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仙界

享受人生, 享受生活
博文
(2019-03-23 21:31:01)
人人都说自己孩子是世界上最棒的,实际上哪个孩子也不比别人差。我家小囡两岁时来美国。人家第一次坐飞机也不哭不闹,反而跟席前座后的旅友打成一片,逗得大家喜笑颜开。风风雨雨二十个春秋,小囡已是亭亭玉立大姑娘,大学四年级的HonorsStudent。并且已得到理想的工作聘请。 小囡没有学画画,钢琴,游泳,或跳舞,因为她不感兴趣。她参加了学校的乐队,拉小提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3-21 14:58:43)
枯枝惜残红 雁啼寒露风 余晖映夕阳 鹣鲽情意浓 (已是深秋大雁南迁的寒露时节。夕阳余晖下,瑟瑟秋风中,一对老夫妻在夜幕低垂时牵手散步。)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转眼在美国悠荡20周年了,也是朋友,宫颈癌疫苗发明者,周健博士逝世20周年。此文标题是卫生出版社2008为纪念周健博士出版的一本书名。 我因特殊缘由和周健博士相识。九十年代中期,我在布里斯本昆士兰理工大学从事研究工作,兼职读博士。和周健相识是在苗苗中文学校。周夫妇曾在芝加哥任教和从事科研。后来到昆士兰大学的癌症研究中心工作。周健是领军主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年1月14日晚,在冰雪纷飞的美国首都华盛顿,时值美国交通委员会(TransportationResearchBoard,简称TRB)年会期间,长安大学美国校友会宣告正式成立。来自美国,加拿大,中国等国家的150余位校友共同见证了这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出席会议的长安大学代表有社会合作处、公路学院、经济管理学院的领导,长安大学教授韩森,王元庆和陈红等。出席会议的特邀嘉宾有中国公路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20 15:34:24)

有缘再次造访科罗拉多州。公务结束到太阳落山还有近六个小时要打发。临时决定去大沙丘国家公园(GreatSandDunesNationalPark)走马观“沙”。大沙丘国家公园难和其它国家公园相比较。独特之处自然是沙丘。最高的有两百多米。科州高原能“生出”诸多如此壮观的沙丘不失为奇迹。生成机理网上有详细介绍。在众峰林立的落基山脉有这样大规模的沙丘群,难免激励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19 12:52:00)

白沙漠国家(丰碑)公园(WhiteSandsNationalMonument)位于新墨西哥州境内,离德州的ElPaso市向北一小时车程。占地275平方英里,看去一望无际。她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白色(石膏)沙丘公园。在太空都可以看到她。最高的沙丘有三层楼高。春天的劲风,夏天的焦灼和阴雨交错,秋天的沙海连碧空,冬天的柔暖和寂静使她赢得“北美的加拉帕戈斯群岛”(GalapagosIslandsofNorthAmerica)[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9-01-19 12:15:29)

帐篷石国家保护公园(Kasha-KatuweTentRocksNationalMonument)是一个狭缝谷公园。位于新墨西哥州SantaFe和Albuquerque之间的Cochiti印第安保留区(CochitiIndianReservation)境内。驱车沿I-25高速公路,在259号出口(SantoDomingoPeublo方向)转入新墨西哥州22号公路。前行十二英里,22号公路向左折90度和85号公路重叠。转弯处有一CochitiVsitorCenter。继续前行1.8英里,22号公路终止。右转进入92号路,一路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9-01-09 18:22:46)
罗琳开门一看,自家门前雪地踩出两行脚印。 朱早已出门给邻居铲雪去了,正在缓慢地向自家方向进军。罗琳高声跟邻居说, “那是我家的猪(朱)。”  朱退休了,杰克陪他默默地走出办公楼。正值政府停摆反省,办公楼里静静的,杰克心里空荡荡的。朱八年前加入联邦F署,之前在芝加哥M公司工作37年,做高管20多年。他从M公司退休到华盛顿工作,有点类似&ldquo[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2月10日,在一年一度的部长招待会上再次见到赵小兰部长。刚打过招呼,她就说,“我们用中文聊吧,我也练练中文“。赵部长八岁移民美国,照理早已“西化”了,但她汉语还蛮好。她问我从哪儿来。我告诉她我来自山东。然后不假思索地说是孔子的故乡。提到孔子自然而然想起大华府山东同乡会两天前刚举办的祭孔大典。赵部长说,很遗憾不知道消息,不然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24 18:30:09)

近期很多关于旅馆的新闻,甚至震惊世界的奇事勾起我游荷兰的往事。虽然已很多年,但几个细节记忆犹新。尤其是乌得勒支(Utrecht)和多德雷赫特(Dordrecht)两家家庭旅馆。值得记录一下。 借比利时出差开会,顺访问欧洲铁路联盟(巴黎),谢菲尔德大学(英国),欧洲铁路研究院(荷兰Utrecht)及荷兰铁路公司(Dordrecht)。决定带全家一起“顺访”。合计后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