溪远斋诗画

听溪不觉远 泊泊入梦长
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8-01-18 20:27:35)
《秉烛的人》文/叶虻其实有一刻我觉得你并不存在而我就像那个举烛走过厅堂的人烛苗在风里跳一下我的心也跟着跳一下黑暗里只有两个是伴黑暗里只有两个才是我们其实我一直存在于你的存在里就像一支烛火存在秉烛的那只手臂才有存在的意义就让风把我们一起吹灭吧就让我们在黑暗中互换一下脑海这次可以由你把我虚构可是我怕我不能胜任我害怕再次看见那个举着烛火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12-31 13:53:12)
《又一年》
这一年如同窗外站台掠过的灯火
脑海里的停顿总比视野多一分深意
这一年如同鸟鸣般起伏不定
枝头的落寞笔锋的萧瑟
还有一些深藏不露的命理
其实你还是在原地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呼啸而去
时光是一个刁钻的写手
刻意把你打造又刻意将你泯灭
这一年如同被风暴席卷的小镇
即使不被埋没也让你与世隔绝
孤独是一种节拍策动是你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11-12 07:02:30)

(2016年二月诗作者叶虻于罗马旅行中的留影) 《罗马假日》
文/叶虻
他知道出于剧情的需要
他的目光需掠过她的肩头
停留在她新式的发型上
他还需要在走过她身边
1.57公尺的地方停下来
佯装那是一次街头偶遇
亚平宁半岛的微风
在公元1953年似乎有种异样的美好
仿佛特意为举起她裙角和衣摆定制
他演技老道甚至一句台词
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一起去看山看云吧》
文/叶虻
我们一起去看山看云吧
至少这一刻我们没有活在幸福的概念里
今天的人们喜欢定义幸福
而我们喜欢小地方的云烟
我们一起去看山看云
感受阳光象荆棘般没有规则
而风有着蚂蚁一样的耐心
和岩松那样的历惊不变
或者去谛听一小段流水
身体里也会有柔软的远方
鸟鸣似乎也并不高深
声音的重量足够跌入耳[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0-28 11:14:11)

《就这样坐在一起》 文/叶虻 就这样坐在一起就很美好
我们没有脱离尘世
但它也有一份遗漏的安谧
我们就是命里的疏忽
命是一道森严的宫宇
放走两个草民它毫发未损 你抬头看云的时候很美
就像是你在更高远的地方俯视它们
流水以沉静的方式进入角色
风是唯一停顿的事物余下的都在律动飞舞 就这样坐在一起就很美好
时间的坍塌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7-10-11 08:42:21)
《渡江》 文/叶虻 天气阴沉象史书中读到的那些 自怨自艾的叙述和轻叹 水声渐阔雾时有停顿但终归是路人 水面柔软而谦逊而水底是王的坐骑 名将的舳舻大臣的书简、、、、、、 历史和淤泥一样的层次浮夸而经不起推敲 一苇渡江的人有放下的执念 不肯过江东的猛汉江水只给他一次破釜沉舟的机会 中流击楫很阳刚却忽略了水的韧度 多少放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见信如晤》叶虻爱情短诗五首
《错过》
当我落笔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
它们就像两只挨得很近的杯盏
我在等待玻璃杯沿清脆的触碰声
但这一刻只有漫长的沉寂
杯中的苦水晃动的玫瑰
饮下这杯人生吧然后各自恍惚至
来世不再失之于交臂的相认
《见信如晤》
其实在你面前的这些文字就是我
它们也一敛平日的潦草和散漫
此刻它们代替我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7-09-23 05:44:21)

《Eklutna湖》 在群山的环伺中 你安静得像一个母腹中的胎儿 只有在如此远离尘世的地方 才能设计重逢才能导演邂逅 我不怀疑这是梦境 如血流深处的鸣响 每一处到达的彼岸 是体内最敏感的神经 我很想让你承载我灵魂深处的睡眠 这尘世的奔波让我疲惫不堪 你阳光下每一个晶莹的动作 多像挽留的手语 你知道我一旦离开你 注定就会不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4)
(2017-09-21 11:25:12)

《午间小饮》文/叶虻穿长衫的人走过玻璃他的袖口掖着街角的传闻新沏的茶叶躲过一小段滚烫的激流它们的沉浮就像我此刻举棋不定的文字我抬眼望向窗外那是另一个城市甚浓的秋意你正转身拐进一座路边的门廊我的脑海接住一枚孤单的落叶在你进门后萧瑟的街道上(图片来源于网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7-09-17 13:51:04)

《小径和叶虻》文/叶虻现在就剩下我们了我知道你想把我藏起来你藏起了好天气鸟的啁啾虫的吟唱蝶的振翅蛹的蜕变这会儿你又藏起了我风过的时候你俯身低语别让他们看见你我会罩着你的我不是山大王他们都管我叫小径这不是一句贬义词但也不是赞许他们喜欢这样唤那些被他们忽视的事物要不你也叫小径吧像我这样把天下的路经折叠成孔雀那样的蓝和林隙那样的微妙说完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