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2-06 16:26:15)

我决定一个人去海边,虽然天很冷,又有细细的雨丝漂浮。 车灯打出的光柱,落在雨丝上,灰白的影纷纷绰绰,挣扎着落下,像了无生气的飞蛾。 拐过那个弯,就会是海湾,灯火会挟着清咸的海风扑过来迎接我。 海的空阔,没有倒不尽的心思。 于是一个人,想去海边的心思,便迫切成需要。 拐过了那个弯,可迎接我的不是如期如许的灯光和宽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4)
(2017-11-28 04:29:44)

(一) 很久以前,在一位女作家的博客(非文学城)读到她亲历的故事。起初,出于一个未知的原因,她以男性的身份注册了一个ID。在网上一来二去后,有女网民渐渐爱上了“他”。女作家某些惶恐,又觉得有趣。想想自己不就是要多些经历,对写文也有帮助吗?于是继续在网上交往,直至对方日渐情浓,想见真人。女作家只好在该媒体上停止活动,给对方留下一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11-25 19:13:59)

茅草屋也是屋 我很小的时候,住的是草房子,墙是泥和秸草混在一起的土坯砌成,屋顶是茅草毡。 对这个房子,我记忆非常微弱,只略略记得夏天里,有蜜蜂在墙隙里建了它们临时的家。 姐姐倒是记忆深刻。 她说一到刮风下雨天,她就特别害怕,生怕茅草的屋顶会被风刮跑,尤其是在天寒地冻的三九天里,呜呜的风掠过屋顶,屋顶会随着风的起歇而涨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3)
(2017-06-23 18:44:14)
六月的夜,风声如潮,雨鸣如鼓。偶有闪电,于无尽的暗夜中划过一道亮白。 孩子从昨天开始生病,咳嗽,气喘。今天更严重些,发烧。一向胃口好的他,晚饭只吃了一小片三文鱼。 陪他睡,听他呼吸艰难,胸口一起一伏,真的不安。拖起来,也是东倒西歪。叠了三四个枕头在颈下,算是半躺半起。给他一些药,终于将瞌睡折腾成清醒。而醒了的孩子,将被睡眠抑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7-06-19 18:33:56)

星期五去HabitatforHumanity的一个项目。我们这班志愿者的任务是做墙的框架(frame)一路人马,大约有十多个人。到达后看到另有五六个人,是专业建房人士。 一个满口行话的中年红脸汉子负责切割木条,并且标上钉木条支架的位置。我们做的事情很简单,就是将木条摆置好,用钉子钉牢。最后把墙架竖起来,钉到地板相应的位置。 每一面墙大抵上是上下各一条长木,中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2017-06-15 15:48:10)

心痛 心很痛,痛到碎成一片片,每一片都折射出愤怒,恐惧和悲伤。黑夜来的时候,灯也灭了,泪水将心打湿,却流不出来。 在十二号,中山大学的朋友在微信上贴出了章YY失踪的消息。当时觉得很不好,嘀嘀咕咕的,心里有那么些不安,可终就一天还是过去了。到了晚上,才知道这件事的痛。 按着被悲伤激得发抖的心,终于知道为什么。 那一年,夏天。姐姐给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2017-06-01 17:59:06)

前一阵子,是母亲节。当别人似水流年里追忆过往之美好时,俺只能悠着。是这样子的,每次一说到小时候,我姐就乱兴奋,一个劲儿的说,你记得这个么?你记得那个么?
什么这个那个的,无非是我当初如何调皮顽劣。一到母亲节,就是加上一句:你当初把妈气得够呛,哈,哈哈,哈哈哈!我妈记性特别好,我小时候好多事情她都记得,例如我上幼儿园时,曾载歌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五点钟下班,一跨出大楼,风裹着雨,扑面而来。风是冷的,雨带着尖锐的棱角。风中有细细的音乐漂浮。 我打着伞,低着头,顶风往车子的方向走。
眼角处,一个短衣短裤的男子笔直的站在一辆车旁,车的门是开着的。
他在干什么呢?车里好像没人啊。那么冷的天,为什么他不进车呢? 风更猛一些,先前在空中浮动的音乐明晰起来,也更雄壮了。
我蓦然发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7-05-03 14:18:31)

以素颜的名义谈爱^o^看非诚勿扰,好几次到权利反转,男嘉宾可以向女生提问时,说想看女生的素颜照。
每次我都气得牙痒痒,恶狠狠的在心里问:“人家姑娘的长相,你都看半天了。二选一的题,你就这么浪费了?!人生大事,你妈知道你这么浅薄吗?”结果呢,姑娘们手段更高超,素颜可以,但是没说什么灯光呀,角度呀。随后亮出的素颜照一个个依是瓜子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1)
(2017-04-27 05:00:28)


(一)
再不见乍暖还寒,后院的油菜花地流出了一片烁金。太阳下,花香益发浓郁,蝶儿蜂儿的热闹嘤嗡声,几丈外就能听到。 故乡有小桥流水、粉墙黛瓦,总是在油菜花开的季节,愈发的令人思念。
种地的人,多半会手拄着锄头,怔怔的发点呆,想一遍童年里,在油菜花间向着太阳奔跑的那些温暖日子。 我在菜园里种下了茄子,西红柿和辣椒,又沿笆墙种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