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光鱼影

三天钓鱼,两天上网
博文
这次来的是工厂的哥们,就是那个最先知道高考消息的先知。哥们深谋远虑地说,考试完了,还要政审,平日表现是写在工厂的鉴定上的,不要功亏一篑啊。这一吓,吓得我赶快骑车去上班了,接着在车间里水深火热,好好表现,大冬天穿着一件单衣干活还是满身汗,光荣当选先进工作者和学毛著先进个人。 考试和入学之间是三个月的时间。 娘老人家从南方出差进修回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这是个星期二的早晨,我前一天晚班,半夜回家后又做了几道题,大概两点钟睡了。早晨朦胧中听到楼下有人敲门,师傅,开门,您快开门。我赶紧把门打开,门前站着一个人,带着个女孩儿,但,不是李玉和,是我们工厂的党.委.书.记! 党委书记和我都一愣。我认识书记,但不知道书记怎么找到我家,来我家干嘛?书记也认识我,毛爷逝世以后,我受车间委派去起草毛爷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响应老生兄号召,也凑个热闹。。。 从前说起。。。小时候我的理想最早是当个邮递员,那时没有自行车骑,就特别羡慕天天骑着自行车在大街小巷窜来窜去的邮递员。稍大些,理想就是当个列车员,全国各地跑车,关山度若飞,去看看祖国大好河山。当然,文革一声春雷,这点儿可怜的理想灰飞烟灭。 1972年冬天中学毕业前,曾经有一次在应届毕业生中招收外语生,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