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岁的紫金山

49年以后,大陆唯一以个体之力连败举国体制的公务员
博文
(2018-06-16 16:22:55)
一时兴起,再写写。马上要上班了,后面会有一些修改。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我百度过这首“江雪”(墙外的朋友可能很反感这个百度)。柳宗元当时被贬谪到,好像是永州,政治上极度失意,周围还有政治对手安排的眼线监视,最后没办法,他一个人跑到寺庙里去居住。你看看他这个诗,孤舟蓑笠翁,心灵之外,是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03:06:48)
我们平常下棋,都是看一下,走一步。如果是盲人的话,就很有一点玄妙了。我如果是盲人,我去下棋,那我先要学摸盲字,然后有的盲字你不认识,就要完全靠自己的记忆力去下。刚开始接触,确实非常难受。这时,我开始下了。我拿到的是红方。我先把马往前走了2格,对面走了什么,我根本不知道,可还要去摸一下,要记住全盘的位置。不但要记,而且还要想着怎么样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任何社会都不可能完全禁绝谣言,也没必要。反而在政治不透明,言论被极大管制的地方,有些谣言传播得越厉害。所以产生一个悖论,民众权利越是被压缩,谣言越是横行。2.谣言在某些时候,当然可以起到很大的影响。比如两汉之间,王莽代汉,刘秀复辟,都有谶纬(谣言)的影子。一直到唐中期,谶纬之说都很流行。3.但是有些谣言,造谣者就是为了恶趣味,所以故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6-12 03:02:40)
简简单单的看一遍《唐诗三百首》,你会有一个隐隐约约的感觉,古诗的精华,已经被唐人写尽了,本不需要我们这些俗套的现代人写什么研究。诗歌,是展现人心灵的载体。《六祖坛经》里说,“心外无法”。幽玄的人心,用现代人功利简单的思维,你怎么研究?所以老师布置的这篇文章,认真的讲,很难写。但这种困难探究的本身,对我们而言又是一种语言的积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1-22 18:30:58)
听老倪,讲点系统里的故事,给你们听听。我记得,应该是在04年,05年的时候,那时候,是我在公安系统一段很愉快的岁月。虽然刚刚从市局出来,心灰意冷,但我遇到了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8-14 06:10:51)
那应该是上世纪80年初的事。我那时候还很小,我和倪宁,妈妈,应该还住在珠江路的杨家胡同。有时候,倪宁会骑着一辆老破的自行车,带我到小火瓦巷外婆家串门。到了傍晚,我们会从火瓦巷骑到延龄巷,再继续往家里骑。
那个地方,我们去过最起码两次。
现在回忆回忆,还能想起来路怎么走。从南京九中的正大门,一直往北走,应该是走到不到东南大学的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因为一些原因,就不大范围的详谈了。简单说说。我是09年生病的。我记得是在生病以后的第二年还是第三年,我在外网,听到了一个叫仲维光的人的评论。他意识到了中国国内的这种恐惧,但要怎么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09 05:11:24)
感谢神,感谢曾经恐吓我逼害过我的你们,我最后还是在2010年的上半年完全走出了迷宫。我能走出来,不是靠你们从前教我的所谓“社会经验”,“恐吓诈骗”,而是靠我自己的意志力,我的记忆能力,我的分析能力,靠宇宙的创造者——神。这不是一句空话。你们拥有的,是玩弄于股掌的熏天权势,人数众多的智囊战将,我却只有我自己,和信仰。父神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09 05:09:00)
我是2011年回石鼓路特巡警大队恢复上班的。到单位以后,负责带领保安清洗巡逻车辆。一开始大家也相安无事。到了2013年,有些苗头不太对。当时的特巡警大队长,是个女警察,给她开车的司机,一个四十多岁男人,喜欢指桑骂槐的挖苦我,挖苦我在白下看守所被人斗败了,被“发配”到特巡警来带保安。”你还用来上班啊?“”你为什么上这种班?“诸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09 03:31:24)
这篇文章,可能有点长。如果有一天被发布出去了,请大家耐心看完。
2013年,我记得是7,8月份,言论控制的很凶,抓了几个大v,各路五毛在微博上蹦来跳去,吹捧某大大,打压言论。我当然是很恐惧的。我之前在网上公布过财产,更早的时候更是在白下看守所一个人对抗整个白下分局、南京市公安局。文革再来,我这种人必然就是一个死。也是巧了,大概是8月底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