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角枫叶的咖啡

一枚误落红尘的女妖,一个狂热的爱着俗世生活的旁观者和记录者,今生今世闯入我生活中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都是上天特意为我安排,我只需笑纳。
个人资料
博文
女人站在一孔带漂亮小院的窑洞前百感交集,当年刚结婚丈夫单位分给他们的就是这样一个叫干打雷的窑洞一样的里外屋的房子,现在看着这木条打制的院门,伸到墙外在寒风中萧瑟的老梧桐枝条,透过木门依稀可见的满院菊花,他搬了新家可所有的东西都是旧物,连院子的样子都和当年一模一样。 “我就喜欢菊花,百花凋零的暮秋,就它还开的那么美。” “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姜夏凡点完单回到桌前一看母亲和金阿姨已经坐在了一起,金阿姨的女儿赵丽菱边上的位子空着。他正踌躇,母亲问洗手间在哪儿?夏凡赶紧自告奋勇带母亲去洗手间,回来路过战雨和强维伦的桌子,姜夏凡认出了战雨,急忙过去打了招呼,还特意把战雨介绍给自己的母亲,说这是琳琳的朋友。往回走的时候,母亲问夏凡:这个人真姓战吗?姜夏凡不在意地说:“他是个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周六晚上是雨味咖啡馆最忙的时候,8点30分,战雨结束了手里的工作,泡上一杯Cappuccino(卡布奇诺)找了个角落的椅子坐下来静静地等,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墙上挂的电视,此时那里正在播放广告。8:40电视里出现了《千禧激情》的片花。几分钟后随着热烈的掌声,那芊芊和男主持出现在屏幕上。 “舞动千禧;” “品味激情。” “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那芊芊火的一塌糊涂。梅雨琳提醒她不能接受任何媒体采访。她让英天吉找人禁止刊登那芊芊的报道,给英天吉的理由是越捂越发酵,有一天爆出来将是爆炸性的人气。其实梅雨琳明白一旦有媒体挖出那芊芊父亲的猛料,引起姜启辉的注意,保外就医就难办了。 她在等待时机。 这天梅雨琳和主管业务的副台长带着制片人、编导在审片室审看本周六要播出的《千禧激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跳舞的时候都不敢直面他的梅雨琳此时可以静静地看着眼前的战雨:一个多月没见,外观上他似乎没多大的改变,依然是那双桃花眼,依然是挺直的鼻梁,棱角分明的嘴唇多了一圈短短的胡茬,除了眼神中多了落寞和沧桑,他依然是她熟悉的那个落拓不羁,带点野性的战雨。 “你还好吧?”梅雨琳无法装出无动于衷的样子。 “我没事。”战雨拉开车门拿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看见战雨第一眼梅雨琳的心就咚咚地跳,她想离开这里,正琢磨用什么理由说服姜夏凡的时候,姜夏凡看到了轩诗礼,他兴奋地拉起梅雨琳: “走,给你介绍个朋友,对了,你和她也认识。” 梅雨琳无奈只能跟着他往里走。 轩诗礼正在没话找话地引导大家谈谈如果突然发笔横财最想做的是什么? “我要是有钱了,就什么也不干,找四个彪形大汉每天把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周末的会面安排在市区边上的一家私房菜馆,这里外表看起来像一个农家大院,周围被一望无际的菜地包围,可是走进去却是别有洞天:诺大的庭院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盘巨大的石磨,石磨上有时是麦子,有时是玉米,食客们可以随时凭兴趣自己上手试一试,也可以现点现磨新鲜的粮食。石磨的对面是一个假山鱼池,一个小巧的水车从鱼池车水进入假山上的一个精巧的竹制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入夜,青城监狱的牢门被悄悄打开,一个披着一件带帽子的黑披风,用长长的毛围巾遮住了整个下半部脸颊,只露出一双眼睛的神秘人随着一个穿制服的武警走进大门。穿过阴森森的长长的走廊,跨过了三道门,每过一道门,穿制服的武警都会拿出一纸密令递给守门的狱警,最终他们来到一个门和窗口都加装了铁条的房间前面,武警看了一眼神秘的黑披风,黑披风点点头一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当战雨揽住自己的腰,霸道的吻上来,梅雨琳真想就这样把自己交给这个温柔体贴,又霸道难缠的男人,从此再不用一个人扛,也没有复仇和争斗,那一瞬间她的身体不受控制的迎合上去。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而已。她还是挣扎着阻止了这样的念头。没人知道这一周她是怎么熬过来的。梅雨琳其实哪儿都没去,她买了泡面和一堆水果、蔬菜,关掉手机坐在家里边吃边想:从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小球的葬礼如期举行,然后是送回乡下老家安葬,尽管葬礼那天很多素不相识的群众冒雨来参加,尽管很多热心人为小球的父母捐款捐物;尽管台里有记者发起了签名活动,要求严惩凶手,彻查幕后元凶,袁琳娜的感觉却是越来越不好,虽然她也跟着签了名,但是已经开始灰心了: 袁琳娜几天前见到了大胡子乞丐,令她意外的是那人竟是酒会上被她救下的那个冲撞领导喊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