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9-04-02 23:10:09)
从去年十月开始轻节食。轻节食,FastDiet,或辟谷(?)。我的FastDiet非常简单,就是每周有两天只吃很少的食物,通常是两个鸡蛋和蔬菜。在加拿大的时候往往是周一、周二;在北京的时候安排在周末。要说有多明显的效果,有点夸张了,但是逐渐发现两天轻节食一点也不痛苦,身体消化器官得到了休息,身体清爽了很多。轻节食的决定是来自儿子冰球教练的启发。这个教练[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转眼一个赛季结束了,可以简单小结一下了。儿子的成绩单出来了,圣诞节前7个A、2个B,三月底是9个A。这个成绩可能在很多人的眼里不算什么,但这是我儿子的历史最好成绩。我们从来不管儿子学习,完全交给学校。所以我们对成绩是没有任何要求的,之前A、B对半的时候,他有时假装惭愧,我们往往说不错或者很好。我们一直也告诉他学习的重要性,但绝不PUSH他。但我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前一年的春季队我们就没有参加。当时收到了三只队伍的邀请,我们都谢绝了。当时我说今年工作忙,需要经常回中国,无法保证训练和比赛的时间。有的家长当时就说下年就选拔Brick队了,应该加点力度。可我当时就觉的该降降温,因为意识到自己在慢慢地变成了一个狂热的冰球父母。要想了解加拿大冰球父母的狂热,建议看这本书:SellingtheDream。我这里只是列举几点: 毫[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9-02-06 11:25:54)
很多年前一个美国朋友问我一个问题:为什么中国人请客吃饭总是点太多的菜,吃不完浪费了。但是,一定要吃干净碗里的饭,说不能浪费粮食。我试着解释“粮食”在中国人心中的特殊意义。他依然坚持,一块肉的价值/成本远远大于一口米饭。我也无语。当然,现在年轻人已经不这样了,他们什么都可以浪费挥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话说2018年的7月,在本地有一个北美著了名的2008年龄段的冰球锦标赛,TheBrick。这个锦标赛好像有30年的历史了,有很多的NHL球员在10岁的时候参加过这个赛事,所以名声显赫。能够让自己的孩子参加这个比赛是众多加拿大冰球父母(通常不是冰球选手)梦寐以求的目标。作为赛事的举办地,那种热烈的程度可想而知(非冰球父母觉的有病)。入选了其中的参赛队,带来的欣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9)
昨天在评论城里的一篇有关彩票的文章时,我写下了标题中的这句话。 紧接着一个朋友调侃道:平常人都说“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只有得道高人才说:“得之,我命;失之,我幸!” 我相信我不是这个说法的原创,应该是看到别人这么说,深有感触,就记下来了。 领导和孩子一直想养条狗,不管他们如何下保证,我知道到最后所有的职责都会落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1-13 23:07:50)
儿子,十岁了,今年7月开始学Saxophone。我一直承认小儿子有点音乐细胞的,之所以用“承认”一词,是因为他妈妈说那是从她那里遗传下来的。他不会任何的中文歌曲,但我们偶尔哼哼的几首歌,他都能准确地模仿出其中的高潮部分,音高、音准都很好。有关他学习乐器的话头之前提起过几次,让我断然否决。我听说过令人澎湃的成功故事,但就那么一两个,其中还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权力,就是让他人不舒服的能力。有权力的人总是想方设法地扩大自己的权力,也就是为什么中央政府天天喊放权,结果毫无收效。政审,就是有权者扩大自己权力的一种体现。他们就是要给你头上装个紧箍咒,要你听话,否则就让你头痛。有人说别国也有背景调查,可那真的不是一档子事儿。涉及到国家安全国家机密的,背调或政审都是非常必要的。但上大学都政审就过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偏偏要挑战一下!今年夏天,终于下定决心把儿子的冰球给停了。所谓停了,就是不再参加任何有组织的联赛。具体到我们这旮旯,就是不再报名社区的联赛还有那个新出来的HSL。每个熟悉的家长都会问:真的不打了?他行吗?看的出来,他们都觉的我可能有病。实事求是地讲,儿子的冰球水平还是不错的。到今年夏天,总共打了5个赛季,从5岁开始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那个断子绝孙的假疫苗事件发生后,上至圣上、中堂、尚书,下至五毛、五分、平民百姓,或发表指示、或出谋献策,什么一查到底、严肃处理、坚决杜绝等等,总结起来不外乎:1、体制内的监管加大力度,人人都是为民请愿的包青天;2,生产企业,不论是私企的自我救赎还是疫苗生产的国有化,家家都成了良心商家,3,等等。至于以上的种种方法为啥行不通,就不分析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