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一.善解人意(一)“你长得一点也不象你妈。”还记得我十六七岁刚到成都时,在东二巷她家,拿着她的照相簿,看着一张她二十来岁和她母亲一起照的放成书页一样大的彩色半身合影时说。在照片里,她穿一件大横格白蓝相间的无袖裙衫,两条不粗不细的辫子垂在肩后,额前的头发帐子门一样分向两边,一对清灵的双眼明朗的闪着,衬托得她越发青春年少,纯真活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2-27 17:41:13)
楔子按川人的面相观,颧骨高的女人便命犯克夫。幺舅妈马亚蓉,在经历了许多事以后,一脸看穿了世故看透了人情的淡漠,眼中却流露着迷茫的问我道:“我是不是颧骨太高,克夫哇?”“没有哇!谁说的?没有的事。”我没有安慰她的意思,只是在实话实说。不过,我总觉得,象她那样的女人,想做成点儿什么,自然要比男人或者其她的女人,走得更为艰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