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行且记录

用手中的笔记下生活的点点滴滴
博文
(2017-10-21 04:31:54)
最近跟着看了一大半国内热播的电视剧《那年花开月正圆》,没有看完,只追到了50几集,就没劲头看下去了。虽然没能有始有终的看完全剧,但仍然认为这个电视剧从剧情吸引人的程度,到所有演员的表现都是可圈可点的。剧里的男主,配角们,有一个算一个都是既有颜值,又有演技。尤其是像张晨光,刘佩琦这样的老一代演员,在戏份不多的情况下,仍然把自己的角色诠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周末一大早起来就看见大儿子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翻箱倒柜,出来进去的找东西,一边找还一边在自言自语地嘀咕:“我昨天晚上明明放在这里了,怎么没有了。”一扭头看见我走过来,马上像看见救星一样大声问:“妈咪,你看见我打球穿的白短裤了吗?”我当然没看见,洗好的衣服都是他们自己收拾的。不过看到大儿子心急火燎的样子,我赶快上前问清原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7-10-12 10:14:56)
童话故事往往结束在相爱的王子和公主终于走进了婚姻的殿堂,从此就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了。但编故事的人不管王子和公主是不是从此就开始为柴米油盐酱醋茶而累折了腰,为孩子的教育而愁白了头。谁不希望能和自己那亲爱的另一半生活在真空中,朝朝日日守着爱情这朵娇嫩,脆弱的鲜花看着时间慢慢逝去呢。最好连时间也永远停滞在那里,让我们的公主能永远那么娇嫩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四“大返城”文革后期有一段知青大返城的高潮,亲友中有不少孩子还是那时回京的。我这里说的不是文革时期的返城,返城的也不是知青,而就是我们这五十几个从北京招生去滦师就读的学生。我那年才刚满16岁,好多事都弄不懂。就说滦师去北京招生这件事吧,不知是谁的主意,当时又是基于什么目的做出这个决定的。现在想想,河北滦县离北京还真不算远,开车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音乐老师——吴贝司(BASS)这位教音乐的吴老师到底叫什么,我至今也不知道,可能因为他那浑厚的男低音,大家都叫他吴贝司。印象中这是一位五十岁上下、且略显老态的中年教师。吴老师中等身材,戴一副黑框眼镜,也许是老花镜吧,因为他总是把眼镜架在鼻尖上一点点的地方,让两只眼睛露在镜片的上方,说话时用他那双总是略带血丝的眼睛使劲地盯着你。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体育老师——“小袁儿”“小袁儿”,也许是从比他年长的老教师口中叫起的吧?可我记得当时学生们也这样叫他;当然是在背后,面对面的还是称呼他袁老师。我琢磨着,这个“小”,可能不只是指年龄,大概与他的个头儿不高也有关。印象中,教体育的,大都是五大三粗的壮(音:zhuang3)汉子,这位老师却是“短小精悍”的典型。身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三记忆中的几位老师我在中学阶段属于那种玩心很重的女孩子。一天到晚,除去上课,就是一心想着怎么开心,怎么玩得高兴。可以说,没什么政治头脑,也谈不上什么个人奋斗目标。因此,在滦师的一年读下来,语、数、理化等主要学科老师的名字一个也没记住,至于学校的建制,谁管党、谁管团,更是一无所知,不闻不问。不过,有几位老师,或许是因为各有其与众不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三)滦河湾里有条船我去过秦皇岛、山海关,也到过关外的沈阳、长春。每次坐火车从北京出发往东走,都要经过滦河大铁桥,这时(只要是白天),我都会把车窗推上去,有时还探出头去寻找“滦河湾”----我自己心中的滦河湾。说实话,对于滦河我可以说一无所知。可就是因为在滦县读过书,离开它以后虽说没有再回去过,但对那只呆过一年的母校,对滦县人民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一提起滦师的大饭厅,我就忍不住想乐。六十年过去了,当年那个做饭厅的大平房可能早就不在了,但不知为什么,与饭厅有关的一些情景却深深地留在记忆中,挥之不去。称它为大饭厅,是跟教师的小饭厅相对而言,不过它的面积也确实是大。我没具体数过,印象中,这个饭厅里至少摆了四、五十张方桌(没有椅凳),每桌八个人,估计可供三、四百人同时进餐。每日三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二滦师一年河北滦县师范学校,简称滦师。我曾在这所学校就读一年。那是六十年前的事了。因为我原来上的私立奋斗中学(从北京)搬迁去绥远(原建省,1954年撤销,现归属内蒙),又正是寒假,刚巧赶上滦师来京招生,便以备取第二名被通知可以入学了。这次从北京共招了62人(录取60,加上备取2名),大概按成绩,我是最后一名了。可能有几人考上了并没去报到,所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