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记录

用手中的笔记下生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7-06-20 15:56:52)

中国的男人太多了,不同时代的,不同地域的,不同成长环境的,不同生活背景的。。。不能以点盖面,我只能大概其说说我身边,生活里的男人们。 印象里,我父母那一辈的男人们无论哪里生哪里长,无论什么职业什么知识水平,会做饭的少。我从小生活在高校大院儿里,身边的叔叔伯伯们都是大学里的老师教授,按说身上“大男子主义”的气息相对少得很,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06-13 23:09:50)
生活就好象是一部戏,老天爷这个导演给你安排的剧情让你不服都不行。前些日子刚刚因为一早上干了几件糊涂事,自己冠名为“糊涂妈”,昨天晚上老天爷就给我安排了第二幕,让我明白虎父无犬子,糊涂妈也养不出明白儿子来,这熊孩子的脑袋里还真是装满了浆糊。 昨天晚上吃过饭,先生上楼打电话,大儿子上楼写作业,我在厨房里一边收拾,一边提醒小儿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2017-06-09 22:38:57)
年逾80岁高龄的妈妈老是跟我说:“唉!人老了,糊涂了,什么事都是转眼就忘。”每到这个时候我都回应:“您爱忘事是正常的,我这个年纪就已经糊涂得很了。”这么说还真不是为了安慰老妈,自从进入中年以后,我发现我活得是越来越随心所欲了,想记住的事情记得清清楚楚,不在乎的事情好像是转脸就忘。比如哪个闺蜜如果说请我吃午饭,我肯定会记得明[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6-08 23:24:24)

昨天我和先生去参加了大儿子的初中毕业典礼,看着他的一张圆脸从天真稚气的样子转眼变成眼前这个沉稳成熟的少年模样,心中感叹时间流逝的速度。难怪我们的青春不再,那些意气风发的岁月都顺着眼角,发梢流淌到了下一代的成长之中,我们的操劳多多少少成就了他们今天飞扬青春的开始吧!看着旁边先生耳畔边的灰白,我突然想写写我们的故事,记录一下我们正在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我记得好几年以前看见大儿子读过一本英文初级读物《It’soktobedifferent》。大儿子那个时候也就四五岁,两分钟就把书看完了,因为薄薄的一本书从头到尾全是画儿,每页只有一句话,就是说你在任何一方面和别人不一样都没关系。我当时对这本小画书很不以为然,心说美国的儿童读物净浪费纸张印刷这种没几个字的书,讲的道理也是尽人皆知的大实话,谁还不知道世界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对于“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俗语,我一直是怀抱着不敢苟同的态度。作为一个头脑清醒的理工女,我自认为自己的理性远远多于感性,看问题从来只看本质而忽略表面。我观察人的一张脸总是从美学的角度审视构图和比例,尤其是女人。 同样是大眼睛,高鼻梁,如果你用手捂住她们的嘴和下半张脸,你会看不出太大的区别,一样是流光溢彩,一样是顾盼生辉。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惯孩子还是爱孩子”,这其中的区别是我经常自问的一个问题,对我的两个儿子,尤其是小儿子,我有时真搞不清我的有些做法到底是在惯他们还是在爱他们。如果把这个看似很明显,很简单的问题套用在生活中具体的事件时,你就会发现其实还真不那么好回答。比如,我们提倡孩子自己的事情应该自己做,但在时间很紧迫的情况下,我们能不能帮他们系一下鞋带?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05-24 15:49:20)
“我本以为你可以走着走着成为杨绛,没想到你还只能是一罐甜面酱。”先生看着抱着IPad追剧的我,无可奈何地摇头叹气。“请叫我小舍,我是老舍的超级粉丝好不好,跟杨绛没关系。”我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继续看我的《生活启示录》。自从开博以来,我坚持每星期写两篇文章,为的是给两个儿子做个榜样。但最近两个星期却一个字也没写,儿子们眼中的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7-05-20 23:54:13)
自从新中国建立以来,算命看相这些被贴上封建迷信标签的东西就被归类于“四旧”,属于要被破除的范畴了。但仔细想想,其实中国国学这点儿东西在中国人的脑子里根本就不可能被清洗,根除。对于40后,50后那些还不到80岁的老人们来说,由于他们从小就接受过这些老祖宗传承下来的文化,所以虽然在中青年时代这些唯心理论被其他的思想禁止,压抑或者取代了,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小儿子一大早起来又发脾气了,穿着睡衣在楼上卧室里跳着脚的蹦。“唉,这熊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大?”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无奈的去询问怎么回事。原来小儿子昨天晚上写老师留的一篇写作作业,由于写的太长了,一直到快十点才完成第一稿,早就超过了平时正常的睡觉时间。但老师要求的是要修改第一稿之后,再完成第二稿才算是完成作业。他跟他爸爸说:“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