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8-24 09:45:33)
退休后做了这件事 前两年见到过网友介绍在网站上出版自己的图书后,曾留言道:“出书容易卖书难”。 去年秋天,赶在亚马孙的CreateSpace出版平台转为KDP(KindleDirectPublishing,专注电子书出版)之前把书出了,因为后者不支持电子书中文出版。书是本人把国内出版的三本书合并增删1/3改用繁体而成。Amazon免费提供书号和编辑工具,销售按需印刷约定提成。 书写得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89年《六四》事后人人过关,会上头头特别警告:凡自行拍摄有关64的照片都要上交或自行处理掉,否则后果自负云云.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1-16 09:25:25)

电信诈骗实录+续 一开始就昏了头,被这小儿科骗术牵着鼻子走,没有怀疑对方身份,一步步套入,现在我方知为什么国内和国外那么多人被骗。 详细写出来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骗子的套路,看来那批人国内不好骗转到骗国外华人了。 我识破过以所谓加拿大税务局要求限期补税否则是犯法的电话,paypal要求我网上update资料的邮件,eBay卖家说买家取消订单我是第一候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情债难还,看二十多年前老电视剧《情债》 世间万物,唯情债难还。 偶尔机缘看了1995年由李幼斌周丽华主演的电视剧《情债》片段,一发不可收拾,连花几天追完这部20集的连续剧。我觉得此剧贵在朴素不做作,就像现实中的真人真事,没有离奇情节,没有地上打滚嚎啕大哭,也没有滚床单之类的噱头号召,全靠演员对白,眼神和肢体语言让观众体会。类似题材的有电影&l[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1.程君 程君,与我在同一所中学读了六年,头三年同年级,后三年高中同班同组,她是小组长,受她领导。大学六年,同校不同系。总共算来同学12年。“君”是出自对她尊重,不是她的名字。当事人过世二十多年了,此文以为对她的追思和怀念。 她个子不高,眼大大的,善争辩,属于说话显得特别有主见的这类女生。功课很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9-21 12:10:32)
弄堂里的邻居1-5 润彩/孔家姆妈/“阿飞”/老陈一家/邻家两姐妹
1.润彩
润彩,一个丫鬟的名字,取名不俗,是李太在广东结婚后带到上海来的陪嫁丫鬟。
1947年前后我家从牯岭路搬到四川北路,比我母亲小一轮的李太成为我母亲最能倾谈的街坊。李太的大儿子年龄和我仿佛,我们先后上小学,经常一起玩。每次李太大儿子来玩,两家相距没几步路,他家还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6-05-12 19:48:37)
杨姐 五十年前的事情了。 我称呼她为杨姐。她比我大上七八岁,中等身材,眼睛圆圆的,脸也是圆圆的,班上,她永远是洗得干干净净的白工作帽和蓝工作服。我第一次见到称她杨师傅,她说自己只是个三级工,叫杨姐吧。 偌大的厂房里三个车间并排,杨姐属于二车间,但她的工作位置却在我们三车间的主任办公室门旁。每次我去办公室看报经过,她总是很热情向我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03-23 09:47:36)

斯人已逝 三十年前与她相识于M市一次集会上。那时来M市进修学习的人不多,我们大龄段的不到十人,大家聊了几句,交换了电话号码和住处地址。 一天傍晚,接到她语气虚弱的电话,说她病了,问我能不能到她那儿来一次。我来不及细问就去了,与她的住处不远,也就是几站地铁。进屋见已有一位男的,是上次集会相识的H。她和衣床上半躺着,腹疼难忍,神色痛苦。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2016-03-18 10:51:34)
“论文“轶事1-4 之一80年代初,大半年工作后写了篇论文投向一工程类学报。隔了两个月收到学报编辑部来信,说题目和内容都好,但审稿者提了些意见,编辑部望我仔细阅读作答复,然后他们决定取舍,并附了审稿者审阅意见的复印件。 审稿者意见前半段属于正常学术范围评说,大意是如果按此论文的衰减常数计算,会得到极其荒谬的结果,并用了一个一维例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6-03-08 14:14:35)
弄堂里的走街串巷小贩1-17
(收废品/卖酱菜/卖糖粥豆腐脑/白兰花/拉洋片/卖棒冰/算命先生/修碗换锅底/卖瓜/磨刀/擦皮鞋/爆炒米花/炸臭豆腐/炒白果/卖夜馄饨/吹糖人/倒马桶车)

上海弄堂里的走街串巷的过客绝对是一景,早年读过一本图文并茂描写上海市井无赖的书,里面写小贩行当占很大篇幅。40年代周璇唱的“讨厌的早晨”,如实描写了上海弄堂小市民生活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1]
[2]
[3]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