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寻梦

信手寫來.不成文的東西.以能敍事.逹意.抒胸臆.發情思為的.不吝指教諸君.在此先表敬意 !
博文
近來,特別是美國副總統彭斯先生發表"檄文"以來,國內外的反應是比較强烈的。應該說彭斯先生是一個有心人,這是難得的,比起那些混吃混喝的自詡者强多了;他又是個有才之人,通篇文章彰顯主題,應該說用盡了苦心去組識,构思而得以成文;該文應該說是有說服力的,也就是說是有煽動性的文章,作為一個學習寫文章的人,我在此向彭斯先生致敬,并表示向他學習。當然這是以撇[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10 07:07:46)
前些天,是母校"福建省私立上杭古蛟中學"八拾周年校慶。茲錄零八年十二月十六日所作以誌之。 憶母校.懷創始人傅柏翠先生 白髮憶少艾,文昌受學忙;繽英紛四海,最憶傅先生。 又及:今年十月三日;母校行八十周年慶典。建校,時值一九三八年,是時也,倭人侵凌,河山破碎,"朱毛"北去,抗戰軍興,先生為國家謀,破家興學,創建此"私立上杭古蛟初級中學",冀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10-03 23:47:58)
說到此等事,本來無謂置喙的。 一個藝人,也還是人,就算是有些人認為她顔值高些,也就是一家之言而己,俗雲燕瘦環肥,各有所好。今日道來,今非昔比,此人己是一個不干不浄的逃稅者了。 本來,不一定要學過稅法或財經專業的人才知道有"避稅"一說,也就是鉆稅法的孔子,合理地少交稅。大家心照不宣,走足了程序也就是了。 問題出在哪里呢?不是那位"名嘴"身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天字第一號喜訊!特郎普和金三"墜入愛河"了(當地時間29日西弗吉尔亞州拉票時特郎普所雲)。如此"弃核"有望了,金三又有好日子過了,制裁可以放松了,好吃好喝又不在話下了。事實上是不是己經形成了一個怪圈:金三每說一回謊,都能得到些好處?這個世界怎么了?還真令人參不透。 年來,全世界正為金正恩的核訛詐頭痛,東北亞烏烟瘴氣之際,特郎普和金三的"弃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國家發展一日千里。春風得意,高歌猛進的日子也過了不少個年頭了,是時候花時間檢討得失,填平補齊,以利再出發的時候了。可惜的是,促使國家痛下決心,肯花時間全靣深入檢討,做好自巳的外部促進者是特郎普先生,因此中國應該給特郎普先生發一個大勛章。 俚雲:一要好,兩頭來。意思是雙方都有所图,互利,互惠,朋友也好,生意也好才有得做。自鄧大人南行至今,雙方各取所需,中[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看來特郎普先生,是個"大嘴巴",翻來復去,就是說跟誰都是"好朋友"然後就是一巴掌。說他口蜜腹劍似有抬舉他之嫌。說他是個"爛嘴巴"也不妥,似有輕敵之嫌;大敵當前,輕敵是要不得的,死虎要當活虎打,何況是活生生的特大爷呢。 特先生的伎倆,看來有限,是否"江郎材盡"可見端倪,但人家財雄勢大,霸道慣了,旁門左道防不勝防,近日美方所為,在戰術實施[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看到中美貿戰,對等提稅,真令人哭笑不得,一則,中美貿易本來就不平衡,拿什么來對等啊,這是小學生都明白的,有人會說,我還有其它办法呢,好,我問你,人家就沒其它办法了嗎?二則,提關稅是特先生首先動手的啊,人家是謀定而後戰,你呢?跟着做啊,順着人家的路子走,鼻子被人家牵着走了,舒服嗎。三則,我們產能大,有些產品,加了關稅,還有利可图的,就賣;無利可图的,那就可賣可不賣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父親大人是一個沉静的人,如果出言的話也就是短短的幾個字,記得在某年某日,我秉告父親,我將出差去了,父親回應曰:去福州嗎?我說:是。也不知道他老人家是何從知道我此回去的是福州的,但我明白,此行必需對柏翠先生當前行止,有一個明确回應了。"去福州嗎?"就包含了回應和要求,我心中當即決定,要使多年我們父子的宿愿得偿,我也必需盡量讓先生能得到一定程度的心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當初,特郎普先生上得台來,氣勢汹汹,長袖狂舞,直令人摸不着頭腦,再氣定神閑,泠眼旁觀的人,也有點費心思了。 今日觀之,特郎普先生所為并不新鮮,凡大國摶弈.決勝疆塲,無非文,武二字,武就不談他了,自從朱毛軍在彭大將軍統率之下援朝一役,中美相持至今無大的直接戰事。此處所雲是無動武之事,而貿易戰,自彼時早己開始了,或問.自韓戰以來,何日無之?如果說有不同時期的話,那[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8-07-21 02:25:59)
五言一首。某年,父親隨先生於蛟洋圩夜歸,月色下,於文昌閣穚頭賭酒,以腰間金戒為資,所得金戒盡抛水中以摶一响。 危機起蕭牆,辛苦為誰忙?抛金摶一响,可否慰衷腸? 又及:時閩西"左魁"林一株,邓發等,以所謂"社會民主黨"案迫先生甚急,兵臨古蛟,先生不得己,拥兵自衛,唯不忍相殘,屢避之。然心中之郁悶難以排解,是時也,酒酣,以腰間所儲悉抛穚下流中,謂"有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