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10-27 12:28:21)

我和母亲的公历生日在同一天,都在九月底。农历日子都紧跟中秋。以前每逢这个时间段,我们家都要几番庆祝。而迈入不惑之年后,我却再没有庆生的热情和兴趣了----这日子过得太快了,快的让我胆颤心惊:时间驶入加速道,迅忽得来不及让我触摸和感叹。回想起年少时,日子过得多慢啊,那时的感觉似乎是度日如年,桩桩事都那么刻骨铭心,到如今都历历在目。至今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当初听说要播此剧,我着实有点小激动。是因为子君这个人物,是两代名作家的名作里的主人公。
<伤逝>是鲁迅唯一的爱情小说。子君和涓生是五四时期受新思想影响的青年,他们冲破封建势力的重重阻碍,追求个性解放和婚姻自主,终于结合在一起。可是,婚后在鸡零狗碎窘迫的生活中,他们的爱情很快地凋零、枯萎、死亡。子君被她父亲领回自己家中,心死如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3)
在微博上看到,有人杜撰结局如下: 故事的结尾,罗子君和贺涵幸福地生活在了一起,为了更好地照顾平儿,又将保姆亚琴请了回来。久而久之,贺涵发现亚琴独立自主,吃苦耐劳,不卑不亢,浑身散发着光芒。贺涵逐渐心生爱慕,明里暗里帮助亚琴成立了家政服务公司,并选择同罗子君分手,和亚琴长相厮守。 照此逻辑(其实就是编剧的逻辑),我也续上一段调侃版: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5-10-30 08:42:07)
我要记录几段奇遇。那是15年前的严冬,刚从中国来到多伦多的我,登陆不到一个月,去高楼林立的市中心面试。面试前去洗手间更换西装,正在镜子前整装的时候,一位女士走到我身后,看着镜子里的我,叫出了我的中文名字。我回头一看,一眼认出了她,原来是我在出国前所在的那座城市里认识的好友。我们异口同声地说,这世界太小。多伦多市中心的高楼有多座,每座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这几年,每到春节前后,央视就反复播出几则名为《这一生我们都走在回家的路上》的公益广告。这是根据真人真事,专为回家过年的人们而拍的广告。广告里的主人公分别是:在广东打工的贵州农民,集体开摩托车回老家过年,途中餐风露宿,到家后,发现给在家留守的女儿买的过年穿的新衣服已经小了;援非的工程师,几经辗转,从炎热的非洲回到了白雪皑皑的东北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2014-11-28 10:49:15)
前几天在微信上,我和远在国内的高中同学对话,谈到一件比较大的话题时,还没开头,同学问我:"怎么说?是微信?微博?电邮?还是电话?”
他这一问,倒是让我楞了下。原来我有这么多选择啊!随即又感慨不已。
记得我还在国内读大学的时候,离家很远。一封信要走一个星期。每个月和家里联系全靠通信。宿舍楼下的电话永远占线,永远有人排着长队。有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4-11-21 11:59:36)
今年十月的某天下午,还不到下班高峰期,我开车带着母亲和孩子,去Eglinton和Warden附近的SmartCenter购物。车是从东往西方向的,将要右转到SmartCenter的时候,我的车前面是公汽,从后视镜看到紧在我车后面的是一辆红色的丰田小车。
当我右转到了SmartCenter停车场时,听到车后面有很急躁的喇叭声。开始我还没在意,后来孩子告诉我说,后面有一辆车紧跟我们。
我减速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4-11-17 10:41:10)
前一阵,国内的音乐节目《中国好声音》正红红火火播出的时候,那英组的张碧晨唱了一首《后会无期》艺惊四座。我没有看过韩寒的这部电影,这是头一回听这首歌,立刻被歌词吸引了。
“当一艘船沉入海底 当一个人成了谜 你不知道 他们为何离去 那声再见竟是他最后一句”
儿子都会唱了,也开始琢磨歌词了。
“妈妈,什么叫后会无期呢?”
&ld[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4-11-13 10:42:05)
儿子没有去上中文学校,他的中文全是我自己在家教他的,用的是国内的小学语文教材。某天教到贺知章的<回乡偶书>,我给他一字一句解释每句的含义,儿子说:"你还是举个例子吧,有谁小时候离开家到变成白胡子老头才回老家,还说一口老家话?"以他的年纪和经历,是无法想象少小离家老大回的沧桑的。
我告诉他:"例子很多呀。比如说,你外公外婆,年轻的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4-09-29 13:43:59)

在池莉的众多作品中,有一篇很出彩的中篇小说,名曰<致无尽岁月>。开篇如是--- “有的时候,闭上眼睛把头晃一晃,就可以感觉到生命的速度是飞——我的二十岁,分明就在一刻之前。"
于我,生命最初的速度并不在飞。 童年时代,从刚刚有记忆开始,我们家就四处迁徙。搬离一个熟悉之处时,我小小的童心里有些许忧郁,但这忧郁很快被新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