纤夫

爱诗,写诗,朗诵诗。
博文
(2018-10-21 15:01:39)
我的农舍,我的树冠 北极湖 一颗子弹射入心脏 献血不断地流 第一次拥抱嘶哑土地 我的手 抓住地平线突突跳动的额头 我用鲜血淹没你不曾张开的口 你盯着白天白色月牙 直起身 一直不肯走 晚风吹过我那被黄土掩埋的农舍 我把沈默 塞进树冠 每一棵树 都生出 我踟蹰驻足的疲惫 四处赶路的尘垢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1 10:23:33)
拾废品的老太太 北极湖 每次回国,在我们家大院,总会看到一位驼背老太太,拖着一把破旧拉杆行李箱,搜寻别人丢弃的旧瓶子,易拉罐和废纸盒。 老人守寡多年,靠丈夫单位发放的微薄生活费,养大了三女一儿,三个女儿出嫁后,和儿子住在一起,俗话说,慈母多败儿,这位家中唯一男人,工作没多久,因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很快被公司开除,妻子一怒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10-16 08:55:49)
布达拉宫 北极湖 你只有 超生跪拜的母亲 在鎏金铜瓦的红宫平台 雪山 无声躺在那里 云 低下头 握着念珠 祷告 面向雪顿节丝织佛像 经堂壁垒森严唐卡 风尘仆仆走向 木纳灵堂 你步行在陌生的喜马拉雅 供桌上 供奉月亮一样空空洞洞的白夜 高原信徒 匍匐于荒芜的佛经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5 09:01:20)
过去的事情 北极湖 我坐在高高的土堆旁边 听妈妈讲过去事情 再讲一遍 院子里种植的玉米扁豆 我和妈妈一样熟悉 朦胧遥远的故事 我希望 大地飘荡竹编的蓝色摇篮 茉莉花挂在冬天夜晚 秋天 走在蒲公英小巷 睁大眼睛 望着拥抱白天的星空 每个房门一片寂静 老人在摇椅上读报 孩子们在壁炉边打闹 恋人在古色古香酒店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4 14:39:46)
我邻家的官太太 北极湖 前几天,家里人打电话告诉我,原先邻居,寡居的九十岁章伯伯在去银行路上摔倒了,听到这一消息,我不禁吁息不已,章伯伯有儿有女,位居官太太的三女儿豪宅距父亲家仅一公里之遥。 出国以后,很少见到这位章太太,只知道,这位长相还说得过去,只有初中毕业文凭的发小,嫁了个好丈夫,整天游山玩水,据说,已去过六十多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我的大河 -----原联合国军后代反战交响乐团演奏名曲(一条大河)随想 夕阳下 黄色水车落向孤孤零零水面 我的火焰 在我的大河燃烧 一支长笛 吹响你的悲伤 在暮色苍茫壶口 你摔下 我残破的披肩 脖子上渗血的围巾 一支支圆号 从你黎明村镇 爬上浅滩沉醉的高粱地 手上琴弓 编织成长长的缆绳 为了你 我的大河 那青筋突起[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3 09:19:21)
九十多岁的超级女球迷 北极湖 我国内对门九十多岁的刘奶奶特迷体育,但凡电视转播的重大赛事几乎场场不漏,每周收到电视广播报,第一件事,就是将体育比赛节目表用红笔给钩出来。 刘奶奶眼不花,耳不聋,头脑清楚,精力倍儿充沛,所有见过她的人,都对其佩服得五体投地。 虽然老太太生长于一个旧时代的大家庭,但骨子里却没有一丝一毫的清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0 10:42:07)
我的邻家阿姨 北极湖 我的邻家曾阿姨人长得十分漂亮,性格外向开朗,做的一手色香味俱全的南方菜,小的时候,一到饭点,总喜欢往厨房跑,在一旁看着曾阿姨切菜,炒菜,每一次,她都会轻轻地点一下我的脑门,乐呵呵地说:“小馋猫又来了。”。 曾阿姨是一位家庭妇女,没读过多少书,有三女二男,当工程师的丈夫对这桩包办婚姻一直不大满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8-10-09 17:20:16)
雪山,草地 北极湖 今天夜晚 我变成一个粗旷男人 黑色雪山 染黑白色皮肤 铺天盖地风暴 捶打年轻稚嫩的身体 冬天 高原露出冷烈刚硬性格 为枯萎的草 孤独的狼 不停呼叫 你是过冬羊群 黑夜 身旁雪山 挡住身后神的喧嚣 天亮时 你献给天堂 洁白哈达 你是天堂落脚地方 天堂脚印 填满 清澈小溪 绿色草地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8 15:40:35)
女疯子 北极湖 小时候,我家住在一个由四栋筒子楼围起来的机关大院里。 那个时候,业余生活贫乏,天一擦黑,男孩子们通常是昏天黑地般地满世界撒野,女孩儿,要么是凑在一起跳皮筋、抓羊拐;要么是嘻嘻哈哈地闲聊天。 我们对面的那座楼是机关大院的员工宿舍,住着一大票单身男女,每一天,女孩儿们总是不停地打量那些“特殊的男人女人&r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