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韵如蓝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个人资料
思韵如蓝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十年前,我在本系列第一篇里提到的好友W,带着太太,女儿来到多伦多旅游,考察。我们有了短短两天愉快的相聚。说起我们是如何在失联16年后再找到彼此的,也蛮有趣的。 这不岁月静好了嘛,人就有点无事生非地蠢蠢欲动。"莫名的怀旧"是其中蠢动之一。我突然很想知道当年研究所里亲密无猜的同龄伙伴D和W别后是否无恙。Google半天没有找到,虽然他们的名字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1)
两篇写下来,朋友们不依了:你写的分明是生命中经历的一些微妙细腻的感受,用米兔的有色镜一照,简直有点亵渎了笔下的人物。我想想真是:真正经历米兔的女性都说再也不愿想起那些噩梦,哪有象我这样点滴不忘,细细道来的呢?记忆的闸门既然打开,我也愿意顺着思绪再走一回。足迹类的文章是我的最爱,留给老年后那个在摇椅上睡意昏沉,眼眉低垂的自己,将是有回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4)
第一篇写完,朋友们的反馈有两类:一种觉得人性使然,情有可原;另一种强烈抵制,不能容忍。在我,不同的反应都是valid。因为我自己这两种情绪都经历过。有朋友说,你这不是米兔,不该借用这个名称。我倒真不是标题党,我说过,最后兔儿没有靠近,就溜掉了。那么换作其他有些女性,有没有可能就真米兔了呢?我没有答案。 当我读到华人主持钟毓华的控诉,我其实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9)
"米兔"算是比较新的流行词,本来对于不会赶时髦的我,应该关注不到的。但是"米兔"繁殖速度实在太快,现今几乎走哪儿都碰见狂兔乱窜,还越来越不怕人了。既然躲不掉,我不可能再欧特了,于是也开始留意起来。 读了其他女性的控诉,我也好奇地问起自己:你经历过"米兔"吗?回忆了一圈,此生好像有那么几次,小兔悄悄地在我不远处摇过尾巴,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8)
我对孩子说:"知识就是力量!你们要多读好书,了解世界,了解人类,眼界开阔了,就有了自己独立的思想。"转头又对父母说:"你们读的那些历史,科普,政经,尽是些似是而非,真假难辨!站起来,走出书本的谬误,融入自然,亲近上天。往往,知识越多越反动,别再琢磨那些马尾巴的功能了!" 我对孩子说:"你们要有目标和梦想。Youarethemasterofyourfate,youaret[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2018-09-01 09:19:38)
周末的大早,先生悄悄起床离开。不多久迷糊中感应到走廊里轻微的动静,象天使的脚步,撩拨我的心。依然睡梦依稀,却有了隐约憧憬。果不其然,也从未失望,就像千百个终于不用追赶战斗的清晨所重复的故事一样:主卧的门刚关上,又悄悄地开了,身边的地方刚空出,尚热腾,又被另一个温暖的身体占据。眼睁不开,也不想分清大宝还是小宝,先搂住再说。又过了不知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3)
能和女儿坐在一起再看一遍记忆中的好电影是我的梦想。感谢先生,把装修好的地下室进一步布置成家庭影院,让梦想变成现实。 当初设计时我们咨询了一番。有人说,现在苹果的智能电视高清晰多功能,projector已经过时了。女儿们则无来由地坚持想要projector,我也怀旧那"popcornbeneaththestar"的荧幕感。想起幼时可怜巴巴地站在军区后勤大门口苦苦哀求,想混进去看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18-08-04 15:17:42)

文学城Alabama博主的自传引人入胜,其中有一章写了他岳父的不幸。我才知他的岳父是南京军区总医院的。我留言道:那几乎就是我家门口的故事了。A老回复:你知道钟岚里吗?我岳父家住在钟岚里。呀,越说越近了!钟岚里与我家所在的地方居民大杂院同一条街啊,一个35号,一个39号,中间仅隔着南京军区空军后勤的家属院,37号。A老的文章无疑勾起了我对往昔的追忆。四年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5)

网友见与不见,文学城不久前还热烈讨论过。我开博写文之初,确实从未想过"以文会友"。写着读着收获着感念着,我内心蕴藏的对世界的热情开始苏醒,破茧,展翅,提升。越来越不再拘泥,越来越没了陈规:大千世界,形色百态,网友交往是最体现"因人而异"的一件事儿了。人生苦短,哪里能让什么固步自封的"原则",再去演绎新的"错过"呢!我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7)
现如今的我,最享受的时刻有两个:一是北国的夏日,二是娘家的辰光。因着格外的美好,感觉永远短暂,似乎总是匆匆。善感的我常常置身幸福的围绕已然生出不舍的哀愁。 刚刚过去的周末我两好兼得:回娘家探视父母,伴亲人共享明澈清丽的夏。饭后母女窗前闲话,清风徐徐抚慰,金色余晖笼罩,动情的母亲给我讲述了一段家族轶事。 我的外婆出自江南运河边上的殷实[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