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Hello, IhavetwoextraaccupulsingdevicesthatIuseforselftreatmentforspringallergy.IfyoulivenearPhiladelphia,Icandoademoforyou.YesIdochargeafeefortheselftreatmentexperienceIaccumulatedovermanyyearsofmiserablespringallergy.PleasecontactmethroughQQHforthelocationofapubliclibraryI'llbedoingthedemoat.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5-04 11:25:53)
李丹脑子里有这个念头已经有好一阵子了。 其实她周围也有好些个向她表达过爱意的男生,其中还有几个名校毕业的,可惜个子不怎么高,个子高的却是从不知名的学校毕业的,总之就是没有化学反应。 她第一次注意到张勇时,那天正是他刚打完篮球,脱下来的外衣衣袖随意地搭在显露着肌肉的双肩上,笔直的上身,健美的长腿,两手来回扔着篮球在一帮往宿舍走的男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1-13 19:59:10)
大选之前我写了几篇短文“我看希拉里”。现在回头看来,我也算是她的不那么热情的支持者。她的败选,我感觉就像是自己的球队输了似的不得劲,但也不是太意外。因为她丈夫比尔初选时到我们附近,我们去看热闹,居然去的人连一个很小的体育馆都没填满。而新闻上说川普的集会常常是在大体育场,人气很高。当然不乏去看热闹,看看这大嘴的主张到底靠不靠谱。[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6-10-12 18:17:09)
川普毕竟是真人秀明星,在媒体里浸淫过挺能抓住过去几年失势的人们的心理。但他实在太出格,让人觉得听他迎合选民的竞选口号应该投他的票,但gutfeeling觉得他太不靠谱不能投票给他。所以俺决定投票给希拉里,但把参议员,众议员的票投给共和党候选人。那样如果希拉里当选后执政方针不向中间靠拢的话,共和党的参众议员能中和一下以免太过极左。如果她实在不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11 14:09:31)
正如川普所承认,希拉里的确是个工作认真勤勉又坚持不懈的人,她的口碑不仅在民主党甚至共和党同僚里都很不错。但是,她的竞选理念听起来很是政治正确,甚至挺乏味的。有点像policywonk讲政策细节能把人给讲睡着。还有就是她虽然出身中产家庭,但她养尊处优这么多年了,是不是已不太接地气,不了解一般老百姓的忧虑所在。她丈夫比尔比她有演讲才能,也挺能摸准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10 19:46:00)
从ClaireUnderwood身上,可以猜测Hilary大约也和她一样屏弃儿女私情,注重于自我实现。当然,Hilary和Claire相比朋友比后者多多了,有很强大的supportsystem.而Bill又是很受欢迎的campaigner,他于是用自己受欢迎的程度按照2008年是否支持Hilary来决定是否为某位政客campaign. 所以不管Bill如何花名在外,她始终不与人讨论这个话题,而注重于如何在历史中留名。但是她坚强的外表之下,掩盖的是伤痕[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10-10 14:20:45)
我个人一直是很欣赏希拉里的,2008年我还特意注册民主党以便初选时投她的票。但是我对她为了拉选票,说自己冒着枪林弹雨去前南斯拉夫访问,被媒体曝光说假话很失望。她初选输给奥巴马也很令我失望,觉得她任人不当从而对她的领导才能产生怀疑。为此,我还专门到图书馆找了一本最新的关于她的传记《HRC》,看看她是如何把唾手可得的民主党提名输掉的。看完之后我[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6-02-22 20:10:24)
公司里的华人同事在微信上看到我参加了2/20的挺梁游行,今天见到我就说他不赞同支持梁彼得,理由是司法应该独立,不应该受政治影响。还怀疑这场游行的组织者的身份,说是来自重庆的为中国政府游说国会的人士。他认为梁彼得的心理素质根本就不适合当警察。他认为这场游行效果会适得其反,认为我们应当争取主流的同情。我心想,靠,主流,我TMD就是主流!拜托,您老兄该不是活在[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题自一烈士纪念网站
纪念抗美援越时为国捐躯的叔父
叔父是一名抗美援越时为国捐躯的烈士。他牺牲时,我还年幼尚不记事,长大后记得爷爷奶奶的厅墙上挂着有他名字和照片的烈士证明。照片上的叔父身穿白衬衫,浓眉大眼棱角分明的四方脸显得年轻英气勃勃,我曾经经常盯着他的照片看上半天,心想他若活着的话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是像祖父那样沉默寡言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9-25 13:40:09)
每当我看到Clematis时,就会想起唐,和他身后留下的妻子简和一双儿女丹尼和米歇尔。 唐和简是我们原来住的小区里的邻居,是小区里唯一一对黑男白女异族夫妻。他俩和我在一个制药公司工作,我和简还在同一个部门工作过。因为部门性质关系,我和唐在工作上还打过交道。此外我和唐还在公司举办的培养孩子科学兴趣的ScienceFair上一起做过义工。因为孩子差不多大又是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