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在意

随便写写,随便看看,随便聊聊
博文
(2018-08-05 20:25:43)
四月下旬刚从北京出差回来,每天还是忙的有点晕头转向,再加上时差,所以有几天就在家工作了。老公可有些不乐意,因为我在外地他已经有一个星期做不了我的柴可夫司机,他有些落寞,再加上狗狗也留在家里陪我,让他更觉得孤影只单。周二的早上,我正在家开电话会议,手机开始震动,一看是老公来电。心想他不是才出门去上班吗?肯定是又忘了关车库门。老板在电[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3 14:06:10)
出租车在街道上奔驰,随意和史提夫在车内各自想着心思。史提夫还是蛮好奇想知道随意是否单身,看她成熟干练的样子,她应该是有丰富的生活和工作经验的,但她也时不时表现出拘谨小心和自我保护的一面,不知她在感情方面是不是曾经受过伤。随意坐在史提夫身边不知为什么有少许紧张和不自然,这完全不像她的风格,因为随意在她老公的眼里是个非常会交际的女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2 14:04:05)
来到观景平台,脚下一片还是湿湿的,但空气却格外的新鲜,好像一场雨把空气中所有的浮尘都给冲涮得一干二净,留下的只是山顶特有的和清新的带着由充满活力的树林所供给氧气的空气。两人情不自禁都深深地吸了口气。随意悄悄地望了一眼史提夫,看他正聚精会神地眺望山下那迷人的夜景。随意此时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在香港那几年从没想来山顶看一看夜景,为什么上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1 14:01:53)
史提夫看到随意把头微微侧过,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打量她久了一点,正感到有些尴尬时,服务员把甜品放在了两人的面前。“唔关,可不可以拿多一个小碗?”随意用广东话向服务员问道。看着眼前自己最喜欢的甜品,随意的眼睛也发亮了。“你说过不喜欢吃甜品,但是我一个人真的吃不了那么多,不如你帮我分担一点吧。”随意一边把服务员递过来的小碗推到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10 15:12:13)
随意几乎就要冲口而出说我老公也叫史提夫,但却硬生生地把话咽了下去,其实她心里也不清楚是因为刚刚才和这个史提夫认识不想透露太多信息还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结婚了。随意无意间摸摸在裤袋里自己悄悄除下的钻戒,心里有些复杂。 “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天都黑了。”史提夫随着随意的目光也望向窗外。 “可惜下雨,否则夜景是很美的。”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9 09:09:41)
想不到一推开那扇门,视野一下子就打开了。“是是是,就是这里啊!”随意兴奋地在短平头身后大声疾呼起来。十年前随意和史提夫就是在这里有了第一次拥吻,瞬间十年前那美好甜蜜的感觉涌上心头。随意也不理短平头快步冲出门外,向能望到维港两岸怡人景色的平台一侧走去。当年随意在中环上班时,对每天都要在上下班路过的高楼大厦已经很麻木了,特别在夏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8 08:46:22)
步入观景楼,随意不由得皱了皱眉,怎么成这样了?记忆里的山顶观景楼里没那么多商铺啊。 “导游,我们该往哪儿走?”短平头望了望四周,然后定睛看着脸上露出微微迷惘的随意。 “唉,看来今天你是要当我的白老鼠了。”随意的口吻有些严肃。 “此话怎讲?”短平头问道。 “我以为我还记得山顶的一草一木,但是发现变化蛮大的,看来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7 14:11:17)
“司机大哥,我都喺山顶落车.”随意急急地告诉司机,她不去地铁站了。说话间,车已经停下了。 短平头似乎没听懂随意说的什么,他一边看这计价器一边从钱包里抽出了两张一百。 “钱不用找了,多余的可以算在这位小姐的车资。”短平头把现金递给司机。 随意是个最不喜欢占人便宜的人,她急忙从手袋里掏了一把零钱。 “我也在这里下车,车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6 14:41:49)
“看来运气还不是太差,雨好像快要停了。”随意突然听到那沉稳但略带轻快的男中音。随意不确定那是他自言自语还是有意挑起话题,但却似乎在期待能和他展开对话。 “四月的香港就是这样阴晴不定,你第一次来香港吗?”随意其实不是个好奇的人,对陌生人她更加有防范之心,总是尽量不去理会别人的搭讪,但是不知道为何随意对这个短平头却有了好奇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9-05 19:51:24)
这可如何是好?随意用手遮着脑袋,当机立断准备打道回府。冲出人龙,就往马路边伸长手臂希望可以叫到的士。这雨是越下越大,马路上的的士都载着客人。随意已经浑身湿透,突然间,她看见有辆的士停在马路对面。随意就像见到救星一样,撒开双腿也不顾来往的车辆就飞奔过马路向的士扑了过去。亟不可待大力拉开了后车门后,随意就把自己整个丢进了后车箱。还顾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