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祥苑

回顾历史,以史为戒
博文
(2016-07-25 14:15:47)
我为什么选Trump?先声明一下,我既不是R党也不是D党,2000年和2004年我没有选小布,选的民主党,2008和2012我没有选O8,选的共和党。历史已经证明,在过去的16年,美国人民都选错人了。这个国家毕竟太年轻,她需要学习,特别是从自己的错误中学习。好在她的三权分立系统,使得总统的错误限制在可以制约的范围,自由媒体可以发出人民的声音。O8的非法移民大赦计划在最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5-03-06 10:30:59)
从我的两个房客看爬藤
几年前我有个房子要出租,上了广告后,有个女的来Email要求看房子,Email的地址是Harvard.edu,我和她在房子那里见面,是个年轻的台湾女孩大约二十四五岁,她的爸爸和她同来,他们看了以后很喜欢,希望马上住入。她爸爸说她是Harvard的Master毕业,专业是AutiTerrorStrategy(反恐战略)。刚刚在华府的一个智库找到一个研究员的位置,工资“很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一朝天子一朝臣和PoliticalAppointee
这天下有没有普世?我说一条,古今中外,无论左中右,无论封建主义,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所有的人都会同意“一朝天子一朝臣“是个普世规则,因为它符合人的本性。任何人在台上,都会启用他熟悉了解和拥护他的人来实施自己的政治目标。
近年来习王主导的拍苍蝇打老虎运动得到不少人的喝彩,打总比不打强。但明眼[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挣多少钱?
美国联邦政府公务员挣多少钱?这个问题不难,网上狗一下就知道了。公务员的工资是公开的,因为这是纳税人的钱,政府要向纳税人说明这些钱的去向。下面的连接给出了大华府地区的联邦政府GS2015的工资表。这表是在网上公开发表的任何人都可以查看,不是国家机密:
http://www.opm.gov/policy-data-oversight/pay-leave/salaries-wages/2015/general-schedule/[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7.1949重慶-〉香港-〉大連-〉北京1949是中国近代史上大动荡的一年。解放军的神速进展超过了许多人们的预料,蜀道天堑挡住了日本人却没有挡住解放军进川。1949年初解放军向重庆快速挺进的消息每天传来。国民党也加紧对共产党人和左派人士的屠杀和迫害。那时是抓起来不加审判就成批的屠杀,没有道理好讲。年初,在省政府任职的母亲的幺舅传话给母亲说父亲·的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6.重慶:新民报的记者1943年父亲从重庆大学毕业后,按照和陈铭德的约定,回到新民报工作,如愿地当上了记者。他最初是跑社会新闻,主要是报道一些市内的消息,由于他勤于学习和观察,知识面扩大,又善于接交各界人士,逐渐成为一名有经验的有着广泛社会联系的记者,他也从社会新闻转到政治新闻,报道国内重大事件。从1943年到1949年,作为新民报的记者,他是中国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5重慶:母親的“婦女與家庭“華西大學是貴族學校,華西的女生大多出身富裕家庭,受到良好的教育,又能講英語,被稱爲淑女,她看到她的幾個師姐嫁入豪門,成爲官夫人或濶太太,雖然生活優越,但她們沒有經濟獨立,精柛並不愉快。她的舅舅想著這個聰明漂亮又受過良好教育的外甥女也能攀上個達官貴人,助他擠入上流社會,但母親可不願這樣過一輩子。在舅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4.重庆大学:校園學潮和校園之戀當時能上大學的女生很少,而且大都是在家政係,藝朮係或囯文係,學工商管理的女生真是鳳毛麟角,母親聰慧,美麗,文章好,字也好,自然是許多男生心目中的公主。第二年父親來到他們班上,經過城市生活多年的薰陶和磨練,他已不是那個鄉下娃了,他身着淺色西裝,戴一幅金絲眼鏡,風度瀟灑,知識丰富,談吐不凡,書法和文章更是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3,宜賓:母親和她的“家“母親1920年生於四川宜賓,我的外祖父在她倆三嵗時就去世了,留下兩房年輕的寡婦和一個年幼的女兒。這兩房太太都沒有改嫁,兩人親如姐妹,守著這唯一的女兒和不多田產,孤兒寡母清清貧貧的過日子。她們一心一意把這女兒當兒子養,指望著她將來給養老送終。後來我外婆的兩個弟弟做起了生意,生意紅火起來。這兩個兄弟為人丈義豪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重慶:新民报的小文書老天不負有心人,他又一次推開了幸運的大門,遇到了他生命中第二個貴人,新民报的老闆和創始人陳銘德先生。新民报的創始人陳銘德,鄧季星夫婦是中國近代新聞業的開拓者和先驅之一,兩位受過西方教育雄心勃勃的年輕人崇尚西方的民主和言論自由的理念,要把他們的報紙辦成中國的報業托拉斯。他們禮遇賢士,廣攬人才,新民报從1930年一個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