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3-29 08:52:38)
(五) 小舞截住吴忧的去路,却先回头对站在酒馆前旁观的素手屠狼和香狐狸沉声问到:“两位何方神圣?也要趟这西域神油的浑水吗?” “我们是《文学之城》帮的,这位是素手。。。” “闭嘴!”香狐狸话没说完,素手屠狼急忙以传音入密的呵斥制止了香狐狸继续说下去:“香狐狸,告诉你一切听我命令,你不多嘴会死啊?真不知道这么多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26 20:45:58)
阅读 ()评论 (0)
(2017-03-25 22:24:35)
阅读 ()评论 (0)
(2017-03-16 09:19:59)
(四)审时度势,吴忧决定不再耽搁,立刻夺路逃窜。从屠狼口中,吴忧知道小舞和她的闺蜜,巴伐利亚的玉恐龙随时会追踪而至,说不定更有那鲜卑人慕容丝瓜和云南玉龙山的苗目分也在追来途中,这几个都是道儿上心黑手辣的凶顽,更是江湖上武功高强的翘楚,其中尤以鲜卑人慕容丝瓜最为令人胆寒。这个慕容丝瓜,早年以一杆判官笔驰骋河西走廊一带,威震南山北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15 10:51:46)

《半梦半醒之间》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我们越过时空相见
每一分钟换成一年 究竟能有多少缠绵
就在半梦半醒之间 我们忘了还有明天
忘了保留一点时间 好让这种感觉永远 迷迷糊糊睁开双眼 醒来你已了无踪影
再回到梦里 梦已不相连 爱你
似梦似真 转眼改变 梦已不相连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3-08 20:43:45)
阅读 ()评论 (0)
(2017-03-08 20:38:56)
阅读 ()评论 (0)
(二) “吱”的一声,正对院门的房门打开了一下,小舞又是和刚才打开院门探出头来观察外面一样,四下看了看,尔后又缩回了屋里,吴忧推测,小舞这大概是重要行动前的最后一次检查了。 吴忧从身上掏出一块方巾蒙住脸,只露眼睛,随后轻提一口气,从隐身的树上弹丸一样弹射到院子里,再一个燕子抄水,沾地即起,无声无息的轻贴在窗户外的墙壁,稳住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30 07:41:52)
很久没写东西了,虚构一篇玩儿,如有与网上名姓,人物,情节等雷同,纯属巧合,请勿对号入座。 《西域神油》 (一) “这雨还在下,看起来晚上不会停了。”吴忧独自坐在小酒馆靠窗的桌子前,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和纷纷飘落的细雨,无奈的叹了口气。 三天前,吴忧和自己所在的帮里的几个帮友喝酒,也是酒喝多了一些,一向看似口无遮拦,爱说爱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2-05 17:29:31)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