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色花瓣

人生如搭车旅行,我珍惜每道风景。
博文
(2018-03-04 11:30:39)

在东京的几天过得很惬意。 我并没有具体的旅行计划,只是休整一下,倒好时差,为接下去的中国行程储蓄体力。 每天想吃就吃,想走就走,想睡就睡,想发呆就发呆- 酒店30层房间,能看到东京铁塔 下楼去,围观日本共产党造反 再给狗狗救助站捐几个钢蹦 去超市里逛一下,加工好的食物非常新鲜诱人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3)
(2018-03-03 14:29:17)

二、腌鱿鱼与火车盒饭 腌鱿鱼 我与腌鱿鱼的缘分,始于5年前的关东旅行。那次在热海的酒店用早餐,我鬼使神差拿了一点点粉红色的东西,味蕾被它惊艳到了~ 腌鱿鱼(网络图片) 到东京的第二天一早,我直奔酒店一层的和式早餐厅。 走进去,看见了久违了腌鱿鱼,最爱的腌鱿鱼! 几乎透明的生鱿鱼被切成一丝丝,和酱料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8-03-02 18:48:19)

(起这么个题目,与石假装的《走街串村看日本》相呼应。一直喜欢看石姐姐记录日本的一草一木。而我,只能向大家介绍日本的一皮一毛) 一、品川王子大酒店 很多年前跟团闯关东之后,就开始喜欢往日本跑。喜欢日本的山水,喜欢日本的餐饮,更喜欢日本服务行业的周到细致-无论是豪华酒店还是胶囊旅馆,你想到的人家都已想到了,你没想到的人家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2017-11-18 14:26:54)

朋友问我:你好久不写博客了。 我回答:脑袋空空。 其实,吃货的脑袋哪里会空,里面至少还有一样东西:吃。 我爱吃鱼,连猫也甘败下风。超市里鱼很多-太平洋、大西洋、北冰洋的应有尽有。 不过,这些鱼大多没有头、没有尾、没有皮、没有骨。远远望去,海鲜柜一片白花花、黄橙橙、红艳艳。标签上写着鳕鱼、金枪鱼、大比目鱼、haddock。。。至于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0)

乡愁 是五香凤尾鱼 是糖醋小排骨 是油亮亮的三黄鸡 是香辣辣的臭豆腐 我在这头 它们在那头 糖醋小排 上海糖醋小排,既是寻常百姓的下饭小菜,又是酒楼宴席的头道冷盘。几年前发小在芝加哥聚会,住在当地的老同学早早拟定了菜单,特地点了这道菜。到底是芝加哥,中餐馆水平比我这旮旯高出一大截,那盘糖醋小排是最最正宗的老上海味道!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乡愁 是地里的荠菜 是田里的水芹 是翠绿的莴笋 是如玉的茭白 我在这头 它们在那头 荠菜 有一种香,叫荠菜香。有一种高大上的馄饨,叫鲜肉荠菜馄饨。有一场美丽的邂逅,叫我在路边发现了荠菜。 荠菜是野生的,提着篮子和小朋友去野地里挖。后来人工培育了,味道虽差一些,却依然藏不住那淡雅的清香。 北美到处是绿地,小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6-04-23 09:52:21)

去日本休几天假,喜欢大海的我,特地选择了这栋临海的54层的StarGateHotel,不在乎每天需要坐火车进城(图片来自网络)。 抵达时已近午夜,走进客房,似乎有人刚离开:抽屉稍稍拉开一点点,露出一套睡衣。小柜微微拉开一点点,露出一个冰箱。壁橱也小小的开着一道缝,一眼就看到了拖鞋、鞋拔和鞋刷。 热热的洗个澡,靠在床上,看见床头有一张卡片: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爷爷的一生,与大海密不可分,与渔民密不可分-无论在上海摆鱼摊、到海岛晒鱼干、去同乡的渔场当帐房、到渔业运输公司当会计。。。他的生活与大海和渔民牢牢联系在一起。受到爷爷的影响,吃着鱼虾蟹长大,我对大海和渔民也有着别样的感情。 爷爷生前最爱这首《渔光曲》,它唱出了捕鱼人的辛苦。每当听到它,我会想起爷爷曾经历的苦难;每当唱起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6)

姑姑随军去了舟山,在那里生儿育女。爸爸跟学校到了上海,随后成家立业。爷爷在舟山海运公司任职直至退休。到我们返乡前,宁波老家的祖屋已经空了二十年。 七十年代初期,浙江省政府出台一项规定:乡间闲置民房归公。这对爷爷无疑是致命的打击,他必须想办法保住房子。面对一个任意侵犯公民私有财产的政府,一个思维仍停留在“打土豪分田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宁波城里解放了,乡下却平静如常,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一天,《宁波日报》上出现一条“青年干部训练班招生”的消息:“男女不限,享受部队供给制”。爷爷觉得这是一条不错的路,希望爸爸去试一试。可是爸爸想完成高中学业,争取念国立公费的大学。当时他正失学,每天跟着爷爷在东钱湖一带贩卖农产品。 报纸上的消息让姑姑动心,她去参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