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5-15 18:25:53)
人的记忆是有选择的。遗忘,也同样。 季羡林先生的“牛棚杂忆”-小小的一本书,拿在手上却是沉甸甸的。 季先生,自带清华的严谨和北大的风骨,以81岁的高龄,回忆记录了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十年(1966-1976)。什么样的勇气和动力让他诛心执笔再一遍遍重新经历那恶梦般不堪的十年? 季先生只求记录往事,因此全书行文朴实。我明白他的意思,他不要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8-05-02 19:34:22)
“想你,
想睡你,
想睡醒的时候有你。” 今天看到情诗一首,不知作者,但我猜是个年轻人。 呲啦作响的荷尔蒙,自信中带着狂妄。貌似独孤九剑最后三招,层层递进,招招直指人心,全然不管对手门派套路。 看到有留言,说世风日下,三句话离不开“睡”。 趁着窗外春光大好,咱就聊聊诲淫诲盗的话题吧(来,小朋友们,请自觉回避一下)。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2018-03-18 21:21:02)
我爸我妈都是喝长江水长大的南方人。(两广的同学们,请稍安毋躁) 所以不难想像,我和我哥是吃米饭长大的,这在我们成长的齐鲁腹地是绝对的少数。 小时候,偶尔去同学家,看到一根又粗又长的擀面杖在人家妈妈手上翻转腾挪,貌似孙大圣手中的如意金箍棒,一口大蒸锅在旁边热气升腾,亦仙亦幻。不一会儿,身宽体胖的大白馒头大肉包子就变戏法般地出锅了,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3-07 21:14:04)
我的跑龄不长,前后加起来三年出头的样子。 我的跑距不远,单次超过万米的次数两只手可以数地过来。 我的速度不快,每次被路上同向跑步的大拿们超越后,看到他们决尘而去的背影,我每每都有种自己在跑步机上原地不动的错觉。 可问题关键在于,三年前,我是慢跑几步就要停下来走走的主儿。 今天,生平第一次,我自豪地站在了起跑线上。赛程十公里。气温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7-10-26 20:47:58)
公司里有个大佬叫Josef,我十年前刚进公司时认识的。那时Josef还年轻,高高瘦瘦,刚四十出头的年纪,大概因为常年热衷户外活动,脸上着急地长满和实际年纪不相称的褶子,但这并不影响他自我感觉良好。见面不多久,我就知道他和太太都是土生土长的瑞士人。 几年前我爸妈在我这儿小住,在公司员工聚会上见过Josef两口子。相互介绍后,我妈就操着南方口音亲切地管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1)
我最近两天迷上了《奇葩说》。 老实讲,几个月前第一次在Youtube推荐菜单上看到这个节目时,我并没有给它一个机会。艳丽的舞台背景,夸张的选手扮相,不可能是我的菜嘛!那时我在追“晓说“,心里还多少有些不屑-就连高晓松也媚俗到上综艺节目去霸屏啦?偶然的机缘巧合,听到一个教育界的本家哥哥推荐,便决定去看看。谁知看一集,就爱上了,从此走上一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尽管呼吸着“甜美奢华”的空气,我还是生病了。 但我知道我的病从何起。 周末一群小朋友来我家爬梯。其中一个给我熊抱后,还没来得及掩口护鼻,迎面就是一个大喷嚏。 一瞬间,我想像着自己身手敏捷,像黑色帝国里里年轻帅气的基努里维斯一样,身着黑色大氅,一个慢动作后下腰到地,唾沫星子像子弹般擦面而过。 可事实上,我呆若木鸡地站在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母亲节来了又走了。 母亲们对女儿们的影响却潜移默化,世代相传。 小的时候爱臭美,央着我妈给我买腮红。我妈说,美是要大大的,你这种为美太小了。 我听的似懂非懂。 慢慢长大,渐渐明白了那句话的含义和分量。 大大的美不是砸上银子,动动刀子就能解决的。它需要日积月累,沉淀升华。 我想,它代表的是一个母亲对女儿人生的期许。 如今,大大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12 09:45:42)
我一直都相信音乐是一种高级的艺术形式,比文字,绘画都要高级。音乐可以用最直接的形式直达人类大脑中枢神经,让人产生类似手舞足蹈般的强烈反应。如果刚巧你耳聪脑灵,那恭喜!你中大奖了!中奖率?50%! 根据我家为代表的小样本数据分析,我估计音乐细胞丰富和欠缺的人大约各占总人口的一半。 从小,我们一家四口,分两类人。 第一类是有音乐天赋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迪拜首日: 航班从多伦多出发,一部李安新片后,天昏地暗地睡去。朦胧中醒来,飞行地图上显示飞机途径伊拉克摩苏尔(Mosul),正在巴格达上空一路向东南飞区。我一激灵,真正意识到自己已身在战火纷飞的中东境内。 迪拜,沙漠中用几十年崛起的国际都市,恐怕是阿联酋境内全球知名度最高的城市。据说它的生活昂贵指数排在纽约之前,位居世界第一。还听说世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