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书生

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
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某本关里人氏,曾经在乐土工作生活经年。久闻城头喧哗,特翻墙进城凑个热闹。这厢拜了!
博文
(2017-10-27 09:54:46)
挥一挥手你说
我会记着你
曾经火一样的热情
只剩下一缕粉红色的记忆 漫步街头
喃喃细语
拥你入怀
闻着你的气息
这将永远成为过去 远在天边
你我文字传情
近在眼前
却无情可寄
“无处安放”已成定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0-27 08:17:13)
你说要分手 我问这是为何 你说今生缘不够 眼泪湿了我的衣袖 你说相识的不是时候 十年前我们就漫步街头 我问为什么不能不走 你不住地摇着头 不问地久天长 不求地老天荒 也许人生就是这样 最后都剩下伤忧 把你搂在怀里 感觉到你的颤抖 让我拭去你的泪 不忍心让你难受 扳开我的双手 你说你要走 请你给我最后的温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09 17:24:25)
去国多年流浪,清明遙望故乡,何日可归故里,秦淮书生断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31 10:20:40)
婉君洋洋洒洒地讲了这么一大通,我只有听的份。看着她情绪激昂的样子,倒让我回想起在北大时她为我们试验室的事与别人争吵的样子,天真得可爱。 她说的有道理,如果我还想维护这个婚姻、维护这个家的话,我一定不能站在道德高地上指责曼雨,那样做只会适得其反。只能以情动人,绝不能以理服人。其实我看呀,我家的曼雨没这么坏,就是那可恨的“多情诗人&r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18 19:29:57)
当我把车子停好,婉君关切地说:“今天怪我让你喝酒,刚才你驾车我一直提着心。我看你还是上来坐一会儿,我来煮杯咖啡给你喝,也顺便聊聊。我要确认你能驾车回家了才让你走。”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想了想也是的,现在的状况如果给警察停下来一定是个“酒驾”没商量。正好刚才要讲的话被厨艺表演打断了,还是上去坐一会儿吧。想到这里我把车熄了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15 19:40:50)
“In500feetyourdestinationBenihanaisonyourright."不知不觉中我们已经到了,如果不是GPS我一定会走过的,尽顾着讲话想心思了。我转右,进入停车场。把车停了。把车子放在停车档,婉君这才松开她的手,我的手背都感觉到她的手掌留下的温暖。我们走出车子,我锁了车子两人向Benihana大门走去。 走进餐馆,一位身着日本和服,梳着盘起的日本江户时代的发式的美国小姑娘满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15 09:14:12)
It'saboutthetime ThatIshouldleave withthetheheartbrokeninhalf FromthepowerfulattractionIescape AtleastIstillhavemyfaith It’saboutthetime, Sincethecreationoftheearth TheNorthnevermettheSouth Rejectionisapartoflife Foronce,letmedoitonmyterm. It’saboutthetime, Ilookforwardtomynewlife Somewhereonthisearth Thereisalwaysoneworthmylove At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1-03 19:27:51)
“走,今天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中餐,西餐,牛排,还是日本餐?”我终于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恢复到谈笑自如的状态。 “师兄,我是外地人,今天听你的,你说哪就哪。就是不要太复杂费事,有时间多聊聊。” “这里有家日本餐馆,叫Benihana,它的特点是厨师当着你的面烹饪食物,烹饪过程中加入些表演内容。有牛排、海鲜、鸡胸。也有传统的寿司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22 04:08:32)
就在我在时间的长河中云游翻腾、往返奔波之际,只觉得手机一震,拿起一看,是一个新的微信Moment,打开一看是一张西雅图电视塔的照片,还配了一首诗"WhenIfallinlove" WhenIfallinlove
Itwillbeforever
OrI'llneverfallinlove
Inarestlessworld
Likethisis
Loveisendedbeforeit'sbegun
Andtoomany
Moonlightkisses
Seemtocoolinthewarmthofthesun WhenIgivemyheart
I...[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10 13:44:18)
这时只见试验室的门开了,钟老师来了,咦,怎么钟老师后面还有个小姑娘。“小陈,给你找了个搭档。”我虽然不愿意在这种场合以这种装束来见这位搭档,但是想着以后要与这如花似玉的仙女一道工作心里还是挺受用的。经钟老师和她自己的介绍,知道她是科大本科三年就毕业考研的,再加上高中时就跳级参加高考的学霸。叫婉君,本科时师从著名青年教授温元凯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