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姐姐的厨房

我们的身体需要美食,灵魂也如此. 想要成为治愈系的文青厨娘:)
个人资料
博文

步履不停,是一部日本电影的名字。正符合当下的心情,就借来用了。生日慢慢变成每年似乎最想逃避的日子,怕有人不记得,也怕有人记得。于是今年选择了远行。临行前的日子过得也是忙忙碌碌,偶尔感慨下圣斗士生涯的孤单,不时跨洋过海处理下家庭伦理闹剧。黑暗依然黑得铮亮,却已经不似以前那般手足无措,也不再轻易让那些绝望侵入骨髓灵魂,嘶吼着它们有多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第一篇关于家乡的博客,是螺蛳粉。不曾想,第二篇,竟是一宗让今年的父亲节也蒙上厚厚一层阴影的人间惨剧。前两天朋友圈里还在疯转两个失踪小女孩的寻人启事,一觉醒来,两个曾经鲜活的小生命已经被最应该守护她们的人残忍剥夺。群里已经为人父母的高中同学们,无一不在痛心扼腕,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亲生父亲,高额赌债,高额保费,亲骨肉,无一不是令人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5-18 20:25:53)

凤栖梧(柳永) 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 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 最近从里到外都忙得有点火烧眉毛。和组里的印度小弟像个新AP一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老妹第n次删掉了我的微信,其实平心而论她这次倒是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是我自己从过去的伤害里走不出来并且一如既往的不配合她想要被肯定的举动。和公司里的同事的关系最近也有些微妙因为研究结果不合常理只是就事论事提出疑问,却被大家误会自己的工作不被信任而成为众矢之的。很懊恼自己为何竟允许那些垃圾情绪侵扰,还让心里的那种狭隘生出言语和行为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一大早来到办公室看到一盒热乎乎的鸡蛋,不曾想竟是三文鱼老先生在m公司工作的最后一天。默默的站在一边看他收拾工作三十多年来的各种历史遗迹,一时间百感交集不知道要说什么。比起刚知道他要退休的时候的震惊和一度哽咽,不论是他还是我,似乎都释怀了很多。那个改变我的职业轨迹甚至人生轨迹的人,那个近乎绑架式的极力劝阻一心要去学术界碰得头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今天"TheWarisOver"收官之旅,不小心又被那对结婚58年满头银发的老夫妇撒了满满一把狗粮欧耶~~在讨论到我们对神的爱的认识持续不断的加深时,小组长循循善诱, “所以,你们哪怕认识彼此这么长的时间,对对方每天是不是都还会有崭新的发现?”
老太太羞涩的笑笑,“是啊,因为每天都在经历不同的事情,在不同的情境下来重新认识对方。&r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两天刷屏的佛系女文青灵魂碰瓷已婚导演的事件,被各大公众号群起而侃之。去搜了小二姐的微博,跟我妹妹差不多的年纪,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脸庞,在异国他乡蚊子萦绕的夜晚,在镜头前对一份被她自己幻化的真爱尝试洒脱放手却又无比卑微声泪俱下的欲拒还留。心里有种莫名的物伤其类的心酸。当然类的不是一夜情或是这样赤裸裸昭告天下的示爱,但求而不得而又无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你的记忆中是否也有一道满是情怀的家乡味,纵使游走四方尝遍天下美味,心中却依然为它留有不可撼动的地位?我的这道,是广西喜宴和所有重要节日的家宴上必不可少的压轴菜——荔浦芋头扣肉。每年的除夕夜,都是叔叔掌的勺,似乎从来没有真的从心底稀罕过。直到后来在外流浪的时光渐渐超过了在长大的小镇待过的年岁的总和,直到只能在电话里过年,直到拥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并不是正儿八经的歌迷,但是他们几首耳熟能详的歌里,带有我太多太多青春的记忆。旋律一起,便想起北京总是黑蒙蒙的天空和公主楼上冒的热气,想起在新东方培训班旁边的凉皮店匆匆忙忙解决的午餐,想起在凉如水的夜色中从托福考场打旳回学校时脑袋里惦记的某道听力题,想起在半夜的洗漱池边镜子里眼睛总是睁不开的自己,想起那些孤单又倔强的,迷茫又坚定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1-12 18:35:57)

大妈微信过来说《境界》杂志的编辑想要找一些海外留学生做一个情感方面的困惑和挣扎的专题。我开始心里还是有一些羞耻感,觉得自己好像还没有“出埃及成功”并不是一个可以鼓励人的案例便鼓励大妈自己参加。后来大妈请示了陈先生思来想去还是决定不参加了。我祷告了一下心里有平安,也听到圣灵说,它要我做的见证并不是我自己定义的那么狭隘。正是还没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