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枫叶的咖啡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博文
你先别问,什么都别问,先听我说。冷梦不顾他7000元的丝质长袍,一转身坐在了空中花园小亭子里的石凳上。“梅雨琳的性格和上次我见她——大有不同,你不信?我就知道你不信。”冷梦手指着战雨,“你爱信不信,我看人很准。”他突然停住不说了。战雨一副“你确定不是在吃醋”的表情走过来坐在冷梦身边,“你想说什么?”冷梦觉得自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姜启辉放下电话,愣了好几秒钟, 直到陈妈把一盘洗切好的新鲜草莓轻轻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他才如梦初醒地回过神。 “太太什么时候回来啊?”陈妈的焦虑全写在脸上,她看不得夏凡受半点委屈。 姜启辉摇摇头,这也是他正想知道的,可显然从刚才的电话里他没有得到答案。王勤书只说自己在外边,其他都不肯相告。 姜启辉拿起一颗鲜红水润还带着碧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姜厅长,严局长说市政府门口请愿的人越来越多,听说他们下午要去省政府门口集结,请示您该怎么办?”秦秘书站在办公室正中间看着转椅后面拄着脑袋看文件的姜启辉。 “这个老严是怎么了,往常这样的场面又不是没有过,这回怎么…….,” 姜启辉没有说下去,他想起这次还真是有所不同,果然,秦秘书的话验证了他的想法:“这回都是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砰, 所有的喧嚣和尖叫在那一声闷响之后,齐齐向下,被砸向地面,转瞬之间就消散在泥土中。 一阵困意伴随着全身的轻松,混沌中梅雨琳仿佛看见母亲在向自己招手, “妈妈,你终于来接我了。” “妈妈,你终于肯原谅女儿了。” 梅雨琳抬头看着半空中等待着自己的母亲,可是明明一腾身就可以够到的距离,自己却怎么努力都无法动弹? “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开心的日子总是过的很快,一转眼梅雨琳在剧组已经生活了2个多月。这天天高气爽,梅雨琳一大早就来片场忙活。 其实作为投资方派驻人员她只需要核算剧组的开销,但是这点工作对于手脚麻利的梅雨琳不算什么,大多数时候她都闲着没事帮剧组做点杂务。 听辛辛说今天要拍摄战雨的武打戏,要吊威亚,梅雨琳有点不放心。 吊威亚的演员要穿威压衣,那东西就像带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9-02-24 22:45:37)
“哎,燕子,这是旅游节目,后期做的好看点拜,这两镜头之间加个特技,用那个水波纹划开,对,对。”正在技术部给节目加后期特效的袁琳娜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 “袁琳娜电话!” “来喽,” 袁琳娜闻声好奇:这是谁啊,电话都追到编辑室来了。 临走还不忘捅捅后期编辑王燕,“音乐就用我选的那个班得瑞的啊。我马上回来。” 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3 13:58:39)
姜启辉在夜色中推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办公室李主任——一个三十八九岁戴着无框眼睛的 男人急忙跟进来。 姜启辉边打开窗户,边问:“怎么样?供出什么没有?” 李主任急忙上前去开其他2个窗户,边回答:“还是什么也不说。” 姜启辉坐到办公桌后面,手按住下巴思索着什么。李主任恭恭敬敬站在旁边等着。 这几天公安厅的警务保障部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2 13:22:28)
强维伦没接电话,姜夏凡怅然地挂掉,悄悄出了父亲的书房。 明天自己就出发去海南了,这几天其实他一直在等待,期待梅雨琳主动来和解,跟他解释那些传言。只要她来,自己就原谅她。 没等来梅雨琳,等来的却是赵丽菱。 上午赵丽菱打电话要见夏凡,本就心烦意乱的夏凡说正收拾行装准备出差真的没时间。 赵丽菱说她手里有个关于梅雨琳的视频,不要就算了。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20 19:29:04)
第二天在自助餐厅吃了早饭,袁琳娜就窝在房间里写稿子,等到一气呵成完成一期,看看表已经10点多了,杨局长挺沉得住气,袁琳娜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又不愿意再去碰软钉子,她拿起钥匙下楼到小花园里散步。 春寒料峭,小花园里除了假山边、小溪畔的迎春花,其他植物都还是光秃秃的,没什么好看的。袁琳娜转了一圈意兴阑珊正准备上楼,忽然看到两个男人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19 13:49:10)
袁琳娜和那芊芊、李建伟下了火车,在车站吃了快餐,打车直奔长途汽车站,他们要从那儿乘车去密云,上午10点多就从台里出发了,到了下午5点,才坐上长途车。 袁琳娜刚想休息一会儿,电话响了,密云旅游局杨局长问他们到了吗? “不好意思,刚换乘长途车,恐怕还要等……,” 李建伟在旁边比划个2。 “哦,2个多小时。” 对方说我们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