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异飘飘

何异飘飘,原创淼淼
博文

接上篇冰雪在夏威夷自序上(附节选:太阳的葬礼) AsawomanIhavenocountry.Asawomanmycountryisthewholeworld. Awomanmusthavemoneyandroomofherownifsheistowritefiction -VirginiaWoolf 自序下 我想记下这些印象这些意识,用什么方式呢?我想长篇小说的肚量最大,能同时容下最美的和最丑的;能是远古的,也能是最现代的;段落能很长,也能极短;能传真,也能参假。对同类也绝不排斥,能容下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缘起 写了病蚌珍珠,恶土绝境,朋友让我写写美丽的夏威夷。夏威夷的岛是我的灵岛,夏威夷的山是我的灵山,夏威夷的落日燃烧我心灵的尘漬,夏威夷绿沙滩的流沙呀,带我去远游……可夏威夷的长歌却是我最不忍唱的歌……那就让自序和片段唱吧,飘吧,扑向燃烧的落日,跟着流沙去远游…… 自序上 如果没有厦门大学中文系的同学好友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十一 很遗憾,我们终究没有能去看到神秘的自动航漂石头SailingRock.我们原来想看完NatureBridgeCanyon里的大岩石后就北上26英里的RacetrackPlaya。可是这个离车场大概就只有1/2英里的的自然巨岩洞也很有意思。里边也有许多可以讲很多天方夜谭般离奇故事的大岩石。我和它们玩着,胡思乱想着是否能用热瑜伽内力移动它们?不,不可能,这些石头如此壮美,它们也是地球母亲的儿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九 白茫茫,静悠悠的大盐湖在柔和的晨光和死亡谷不同寻常的微微冷风中显得格外的凄美,远看她像皑皑雪原,近看她是甜睡着的白雪公主,披着盐制水晶睡袍,六角形的的水晶图案遍布全身,有点水,有点透明,有点神秘。我们想徒步跨越这将近十公里的大盐湖,好好的与她对话长谈。可是到了一半就不得不停驻。因为反常的天气,给盐湖带来了不寻常的水量,六角水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八 哼着“月亮走我也走”,我们回到营地时,我很惊讶怎么“邻居”们都入营了。这个营地英文叫FurnaceCreek。在死亡谷的中心。196英尺海平线下,附近还有一个小木屋区,像个小村子,那里可以买到露营需要的很多东西,还可以洗澡。比我想象的好多了。 晚饭时这里可是一片热闹。这个海平线下的露营地,周围有许多的热带松和椰子树-我想是人工移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7)

六 在太阳下行走于延绵起伏金光闪闪的沙丘上的感觉真的很好。儿童时,谁不喜欢玩沙?长大了玩沙别有风情。那是一种运动瑜伽。玩的时候,你必须聚精会神地感知自己的身体,感知自然沙丘的接受能力,每一步都要让身体脚步和沙丘谈判,和谐后才能再走下一步。太急了,沙丘还没有接受你;定要踉跄颠簸;太慢了,沙丘不能承受你,你定要下沉后退;上坡时,低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五 今天下午,我们在拉斯维加斯机场租了KIA的中型越野车,然后直奔到附近的WALMART,采购三天两夜露营死亡谷的所需食品:10根牙买加大香蕉,俩个加州中型葡萄柚,四只佛罗里达州的大桔子,六片墨西哥全麦大饼,一小罐花生酱,六只糖淋炸油条(DonutSticks)一磅混合烘烤黄豆,南瓜子,和酸红梅子的零食包,两包旅游人的即食“宫保鸡丁饭”,两瓶超大罐百威啤酒[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即是返璞归真,回归自然,文字文章上就不必过于修饰布局了,我只想让记忆随意流淌 -题记 一 在美国的大西南,有一个叫“死亡谷”的国家公园。那里睡着北美最热最干最凄美最谦卑的大盐湖-北美州最低点,海平线以下86米。那里站着连绵不断海拔高达3368米的远古雪峰群,尽管它们的雪水(血液)流不到它们的白雪公主-大盐湖就干了,但它们仍忠贞不移地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马蹄圈在亚利桑那州的旅游重症PAGE的西南方5英里处,科罗拉多河在那儿兜了一圈,在石壁上刻下了一千多英尺的绿水红岩深谷。 一个恐高的人居然在马蹄圈悬崖上举腿瑜伽,这是我骄傲,也是我的福分,尽管那天夜里心悸夜梦,看到自己变成空中飞人,俯冲崖下绿水红河…… 第一次来到马蹄圈,还是2001年的初夏。那时候Page已经成了旅游重镇,游客们多是冲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一 "大隐隐于市,我想在闹市中心踢腿瑜伽,就像在只有风和云的山峰上盘坐冥想。这才是生活的常态,心灵的超常态"。我的一个瑜伽女朋友约我到芝加哥那壮丽一英里(MagnificentMile)的密西根大道上的人群中做瑜伽... 天哪,芝加哥是美国中部的纽约,是欧洲的巴黎;密西根大道堪称纽约的第五大道,巴黎的香舍丽榭大道,是芝加哥的大动脉啊。1871芝加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