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四十年前的春晓,带着昨夜的灰尘,沾着初春的朝露,一头撞进北京大学,初识燕园春光好。那年,九州冰雪初融,北大蓄势待发。那年,我们年正芳华。 接下来的四年,我们用火焰般的热情,点燃了一串闪亮的日子。 忘不了,同宿舍的人轮流到图书馆和教室去“占座儿”。轮值的同学,不能吃早饭,要赶在教室图书馆的门开之前挤在门口,门一打开,大家蜂拥而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11-30 08:56:23)
看着眼前匆匆收拾到一起的一堆衣物,暗淡的颜色让眼前模糊不清,我下意识地擦眼睛,眼前仍然很模糊。半小时前收到姐姐从北京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午饭后突然昏迷不醒,送医院了。87岁的人突然失去意识,谁都知道这不是好兆头。挂上电话,镇定一下自己,通知身在多伦多的妹妹,然后就是订机票,订到第二天最后一张机票,心里略微踏实些。这是缘分,自己心里想,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9)
(2016-02-02 18:24:14)

开年向北方追寻北极光第一次听说黄刀镇这个地名,觉得像是一个土匪流窜的不安之地。稍加搜索就发现,这里频繁光顾的不是土匪却人称女神奥罗拉(Aurora)的北极光。早就听说过北极光的神秘与绚丽,有研究说现在正是极光爆发的年景,在等下次要等11年。于是,开年向北方,那儿有北极光。拉上简单的行李,飞机一换再换,终于来到这北极小镇。没有廊桥将飞机与机场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11-01 13:53:36)
朋友来越洋电话说凭白地在日常体检中发现了肾癌。 听说这位朋友得了癌,我百思不得其解。通常听说谁谁谁患了癌症我多会想到一些原因,或是有家族史,或是不良生活习性,肉吃多了,菜吃少了;或是太富有,补品用多了也是问题;或是太贫穷,某种维生素缺乏;要嘛就是性情不够开朗,心胸不够开阔…,总之东拉西扯都能找到点原因。可这位朋友自身学医,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5-04-04 06:56:21)
他死时面色灿若桃花(旧文重贴) 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 1982年2月,77级入学的那批学生毕业了,我幸运地考取了研究生。研究生院在五棵松离八宝山只有一站路,研究生们第一年就住在那里。同学中有一位男生赵同学,来自一个海滨城市,清秀儒雅,聪慧诙谐。大家经常一起上课,打球,八宝山是我们散步最常去的地方。一年后大家各自回所。很快就听说赵同学要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2014-10-22 09:25:23)
­
相隔50年的问候觉得那只是一段必须的生活经历,谁没上过中学?觉得他只是经历中的一个过客,谁没有过童伴?从来没有期盼过,从来没有梦想过,惊喜就来了,来自远方,相隔半个世纪,让人不得不感叹世界之大小,生命之方圆。事起是一位研究生时认识的朋友,上月回国,专程探望他在北京四中的老师,偏巧也是我初中的班主任。老师让他捎来祝福和小礼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3-10-15 08:59:52)
三,四十年前,在我成长的年代,我的国家是一穷二白,吃不饱是常事,吃得好是奢侈。吃鸡更是要到好年景的好时光---过年,婚嫁等才能捞到一口。可是在我长大的过程中,家里从没有人结婚,所以只剩过年才是唯一吃鸡的机会。而阳历年和阴历年只能有一次能吃到鸡。
每到吃鸡时,全家人隆而重之。我和姐姐妹妹穿上新衣,早早坐在桌边等鸡上桌。印象中妈妈总是先把鸡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旧文重帖)二零零一年十月六日,星期六。今天,纽约附近的许多教堂都在做同一件事,为世贸中心在9.11事件中遇难的人们举行葬礼。我的朋友小王就是遇难者之一。如果说,雨是上帝的眼泪,今天算是应验了。早上睁开眼睛就是乌云满天。十一点钟葬礼开始的时候,雨已经猛烈起来。今天来得人很多,教堂原有的两百五十个座位不够用,临时添加了几十张椅子。众多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3-08-05 09:19:24)

   第一次知道自己不是从垃圾堆捡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岁了,正上初中。那几天我羞得不敢正视任何人的眼睛,总低着头猜测,周围过往的人们都知道这件事吗?他们早就知道了吗?知道了还这么昂着头满街走,他们不害臊吗?后来慢慢就接受了这个观点,我的确不是从垃圾堆捡来的,住在隔壁的小妹和住在对面的利峰都不是从垃圾堆捡的,他们和我都是从娘肚[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8)
正值暑假之际,不免老友相聚,那日偶见一守则,不禁玩尔,稍做修改,转载如下。各位大侠可根据自家酌情运用。祝相聚快乐。
《转》北大毕业N年聚会和谐守则。A、禁止攀比职位。少年得志的请照顾大器晚成的,后来居上的请礼遇小时了了的,出人头地居高位者最好展现您虚怀若谷的气度,无名英雄基层人员不妨保持您不卑不亢的姿态。B、禁止攀比家产。腰缠万贯的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