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ikor

写我喜欢的...如果你愿意读!
博文
七月酷暑,离澄水城毁于大火之中已经过去将近两个月。那日阿念悲愤而随鹰隼希革离去之后,莫予和雁瑶相互偎依坐在废墟之中,静静等待合欢净月阁的九是长老和伏若赢叙话之后回来。然而直到黄昏时分,他们才等来了一纸飞鸽传书。九是长老有急事在身,让莫予先行回九焰山,在澄水城中所发生之事,以后再论。莫予心中颇感疑惑,凌安师兄是九是长老最为器重之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阿念冷笑一声,冷眼看着九是长老,一言不发。莫予上前两步,又挡在了阿念和九是长老中间。他脸上的神情,自是痛苦无比,最终却还是开口恳求道:“师傅,此事和阿念无关。一切事情皆因弟子而起,请师傅放阿念离开这里。”阿念和九是长老皆脸色大变。几乎同声呼喝出声。只是阿念呼喝的是“莫予!”她意欲阻止莫予再说下去,泄露了月光城中所发生的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澄水城中一片焦黑狼藉,随处可见还未燃烧殆尽的余火,只是四周不见一个活人。莫予和阿念两人直奔方才焰火冲天而起的地方跑去。远远看见几个身背行囊,似风尘仆仆刚刚赶到此处的异乡人,此刻他们正或跪或站围成一圈,不时有悲鸣痛哭之声从他们之中传出。躺在他们中央地上的,是一具浑身染血的尸体。这具尸体俯身趴卧在地,后心处有一剑伤,血已经凝固成焦褐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五年之前发生的一切历历在目,那锥心之痛刻骨之恨莫予对谁都不曾提及,如今也不想对阿念说。但聪慧如阿念,在看到莫予九头变身的瞬间,就已然明白了他是如何大难不死又安然回到大陆。她心中所担心的,是一旦伏若赢知晓了这一切,那他必将用莫予去挽救他心中永不能忘怀的故人芳魂。莫予却淡淡一笑:“终有一日,我须与他面对。早一天和晚一天,又有何区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日在屠鱼市场,莫予甩出锁龙链,阻了伏若赢砍向九颜神兽剩下最后一个脑袋的上古宝剑,那一击用尽了他的全部气力。握住铁链那只手的虎口被震裂开来,鲜血顺着铁链滴滴滑落地上。整条胳膊上的骨骼已经寸断,剧痛沿着手掌,顺着筋骨脉络,向心脏延伸。他的双脚,已然微微颤抖,只凭着胸膛之中憋住的一口气,一直撑到伏若赢剑指星空,号令群星为他幻化出一只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莫予没有回答,依旧跪在天盏禅师尸身前,一动不动。突然从不远处一块焦黑岩石之后传来细簌声响,似有人慌忙逃窜。阿念飞身跃上岩石,只见一个身穿水墨色长衫的中年男子,正跌跌撞撞朝山下疾奔而去。阿念提剑飞身刺去,剑尖离那人后心只数寸之远时,一只手臂横空挡在她的面前,同时向上轻轻一挑,她的剑尖已然离开了那人的后心。中年男子跌倒在地,转过身来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与此同时,金鸡见一击不中,突然闯出来的老和尚和不知好歹的红衣女子居然都躲过了烈焰袭击。这无异于当面羞辱了它,于是它扑扇起翅膀,朝老和尚的后背急扫而去。阿念疾声惊呼:“老禅师小心!”天盏禅师却仿若神游天外,双眼瞪圆了直直盯着阿念的脸,口中念念有词:“不可能!不可能!她怎么会没死!怎么会…”情急之下,阿念根本听不清老禅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惊骇之余,莫予的身形已朝澄水城的方向疾飞而去。此时莫予腾飞纵跃的身形手法,已然不是从九焰山所学,更不出自合欢净月阁,纵然连博学渊识的天盏禅师,此刻见了,也定会惊骇莫名。普通凡人,根本不会看清他的身影,只会感觉一阵飓风掠过,奔行之人已然融化在了风里。也只有修为之高如九是长老和天盏禅师,或者眼力之强如阿念,才会从风中,辨别出一团暗蓝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莫予小心翼翼轻声呼唤:“阿念!”阿念没有回头,语气却柔和了下来:“你若再跟着我往前走,子时之前就回不到澄水古城了。”莫予也正难以抉择。如今已然知道伏若赢离开了此地,天盏禅师的担忧纯属多虑。此刻他更愿意就这样陪着阿念寸步不离,哪怕她不言一语,单单看着她的背影也是好的。可天盏禅师他们并不知晓这一切,倘若他在子时之前没有赶到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近黄昏,澄水古城西郊,一行四人正朝谷域山下翠竹苑的方向疾行而来。下午他们已在城中细细打听过了,城外西郊的翠竹苑中确实隐居有一位如神仙般的白衣男子。虽然众人口中对此白衣男子的描述过于神幻,相貌衣着在细微处又不尽相同,但概括起来皆都是:不似来自凡间之人。所以那人应该是伏若赢无疑。此时四人,脚行甚快,心中所想,却各不相同。天盏禅师和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