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枫叶的咖啡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个人资料
博文
所有人都听到了那突如其来的响声,目光齐刷刷地转向这边,同时只听侧门后边的马队长呼叫: “第三小组目标后方300米地毯式搜索,注意凶嫌有枪。”喊完,推开侧门冲了进来。 梅雨琳惊异地转过身,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一只手臂张开,一只手臂弯曲站在她身后,就在 她转身的同时,黑影像座山一般向后倒来,梅雨琳迎上去撑住了面前的身躯,先是看到一只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清晨,烟波浩渺的沙溪湖在缓缓升起的朝阳中渐渐褪去面纱。 一缕炊烟从湖畔的小木屋升起,在空中随风舞动,将浓郁的香气弥散在空气中。梅雨琳从梦境中惊醒。四处看看,一时间没明白自己这是在哪儿。 “大头,谢谢啊,如果不是你帮忙,这次不会这么顺利。”战雨那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从帐篷外边钻进来。 “哥,你这说的啥话,没你,就没有我的今天。&r[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马队赶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11点多,分局的刑警们已经完成了勘察现场。救护车刚刚离去。看到马队长,严肃的分局刑警队长沉声叫道“马队!有什么指示?” “什么情况?” “伤者叫张意诚,省地税局局长,……” “谁?张局长?”马队的头嗡地一声如巨雷轰顶,他不是还正处在市局的保护状态,至少还应该一名警察守在他家外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一晚姜夏凡回到酒店,连衣服都没换就躺在了宽大的双人床上,原本夏凡是想借着出国忘掉这段感情,眼不见心不念,可没想到思念竟是这么不可遏制,随时随地都会冒出来令他痛不欲生,甚至买杯饮料、吃顿饭,都能让他想起自己和梅雨琳那些快乐的时光;有时看到外国情侣手拉手亲昵,夏凡会想到自己背着梅雨琳开心的跑,和她闭上眼睛接受亲吻的惩罚时那羞红的脸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梅雨琳看清了眼前来人,手抽出来紧紧捏住包带。 月光下的姜夏凡依然白净、瘦削,这么热的天笔挺的白色西裤和淡粉色休闲衬衫还是把他衬的风度翩翩,只是目光中多了些陌生的东西。 “你好吗?”见梅雨琳点点头,他继续说:“我陪导师回来找些资料,不过没住家里。” 梅雨琳明白了,“放心,我不会说。” 姜夏凡抬头看看楼上,“米小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9月的骄阳来的比夏天还猛,在这个干旱少水的城市荡起一股一股的热浪,将人们逼近房间,开着空调在梦中寻找清凉。 中午12点多,一对戴墨镜的年轻人走进了位于一条僻静街道的燕靖宾馆。 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安装了铁制扶手,楼梯尽头是一个带栏杆的铁门。年轻人显然已经轻车熟路,来到铁门前敲敲栏杆。栏杆上的木板拉开,露出一张面目僵硬的三十多岁男人的脸,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战雨赶在10点前回到了医院,走廊里已经静悄悄的,进了病房走进内室,只见梅雨琳和衣半 靠在床上像是睡着了,他蹑手蹑脚地走过去坐在床前的椅子上:梅雨琳没有醒,两手交叉扣 在胸前的书上,眼帘时不时微动一下,略显苍白的嘴唇轻抿着,战雨静静地注视着心爱的女 孩,在医院这么久,除了她昏迷的时候,战雨几乎很少有机会这样凝视琳琳,他怕会把她从 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从老师那里出来,辛辛看着大步流星、一心只想快点赶回医院的战雨,高声咳嗽了一嗓,等战雨回头看她,辛辛半开玩笑说:“帮你半天忙,我还没吃早餐呢!”战雨收住脚步,这才想起辛辛是一大早从片场赶过来,连连说,“对不起,对不起,想吃什么说吧?”辛辛看出来战雨是无心久留,只能指指前面一家麦当劳,“我要鸡肉沙拉和一杯咖啡,”“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就在袁琳娜坐着解省长的座骑风驰电掣驶过京城大街的当口,在不远的木樨地辛辛带着战雨来到一栋写字楼里的一间办公室, 他们坐在椅子上,辛辛发现战雨似乎对墙上的几幅画作很感兴趣,眼睛一直没有离开。 “——那是英国著名的插画家路易斯.韦恩的画,他是第一个把猫拟人化的画家,晚年得了精神分裂症。“ 战雨收回目光看看辛辛,等着她继续往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晚春季节,5点多天已经蒙蒙亮了,密云县医院的大院左侧十几个人聚在一起,这些人中除了几个年轻小伙子,大多是一些中老年女人,他们围着中间的一个女人叱责、谩骂,听到那声命令之后,有人推推搡搡,有人伸手去抓女人,到后来仿佛这一切都无法表达人们的愤怒,竟然有人上去要扇女人耳光。而令人奇怪的是被围在中间的女人只是左右躲闪,两只胳膊轮番在脸前抵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