着脚踏。往来的汽车像一头一头凶兽,呼啸着从他身边飞驰而过。风越来越大,他骑得更缓慢了,像蜗牛一样爬在一段长长的陡坡上,借着汽车刹那的亮光,望望脚下那黑洞洞的深涧,吸口冷气,愈加小心翼翼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三集请巫驱鬼 一 崔少贵回到家已是傍晚时分。 万家宝在等他多时了,见少贵疲惫地进屋,便对病榻上少贵的老父笑道:“老哥哥,这不,少贵回来了。”转面问少贵,“莲莲都安排妥当了?神经病院怎么说?” “医生说,莲莲的疯癫为迫害所至,为时不久,治疗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崔少贵懒洋洋地应道。他望着万家宝神色变化,语含讥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二集“万恶之源” 一 莲莲经受智华的侮辱、殴打,受刺激特深,加之原来悲伤过度,日夜哀痛,悲抑难抒,遂至神经错乱,精神失常,竟然疯癫起来。整日披头散发,穿着被智华弄脏、扯破的那身天蓝色衣裤,嬉笑着四处串游,口中不停唱着:“破鞋好,破鞋好,穿绸又裹缎,只要男人爱;扭腰肢,四顾盼,涂脂又抹粉,丑的变好看,吃香又喝,谁还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一集桃色风波 一 早晨,人们走出家门,见大道旁的布告栏中以及电线杆上和墙壁显眼处都张贴了崔少贵把莲莲按倒床上的放大照片。不到一顿饭的功夫,全村都传遍了。这下,崔少贵和莲莲大搞淫秽的桃色新闻几乎家喻户晓,嬉笑怒骂,沸沸扬扬,好不热闹,指名道姓称崔少贵是大流氓,杜莲莲是大“破鞋”,把他们骂得狗血淋头,臭不可闻。街头巷尾,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十集拐子罪逃 一 小龙仰卧床上,仍哀哀哭嚷:“小云死了,我活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孤苦伶仃,在无边的悲哀中苟活,这是熬煎、是折磨!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让我在这孤独、寂寞中苟延残喘,你们用心何其残忍!你们逼死小云,何不一起把我也勒死!我讨厌你们,憎恨你们!我再不愿看到你们!、、、、、” 罗锅女人坐在床边陪着儿子哭泣,不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九集小龙哭吊 一 一天晚间,拐子受万家宝指使,到崔保堂家说亲。 崔保堂女人虽已到了中年,却依然风姿绰约、婉娈动人。她听拐子说明来意,气愤地说:“尽管你们怎么闹,保堂弟兄死活不同意跟他万家结亲,现在他们又在监狱里,我哪能做主张!” 拐子看着保堂女人满脸委屈的可怜相,涎着笑脸说:“嫂子,正因保堂哥他们被抓入狱,万二叔才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