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6-04 08:38:32)
两德合并后的1999年,在恍若中国或者苏联的某个大城市的耸立着一栋栋灰灰黑黑的火柴盒大楼的东柏林,看到和同胞一样的拘谨不苟言笑的前东德人民不怎么友好的看着我们几个亚洲人。在基本恢复1945年前原帽的西柏林,热情洋溢的前西德人民让我们拘谨的心情也放松了不少。站在残缺的柏林墙前,似乎有点明白为什么柏林墙会倒掉,也在想中国的那堵看不见的墙却不见有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