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自从参加了村里的两个活动小组后,周末的日程总是很容易排满,上周六,邻村的多元文化节上,有我们藏族舞的表演项目,大早起来做了儿子想吃的皮蛋瘦肉粥后,一看钟时间很紧,就赶忙洗漱,然后开始往脸上涂白霜又擦红粉,从镜子里看见老公呲牙咧嘴的从身边晃过,那个样子,让我联想起《编辑部的故事》里的于德利撅着嘴奚落他妈:“……锣鼓点儿一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儿子今晚从学校坐大巴回来,他明天大早有个本地研究学院的录取面试,为了周全起见,他爸在学院附近订了家旅馆,让我接到人后直接开去那边住下,说是比回家好,可以避免明早交通高峰时路上的着急忙乱和万一的突发事件。 我昨天就盘算着今天带什么食物给儿子当晚餐,明天面试前早上吃什么,知道这些幸福的活儿留给我的机会不会太多,有这样的紧迫感,我干起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