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曾经,我爱美国,不假思索。在德国的生活让我经历到历史的这一面:没有盟军美国,二战后就不会有德国的去纳粹化、不会有民主制度的重建,不会有今天我们看到的德国。二战一结束苏联便一举改变了欧洲的政治版图,欧洲分裂成东西。没有美国主导的北约,西欧难以抗衡苏联麾下的东欧集团屹立不损半个世纪。在桥头堡的西德,体会尤深。跟对二战失败心有不甘的怀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中国人—我说的是个人或人群而非官方—的爱国主义动辄得咎,仿佛是一桩罪过。这就匪夷所思了。对于生长于斯的乡土人群和文化的爱难道不是普世的么,普世皆同无分轩轾?见美国人常在国歌奏起的时候右手护胸以表达他们的爱国之情,不也习以为常吗?不少中国人不是也爱美国且爱到主义的程度吗?川普上任之后,这种爱美国主义一股脑地移情到美国总统身上,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年底《余英时回忆录》出版,一时洛阳纸贵。以学人重镇之尊,余先生书中的任何提法都会引起注意,对社会和人群发挥巨大影响。其中“共产主义在中国兴起,儒家思想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个提法,尤其引人注目。余先生这个命题不觉让人联想到把共产主义制度种种弊端归咎于中国传统君主(不是封建)专制那种时兴说法,当然很想了解余先生是怎么说的。可惜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转自:http://blog.udn.com/tianyi2012/19936307】
筆者按:1.二零一三年初,王丹泣告許良英先生辭世的時候,我已經被許良英先生革除師門將近十年。我在悼文等一些文字中曾經提到,我和許良英先生的關係,在精神和思想上的互動應該可以說是當代中國知識份子精神活動史某一側面的一個寫照。幸好我們兩人都有保留信件的習慣,所以我的這個看法,這一段歷史幾乎用不著在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