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8-07-27 13:21:14)

第一门的考试结束了。木子没费什么劲儿,用了两周时间,90分,过!可是通过这第一个入门学习,木子并没学到地产经纪的必要性在哪里,书上那些冠冕堂皇的说辞一点儿新意都没有!刚刚与李剑的聊天也没能对此聊出个子午卯酉,这让木子有点儿沮丧。于是,他想起了好像是萧伯纳啊还是谁说过的一句话:所谓专家,其实就是对大众的阴谋。是啊,来加拿大这么多年了,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8 13:30:57)

木子还是比较了解李剑的。这小子思想前卫,愿意尝试新鲜事物,做起事情也喜欢特立独行。别人激进时他保守,人家保守时他激进。“我说你小子就凭这些不靠谱的推断来指导投资的?你这就好比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杀猪!我看算了吧,我还是问问老婆大人,看她说到底是涨是跌,估计更可信些!”木子揶揄着李剑。“没错,靠我说的这套理论投资房地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13 13:51:33)

E-learning的网上教程编写得相当不错,木子很喜欢。整门课程一共九章,每章后面设计了两套练习题。木子给自己设置了学习时间表,共15天,每天完成一章的阅读和练习题。后面几天只review每章的后三节,即知识点总结和那两套练习题。学霸木子制定的这样的学习计划被不久后的考试证明是有效的。不过,通过这门课程的学习,木子并没有找到关于地产经纪存在的必要性有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8-07-10 10:03:38)

当然不是这么回事儿啦!木子虽然是个对未来悲观的人,他对现实很满意。之所以想考个地产经纪牌照,只是因为他想了;就如同当年他想移民加拿大并不是为了逃离父亲的“折磨”,只是因为他想移民加拿大了,而已。木子虽然是个典型的理工男,他却是个靠感性做决策的人。过去他给太太做过各种头头是道的理性的,逻辑的房地产市场的分析和展望,那完全是他感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06 19:00:15)

2017年注定是一个动荡和奇葩的年份。在这一年里,有人推特治国,有人选择爆料;有人抱团取暖,有人另起炉灶;有人一脚踏空,有人哀叹被套……而多伦多的房市在这样的混乱中,也像木子的房事一样,不妙!一直以来,不管海外华人如何的自我感觉良好,他们是一群被边缘的人。直到近几年,情况才稍有改变,尤其在拥有巨大华人社区的多伦多,随着房市的火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8-07-05 11:41:30)

半年没有做那事了,因为房市不好;房市不好,太太的心情就不好;太太心情不好,房事就少。木子是一个学富五车,却又优柔寡断的人。从小受父亲的熏陶,木子对前途总是很悲观。在木子年少的记忆中,父亲是那种成天疑神疑鬼的人:不是今天怀疑自己得了各种癌症,就是明天确信自己活不了几天了。由于父亲是个相当高级的知识分子,他的每次怀疑都有着详实可靠的&ldqu[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7-06-16 09:13:04)

给那些经历过没来得及回味的人读;给那些尚年轻但已开始怀旧的人读!同样没有尽头的是我的纠结。齐柏林飞艇乐队的那首伟大的【StairwaytoHeaven】并没有真正荡涤我的灵魂,因为当李剑的电话打来时,我仍没走出纠结。“怎么样?哥们儿那一千吨到底成交了没?”我刚回到住处,李剑的电话就到了。伦敦那边收盘了,李剑应该准备回家了,他肯定以为我还在办公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14 09:00:22)

给那些经历过没来得及回味的人读;给那些尚年轻但已开始怀旧的人读! “等等,等等,万总,我还得打断你一下,你这可有点儿玄,我有好几处都不太明白。”万总不知不觉中又进入到了讲课模式,只是这次课的内容有些玄奥难懂,我不得不半路举手提问。 在这之后,我们仨就共同关心的问题交换了意见和看法。什么莱茵资本主义啊,什么犹太人的兴衰规律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6-12 10:51:42)

给那些经历过没来得及回味的人读;给尚年轻但已开始怀旧的人读! 虽然预埋止损单的减仓行动是我们达成共识的,可毕竟这主意是我出的。目前,市场这戏剧性的变化让我沮丧。 不过,我的沮丧并没有持续多久。就像所有让人出乎预料的剧情一样,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把我的情绪从沮丧拉回到了窃喜。 事情是这样的: 希尔斯大厦(SEARSTOWER)之于芝加哥,就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04 12:16:58)

记忆像潮水一样又一次卷过我的脑海。。。 北京的初夏。那天,和往常一样,天气很好。 我拿好夹子,里面夹了什么书,现在已经记不清了。把帽子故意戴的有点歪,因为我知道一会儿你就会帮我正过来的。我非常喜欢这身学生装,那深色映衬着年轻的面孔,庄重而有活力,虽然别的同学仍叫我老学究。 “你今天怎么没戴帽子?” “谁现在还戴帽子[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