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5-10-09 20:24:25)

米科诺斯(Mykonos)是个位于爱琴海和地中海之间的希腊小岛,说是小岛其实也不算小,人口一万,加上到这里度假的旅客和不时从巨大游轮上下来的过路游客,白天的中心街上近乎于见缝插针了。拥挤的人群加上湿热的气候,下午三点,原本不想上岸的我们却意与愿违地,连同行李一起站在了码头上,身后是渐渐远去的游轮。 也罢、既来之、则安之,区区小心脏岂能扫了大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们这次2015阿拉斯加行的主要目的是拍海鹦(Puffin)。自从前几年看到石头城拍的大西洋海鹦(AtlanticPuffin),那近乎卡通人物的脸和嘴,这“草”就算种上了。迄今知道的海鹦就三种,大西洋海鹦(AtlanticPuffin)、角海鹦(HornedPuffin)、和花魁海鹦(TuftedPuffin),后两种生活在太平洋海域,多见于南阿拉斯加。 拍海鹦有两个难处。第一是海鹦飞得快,体积小,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六年前坐游轮第一次去阿拉斯加,见了那山、那水当时就觉得如此仙境,必得重游,而且必须是“Bootsontheground”的游法。那时打鸟还远没这么疯,没炮没王八盒子的。没想到六年后的今天,不光是脚踩上了阿拉斯加的土地,还把大炮架上了快艇,从海平面的视角,重新观赏了千姿百态南阿拉斯加的湖光山色。阿拉斯加确实很大,想要几天游遍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们[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十分抱歉,去年完成了五集“金秋北疆行”游记后,家中添“丁”,忙得是不可开交。一眨眼功夫,小“丁”已长成了大“丁”,可我脱了一半的“另一只靴子”却还在墙上挂着,下周又相约好友出远门去阿拉斯加打鸟。羞愧地看着满墙的蒿草,罢也罢也,今晚不睡了,拼了老命也要扔下墙上那一只靴子。金秋北疆行之六(完),五彩石城“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5-04 23:22:59)

今年二月底参加巴拿马运河游轮,从大西洋过古巴和牙买加到加勒比海,经哥伦比亚到巴拿马运河,过运河后经哥斯达黎加到墨西哥,再经由LA回来。全程13天,大多时间在海上,最大的活动便是吃,直吃得天翻地覆。
好在经过热带海面时,第一次看到鲣鸟捕食飞鱼的场面(失敬了,随风飞的鱼),同时也恨自己意志不坚定,出门不带大炮,端着70-200,在船舷正理着自己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不是最鲜的,这是第二鲜的溜达鸡汤。”
禾木是个被群山环抱的古村落,那特有的中空大坡度斜顶木板屋,预示着冬季惊人的降雪量,周围的山上遍布着白桦林。深秋的斜阳下,金色的树冠显得非常耀眼。因为白桦树都是同根而生,以极慢的速度由近水的山脚下沿着山坡向上蔓延,禾木周围的群山上密布着白桦树,说明这些山林至少已存在千年以上了。
自从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烤羊肉串吃了,烤羊肝也吃了,该补补羊腰子了。
我们一众摄友这次的主要目标,是喀纳斯景区以及通过喀纳斯区间车才能到达的禾木古村落。每位司机载着我们三个,一路沿着国道向喀纳斯的贾登峪飞奔。
忽然前方尘烟四起,有经验的司机们立即将车停在了国道旁,睡眼朦胧的我被司机的一声吆喝惊醒:”拍转场啦“。我们抓起早准备好的“长枪短炮”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抬头女子低头汉,狗逑辣椒独头蒜”,这大西北顺口溜说的都是狠角。
虽然我们这一路没吃到独头蒜,但一路上大西北的清真面食,却把我这南方人训练成了个餐餐必吃生蒜的角色。
一路上吃得最多的是拌面,吩咐跑堂特别地简单,拌面,三个(拌)菜,西拉蛋(西红柿炒鸡蛋)、二茄子(青椒,西红柿,芹菜)、包菜肉丝(包心菜炒牛肉丝)。每菜必辣,每[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金秋北疆行之二,乌市掠奇
喝一口养身玉米粥,不免荡气回肠,连思绪都飘飘逸逸的了......
还是个调皮的男娃时,我就爱喝玉米糊糊,哪时上海哪去找玉米面呢?六七十年代的上海人吃的是限量配给的大米和籼米,粮店里根本就不供应玉米面。像我这样靠着七十多岁老祖母余下的口粮吃饱了撑的,要喝玉米糊糊的上海人,到还真是个异类。长年在新疆的爹爹见我有这癖[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九点半了,太阳已经升得老高,多余的云雾不知不觉地散了开去。七点多从上海浦东机场起飞,飞机持续地向西而飞,机翼下的平原丘陵地带,已渐渐地被山地所取代,一切是那么自然,同横飞美国一样的熟悉。忽而,从云雾团的缝隙中闪现了绿色梯田的反光,若明若暗很是新奇,我进而意识到坐了三十年的飞机,这还是我第一次坐中国国内航空。
昨天,当我又一次从旧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