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水共长天一色

教育 家庭 回忆 社会







生活 子女 旅行







政治
博文
(2019-01-05 11:40:35)

是不是中国人比其他地球人更爱赌博,我没有读到过有关科学的认证文献,坊间都这么传说,所以也就认可是了。 记得小时候,由于没有别的玩耍的东西,学会玩赌博却是第一件事,赌资也就几分钱几毛钱。我们老家有一种推三十二张的玩法,很简单也很刺激。54张除了A,3,K已及黑2,5,9,J,Q外,剩下的32张牌由庄家发每人两张牌。规则很简单,比大于或小于10的点数,如Q[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5 01:14:43)

围绕太浩湖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滑雪场,其中玫瑰滑雪场(Mt.RoseSki)离Reno较近,由downtown驱车向西南30-40分钟即可抵达。缆车票是在online买的,能少花10刀。又为了节省时间和吗呢,我们头天傍晚从翡翠湾回来便顺路在一个小租店把雪具租好了,比滑雪场便宜30刀(在GalenaSports,16795MtRoseHwy,Reno,NV89511,一套20刀;在雪场50刀)。圣诞过后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行人分头出发奔扑盼望已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4 01:18:59)
仔细想来已有二十几个年头了,不止,应该有三四十个年头了。那个时候的我们从“脸朝黄土背朝天”的穷乡僻壤追到县城追到省城追到京城,最后越洋追到了这片陌生的土地扎根。开始是要摆脱穷乡进城,到后来便变成了高雅的追梦。今天晚上半夜从reunion接孩子们回来,路上谈起上学的事情,他们竟然异口同声地说,在家附近上学没有dream没有energy没有fun。追梦这玩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03 23:40:05)

上周末去大华水产柜台买鱼,有几个顾客在等着,我就去取一个号,以前来此也是这么干的,人多就抽号,人少就直接招呼师傅就可以。这会不知咋回事,眼睛余光瞟见抽号架上的那几行中文字楞是想了半天不解其意(如下图),心里琢磨买鱼还定数量么?本来很简单的意思,但活生生被那翻译的中文弄得回不过神来,甚是好笑,所以记下,免得下回碰到类似的事情又不知所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30 11:15:48)

王勃在滕王阁序的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可以偷偷的借用在这里一把。昨天从LakeTahoe回家路上见证的人工产物和自然景观的美妙结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6 01:35:44)

如果说太浩湖(LakeTahoe)是上帝不经意安放在北美西岸的一片四季美丽落叶,那翡翠湾一定是他精心设计制作的让人迷醉的叶纹脉络:远瞧当是无,近看才是秀。 头一天飘著雨雪未能与朋友成行,可巧圣诞日让我们全家在晴好有云无雨无雪的天气能有幸目睹她在寒冬的风采。由北驱车40麦经395转50穿过不算太高的雪上,你很快就能俯视她静静地躺在四周的银妆素裹的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以前的多少年来,周五的晚上8-9点钟也就是国内(中国)周六中午时分都会给国内(乡下和省城)的老人打电话,每打必通,至多是短暂忙音后还是能通上话或电话不在身边对方接不上。平常时间也很容易拨通国内电话。老人用的是家中座机和相连接的小灵通。可是,最近两个月这样的电话却非常难拨的通了,只是在几十次中偶尔拨通一次,近10天就干脆一次都拨不通。开始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24 11:59:40)

22日赶往北加reno太浩湖畔,一路顺利,有些小故事留作后话。第二天有点累稍作休整,原打算与朋友一起去太浩湖翡翠湾(emeraldbay)遛弯去,结果车上freeway不久就遇到大雨,由于进山怕下大雪,时间又已在下午,单程70麦,所以只得放弃折返,临时改为去当地的nationalautomobilemuseum。 Museum收藏了100多部车,有一小部分是熟悉的车型,像下面这些车耳熟能详: Benz 但大部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7 17:46:38)
顶尖如H这样的学校确实非同一般。刚从前方传来的消息,小子说,他的两个朋友,一个是electronicalengineering专业,一个是geology专业。他们分别找到了CueBall和Novantas的工作。我说这跟所学专业一点也不搭架啊,他说notallreally,公司要的是你聪明的脑袋。所以,紫檀说去H学CS不划算不地道占名额,其实不然。暂且不说H的CS究竟有多厉害,但其中有些孩子们4年后华丽转身可能就是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2-16 10:53:59)
昨天女儿从学校放假回家。路上遇到两个很久未见面的同学。 第一个是在起始机场巧碰小学同学,小白女。当时女儿在微信里就惊讶的跟我们说,她在机场遇见了13年前的小学同学某某。名字我们是对不上号的,只是觉得世界之小啊,在那旮瘩能遇见故人。她们小学毕业后就没有相互联系过,更不知道她上的什么初中高中。后来了解这小白女是在雪城大学学biomedicalengineering[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