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脉

墨香飘雅意,脉语出真情

(所有文章及诗词均为原创,转贴请注明出处)
个人资料
momo_sharon (热门博主)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7-04-29 08:01:45)

更多百花系列诗文,请点击:百花词谱
有段时间没有更新我的百花词谱了,我的距离100种花卉的目标,还有多少路程? 其实,还是写了一些的,只是有些本身是歌曲,放入歌曲类了,比如《芦花》、《板蓝花》等。 这几天气温明显升高,大街上已经有不少人穿短袖了。虞美人、黄木香等迫不及待地秀出最美的姿容,为暮春、也为夏初竞相装扮,无不赏心悦目。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1)
(2017-04-25 06:11:36)


《盼》词/花一城曲/王忠永视频、演唱/墨脉
盼春风沉醉,盼泥土芬芳,
盼阳光正好,盼溪水轻唱。
盼你温柔的双手,盼你慈祥的目光。
让我生根,让我成长。
等冰雪消融,等烟雨微茫,
你再回到这渡口,舀一杯水浅尝。
等冰雪消融,等烟雨微茫,
让前尘接上今生,我又一次为你绽放。
一年之计在于春,一日之计在于晨。
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上海下放老师的悲剧人生
我隔壁的上海夫妇
《孽债剧照》 九十年代有部风靡大江南北的电视连续剧《孽债》,讲述了下放到西双版纳的几位上海知青的遭遇以及他们的后代回上海寻找亲生父母的故事。原作者叶辛,以善写知青题材小说著称,他的作品当中,我最喜欢的是《蹉跎岁月》。 孽债的整个基调比较灰暗,因为大部分孩子都是被父母“遗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5)
(2017-04-16 04:50:49)


原创歌曲《春》词/思豪曲/文心曲视频演唱/墨脉
《春》作词/思豪
莺啼到北窗,燕语绕阁廊。梅谢尤孤赏,桃开冠众芳。
红退埋香径,紫來漫霞光。蒹葭连夜雨,杨柳待晨霜。
平湖凝浩浩,野岸郁苍苍。悄云孤寺远,微浪百帆张。
渐觉清风暖,方知旭日长。闻笛翻新意,鼓瑟动幽篁。
翠羽落高树,梨花试淡妆。双蝶扑粉乐,群蜂采蜜忙。
池浅鱼知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65499/201610/1406623.html纤夫的爱
文学城改版了,不知道该怎样插入文字链接了,求高人指点!
去年唱了首《纤夫的爱》,尹相杰、于文华还有几首好听的对唱歌曲,这首《天不下雨天不刮风天上有太阳》便是其中之一。九十年代中期也是唱遍大江南北的。
据说尹、于二人合作后,尹相杰对于文华暗生情愫,并且为了她一直独身。可惜落花有意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我隔壁的上海夫妇
Q老师,也是上海人,不过和上一篇的陈老师很不一样。 Q老师,高高瘦瘦,像根细长的面条,正合了他名字里的那个“M”字。而且,他永远都是晃晃悠悠的,像根随时要被风吹倒的稻草。自从我看到他那天起,他就没有一天清醒过,每天都沉迷在酒精里不可自拔。 虽然醉醺醺,透过厚厚眼镜片后的眼神却和善,见谁都打招呼,看到小孩还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2017-04-01 06:29:07)

爱花、赏花、惜花,为此写了近九十种花卉。其中一些是到了海外初次所见,在公园里、道路旁、住宅区里。她们的千姿百态,各具特色引得我驻足赞叹,并一次次为她们吟诗裁句。 而更多的则是我曾经熟悉的花儿,每每流连她们身边,便会勾起久远的记忆,思绪飘回到那个小县城,和妈妈姐姐一起栽花赏花的情景。这些花里,注入了我更多的亲情和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6)
(2017-03-27 06:08:00)
文城有不少上海写手,也有不少与上海有关的博文。 我不是上海人,却和上海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六、七十年代有不少上海知青下放到江西,我小姨夫就是其中一员,遇上小姨,相恋成家。生了个女儿,女儿后来通过下放子女返上海政策回上海考了所名牌大学,留在了上海,小姨夫退休后也带着小姨回了上海。 毕竟不住在一块,对小姨夫的了解大部分都是从妈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5)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热播,俘获了不少观众的心,很多博友纷纷撰文写观后感。很遗憾,我一集都没看。 三生三世,是否太长了?崔护一辈子都没再找到人面桃花相映红的那位佳人,只留下“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的千古惆怅;陶渊明倾其一生也未觅得桃花源,未能过上世外桃源的生活。 三生三世,真的太长了,来世我们不知是否再次相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2)

对鸽子,我们并不陌生,和平的象征。古时还是传递信息的重要手段,在军事上大量使用,为保家卫国立下了赫赫战功。 有这样一则故事,不知大家听过没有: (以下内容摘自网络) 【藏在二戰英雄信鴿腿上的秘密】 ALANCOWELL2012年11月28日 SWNS.com 1982年,英格蘭薩里郡一所房子的煙囪里,發現了一隻帶有二戰密信的信鴿的遺骨。密碼破譯工作正在進行。 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6)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