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8-10 12:09:18)

已经许多年了,每到生日这天,我都会把今年的生日与往年的串连在一起,回顾度过的所有生日。那一串数字,演绎的是光阴的故事。虽然似水流年带走了激情燃烧的岁月,昔日的容颜早已改变,但随着时光流驶,记忆的沉淀,人生对未来的向往褪去了春天般的诧紫嫣红,取而代之的是随缘。
生日见证了成长的过程。不知从何时开始,我已不再呼朋唤友为自己庆生了,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8-07-06 08:08:56)

又到瑞士洛桑。不知为什么,就在现在,在窗外浮起一片夏花烟雨,大地终于摆脱了挣扎的景象,而空中的白云仿若花朵垂落在巧克力和湖水的故乡,当我卸下行装,应该放松心情的时候,我却兴奋异常,好似依然在路上。 洛桑,这座位于日内瓦湖畔的小城,是我1993年离开中国后居住的第一个城市,它如初恋一般珍藏在我的心底。那年七月,我过完三十岁生日,便留下一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8-06-08 06:36:04)

我今年的春天持续的有点长,从洛杉矶的二月,旧金山的三月,一直到北京的四月。
不同的地域有不同的季节,人可以如候鸟迁徙,象冬天南飞夏季北归的大雁一样,选择地过自己喜欢的季节。或许,人也可以用某种方式,调节人生的季节,把春天延长。
春天象征着花季。五一我大学好友在朋友圈发了一组在自家花园里的美照,并配文:劳动节先生负责挣钱养家,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四月回北京,我到清华大学,在坐落于胜因院建筑群中的陈赛蒙斯楼住了几天。
时隔数十载,我再次回到清华园。胜因院的红色已经褪去不少,但它被包裹在一片绿色中,仍然显得出众。楼下花园里,几个写生的学生在临摹胜因院的建筑:清水红砖墙,灰瓦两坡顶。在学生的眼里,胜因院的美也许并非来源于它精湛的工艺,而是来自于它穿越了时空的坚持,异于常态的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清明是祭扫和踏青的时节,我去西安正赶上国内的清明小长假。去之前预料到各个景区游人会攀升,我想我生长在中国,习惯国内拥挤的环境。记得二十七年前刚到瑞士洛桑的时候,周末所有的商店关门,我走在街上看不到人群,看不到那种早已镶嵌在我脑中的热闹景象,那种冷清曽使我怎样的落寞和稠怅!
然而,清明小长假的西安游人多得超乎我想象。四月五日中午从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8-02-16 06:58:18)

往年的情人节,我都是给先生作一首表达爱意的诗,今年我不再作诗,而是做饭,因为突然觉得创作远没有享受生命的过程,没有食人间烟火重要。
去年的今天,我给先生作了一首诗,下班之前发到了他的手机上:
你是我心里的一颗明星,
今晚,我仰望夜空,
看着你如同看着天明,
看着天边骤然升起的
一道彩虹。。。
如果不曾遇见你,我不知道
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2018-02-02 07:13:37)

当岁月将芳华摇落,女人还剩什么? 今天早晨,我收到堂妹的邮件,她在信里详细地叙说了与瑞典丈夫离婚的经过。信尾,她写到:“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这是南唐诗人李璟写秋景之萧瑟衰败,和与秋俱老的悲凉心境的词,堂妹借此表达她“美人迟暮”的感慨! 堂妹这般感慨令我非常难过!她才四十三岁呀,比我小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近来比较忙,没有进文学城。今天得空儿登陆城里我的博客,看到一位“网友”在我的一篇博文下留言:“你这样出来吓人,太不道德了!”。这留言如一根闷棍把我一下子打懵了。。。 我究竟在博客上发了啥图片,以至招惹并激怒了这位“网友”? 上周五我发了一篇博文和一组在佛罗里达西礁岛(KeyWest,Florida)的图片。其实,我博文的题目“我自风情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这几天跟随先生到迈阿密的西礁岛(KeyWest),开启了他的“圆梦”之旅。
一星期前,正在学术休假的先生重读海明威(ErnestHemingway)的小说“老人与海”(TheOldManandTheSea),这是海明威1954获诺贝尔文学奖的著名小说。先生读后,竟梦见自己重游西礁岛海明威的故居。
先生年青时参观拜访过海明威的故居,为此还写了篇日记。他写到:“老人与海”讲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青春不是年华,是心境,是无边的憧憬,这是电影“芳华”的广告。然而我的芳华,却被尘封在书柜的旧像册里。
打开那本40年前的旧像册,重新看看那时的自己,想想我曽经的军旅生涯,我有时会突然忘了我依然向往着年青时的向往,快乐着年青时的快乐,我的心也依然满怀当年的青春往事。
我一九七六年入伍,即所谓的“娃娃兵”,在部队医院里作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