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思与知行

读书 行路 写字 过日子
博文
(2019-04-09 16:57:55)
插播一个生活片段吧。背景是今天能量特别低,心藏辜负大好春光的负罪感无收获无喜悦地捱过了大半天。刚才吃完饭的时候告诉了孩子们妈妈今天的状态,得到一些关心和建议。晚饭后我们决定一起开车送姐姐去上她的功夫课,然后我和小香香去图书馆等姐姐下课。 去图书馆的路上,小香香对我说,“Mommy,doyouwantmetosingasongforyou?” “当然了,想听呢。” &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看了西湖和灵隐寺后,孩子们更愿意待在家里看书画画休息了。我自己还没有过瘾,想要继续跟着徐霞客去看看三天竺,也就是上天竺、中天竺和下天竺。临走前阿姨告诉我,去灵隐寺的游客多,但是本地人很多都是去上天竺的。那就更值得去看看了。上天竺也叫法喜寺,是乾隆给起的名字,并且亲自题写了匾额“法喜讲寺”。 看过山门后往左拐,是通往大殿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李叔同在《我在西湖出家的经过》里一开头就说“杭州这个地方,实堪称为佛地,因为寺庙之多约有两千余所,可想见杭州佛法之胜了!” 我们这次只是去了飞来峰灵隐寺和上、中、下三个天竺寺。但已经感受到了杭州的佛法之胜了。从宝石山下来后,我们吃过午饭,直接前往灵隐寺。在草木对眼睛和身心的安抚下,我们经过了照壁和理公塔。这几片红叶像是专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4-02 09:45:52)

蒋勋一篇关于杭州的文章收在他一本叫作《舍得舍不得》的集子里,讲到很难与西湖“素面相见”,因为耳闻已经太多,脑子里装满了关于杭州与西湖的历史与典故。他还进一步“危言耸听”说,“风景一旦成了名胜,塞满了太多古人前人的记忆,往往也就是风景死亡的时刻吧”。虽然我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但这也的确是我旅行不喜欢做攻略的原因之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止止庵,被这个寺庙的名字吸引,决定去看看。 当初徐霞客造访武夷山时也去了止止庵。他是先游九曲溪,亦水亦陆,看到想去的地方就上岸游览,然后再回到船上继续前行。他正在山上看那些架壑舟悬棺的时候看到一条从二曲逆流过来的船,就赶紧下山招呼人家。那小船真靠了过来接他,船上是一个刚到的游客,邀他同游。这船经过一曲水光石处的时候,徐霞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们是怀着盼望去水帘洞的,因为是水帘洞嘛,虽然我先告诉了孩子们这个水帘洞并不是孙悟空住过的那个水帘洞。因为雨还在下,孩子们也不再像第一天那样觉得自己风雨不进了,乖乖地穿上了雨衣。走在路上是这样的。淡季加上雨天,路上人很少,偶尔几个对面而来的行人,也是默默走过。走过了很多这样的茶田。甚至还有当地人在一块空地上养了一群白鸽收费照相。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3-11 09:01:09)

到达武夷山高铁站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从车站出来就是直达各旅馆的公交车站,非常方便。路上看着窗外热热闹闹的行人和店铺,马上感到这是一个已经非常成熟的旅游城市。到站后我们下车,旅馆就在车站对面。后来发现门口这个公交站可以送我们去任何一个景点,而且车次还挺频繁,心想大概这里出租车和滴滴的生意不那么好做。第二天早上起来步行去买了早点和零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石竹山之后,我们决定向西去将乐的玉华洞。老徐真是对各种洞穴充满热情,考察了很多,也留下了非常详尽的记录。可能是洞穴最能激发探险者一探究竟的好奇心,也最能在之前一无所知与之后别有洞天的强烈对比中产生满足感。当然也有人认为徐霞客走遍大江南北其实担负着一个秘密使命,就是寻找龙脉。而探究洞穴,也是为了找到龙的栖息地。对此说法我虽然不以为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九鲤湖之后,我们乘高铁到达福清寻访石竹山。这里没有我们常住的连锁酒店,于是干脆选了石竹山门口的石竹山庄。虽然离火车站远一些,但是离目的地近,也好。事实证明这是一个很好的决定,因为住在这家酒店的客人拿着房卡可以免费进入景区不用另外买票了。放下背包后,我们仨轻装上山。从酒店出来,桂花香中走了一百米左右,往右看到了山门。拾级而上,二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土楼之后,我们继续往北,去寻九鲤湖。 九鲤湖,以前连听都没有听说过。《徐霞客游记》前十篇有九篇是名山的游记,只有一篇不是写山的,就是《游九鲤湖日记》。老徐是泰昌元年,也就是1620年,35岁春末夏初的时候去游九鲤湖的。 出发前,老徐其实看不上九鲤湖,因为他亲口说,“余志在蜀之峨眉、粤之桂林,及太华、恒岳诸山;若罗浮、衡岳,次也;至越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