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5-16 08:02:03)


茉莉可能是我最喜欢的室内花卉了。翠绿的枝芽,白色或淡紫色、单伴儿或着重瓣儿的小花,当然还有一年到头、绵延不绝的清新、淡雅的花香。那香味从不灼灼逼人,从来都含蓄羞却,和躲在墙角里调皮地眨着眼睛的小花一样。我也喜欢兰花,更常常感叹她的坚定与坚持,——她长长的花期有时会让我突然意识到,美原来也可以被忽略。茉莉来来去去的小花似乎带[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8-04-23 08:57:20)

在有着漫长、寒冷冬季的加拿大,春天从来都是一个令人焦虑的季节。不像迷人、开朗的盛夏,更不像有点儿自负但又多情的金秋,或者威严、大气且从不失天真与浪漫的寒冬…….这儿的春天似乎总缺少些什么,不那么尽如人意。她既可因短暂而让人忽略,又可以用漫长把同样的人逼疯。天总是灰的,还有树,融去积雪却依然泥泞的道路也是…….三月里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总喜欢把法国酒与中国茶做比较,因为两者无论从品种的丰富性、种植(葡萄和茶)范围的广泛性,生产和制作工艺的独创与多样性,特别是从种植、采摘、生产到消费一整个过程中人们所表现出的热衷、热情或者激情都有太多相似之处。茶和葡萄酒几乎就是各自国家的文化符号,至少之一。
提起法国酒你可能最先想到是香槟,或者白兰地?波尔多?其实远远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8-02-08 10:09:20)

一每年夏天都喜欢和家人一起到安省北部的湖区住几天。租间小木屋,白天懒洋洋地躺在码头上漆成红色的穆斯科卡木椅里晒太阳,晚上一早吃过饭,和孩子一道在湖滩的礁石间跳来跳去看日落,看愈来愈大、愈来愈红的夕阳一点点沉到水里,把天和湖染红.......那一刻的红色是动人的、娇羞的,又是从容的,尤其在滚滚来袭的的黑夜面前。…….夜,孩子们都睡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2)
(2018-01-23 11:24:54)
九我大学毕业回家,又和晓华作了几年邻居。爸妈已经搬到北城新房子去了,我留下来,在这里娶妻、生子,开始了自己的生活。晓华算起来不过五十几岁,看着却已像个老头子。每天一大早就穿着绸衣稠裤和彩凤一起到天坛公园炼气功。那时气功正吃香,各路门派林立,功法层出不穷。晓华每次和我们聊天,或者碰巧遇见过来看我们的爸爸,总会把话题引到气功上,说起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3 11:22:16)
八记得是在六月里的一天傍晚,我照例过爸妈这边吃晚饭,一进大门就闻到一股混杂着烟味的饭菜香气。我心里纳闷,谁回来了?是晓华,三口人,晓华又结婚了。四、五年没见,他似乎变了很多,头更秃了,话也多不到哪儿去,更听不见早前的大嗓门,偶尔在过道里碰见,打声招呼,大家都很客气……或者生分。新媳妇是国营副食店的售货员,大概三十七、八的样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3 11:19:07)
五玲姐的新男朋友是个中学老师,不在北京,在廊坊,玲姐叫他宏志。她和姐姐早就透露过了,还秀过他的照片,斯文里带着几分英气。无独有偶,宏志也是出身大家,老爷子也是京城名医。家里九个孩子,宏志排行老八,当年还和晓华同过几年学,世界真不大。都出身书香门第,也都经历了文革的洗礼,但不象晓华,宏志身上还是有不少书卷气,清瘦,梳青年头,蓝裤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3 11:11:31)
三玲姐走了,华哥倒也不寂寞。事实上华哥从不寂寞,他的热情好客不仅仅体现在邻里之间,还有他热闹的朋友圈——尤其是玲姐不在家的时候——按他自己的话叫做狐朋狗友多着呢。有时我纳闷,玲姐在的时候,包括前后十五天,屋里咋就那么消停呢?赶上他休息,家里的门铃此起彼伏就没停过。他的朋友三教九流哪儿的都有,部队的、歌舞团的…….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1-23 11:07:01)
一虽然提前打了电话,可当玲姐打开房门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我和她还是都愣在那儿了,互相望着,好像都在使劲寻找对方身上与记忆相合的的蛛丝马迹。“是玲姐吗?”“真是小丁吗?”玲姐一把把我拥在怀里,紧紧地抱着,然后又推开我,在我脸上仔细端详,眼睛里洋溢着难掩的喜悦。“可不是吗?都多少年啦?那年你才多大呀,9岁?后来上了高中和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12-26 20:32:11)

当孤独的风
不再甘于寂寞
用犀利和尖刻从冰原上
雕出山林的剪影
失落的阳光也拿起
曾经炽热的笔
帮着勾勒:
河流、小屋、牧场、车辙……
天空昂骄傲的头
把蓝色随意涂抹
小山雀衔着电线
从没干的墨迹中间划过…..忘记夏日的激情
金秋绚烂的火
冬,你究竟是终结的图腾
还是开始的宣告?
——归零的时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