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清早从酒店出来 然后去了华沙大学图书馆,那里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我对华沙最欣赏的,是图书馆顶上的花园,该花园有1公顷的面积(1万平方米) 图书馆外墙有乐谱,数学公式,分子结构 在图书馆的屋顶花园上,看华沙的最高楼,就那么几栋 然后去了哥白尼科学博物馆,里面有许许多多的实验 面对的镜子,灯光变暗后,镜[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我觉得华沙有两大主题,一个是前一集所叙的壮烈的华沙起义,还有一个就是无处不在的肖邦。 前面说过,华沙的机场以肖邦的名字命名。头一天去的皇家浴场公园里面有肖邦塑像,每星期日傍晚有免费的肖邦钢琴演奏会。就是我们住的酒店的会议厅,也以肖邦的名字命名。 接着几天看到的还是不断地被提醒,这是一个肖邦的城市。 整个波兰有15个这样的凳子,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虽然Uber一点都不贵,不过华沙公交系统非常方便,还是觉得乘公交比较好玩。因此买了72小时的公交票,36块钱(差不多$10)。可随意乘无轨电车、有轨电车、地铁。 临行之前下载了一个华沙公交系统的appJakdojade,输入出发地、目的地,会自动推荐所乘线路。可到了那里才发觉,输入的英文目的地基本上那app识别不出来。不得不求助于GoogleMap,但是发觉相当的好用。GoogleMap[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乌克兰的Lviv回到波兰,第二次进入华沙。开Uber车的是乌克兰人。因为我知道有很多乌克兰人也去了俄罗斯打工,就随口一问,他为什么不去俄罗斯打工。他直直地回答:他们正在杀我们的人,我怎么可能替他们打工?这个结是太大了。 酒店选择了科学文化宫对面,因为那里附近有最大的shoppingcenter(虽然没时间去光顾),门口有去老城的公共汽车。科学文化宫又是华沙最高、[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波兰夹在德国和俄罗斯两大国之间,所以历史上它的命运比较坎坷。1795年就被德国(那个时候叫普鲁士)和俄罗斯并吞。死于1849年的肖邦也无法被名正言顺地安葬回自己的祖国。 上图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版图,没有波兰。 到了1918年二战结束后,德国被打败,列宁的新政权刚刚建立,千疮百孔。在美国的鼎立支持下(当时美国是Wilson总统),波兰开始第二次立国。波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Lviv第四天 这是在乌克兰的最后一天。清早起来,看到附近一个hotel有自助早餐,200块($7)一位。 然后步行去了IvanFrankoPark。IvanFranko是19世纪的乌克兰诗人、作家、经济学者、政治活动家。
IvanFrankoPark IvanFranko塑像
IvanFrankoPark对面IvanFranko国立大学 继续行走到监狱博物馆(LonskyPrisonNationalMemorialMuseum) 这是一个最早在1923年由波兰人建立的监狱,后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Lviv第三天 这个国家的落魄不仅体现在GDP和收入上,而且也体现在人口。独立后的1993年有5200万人,到2016年下降到4200万人,整整少了1000万人。据说有400-500万人去了波兰,100-200万人去了俄罗斯打工。 关于这里女人多于男人的传说是确确实实的,每100个女人,对应只有84.8个男人(作为对比,美国是97个)。要是年轻dating时有这样的比例,对男孩来说该有多好,因为即使是牛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Lviv第二天 一早起来,出门看见隔壁的花店,有人在蹭拍美照。 去了离开老城不远的CastleHill山,走过去,再爬一段山一个小时不到,在山顶上俯瞰老城。有趣的是,在一个游客不多的地方,却在那山上出现一车一车的旅行团。由于历史的原因,这些游客基本上要么来自于德国,要么来自于波兰。当然因为目前反俄,又处于双方边界冲突的状况,没有什么俄罗斯人去那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Lviv第一天 安顿好以后,立马去楼下找早饭吃了。因为在老城里,饭店选择很多,反而有点挑花了眼,花了不少时间。最后在一家转角处的饭店,一边吃早饭,一边隔着窗户观望过往的行人和有轨电车。老城不大,东西、南北方向都不超过一公里。 在左边的饭店 帐单来了,130块(约$4.6) 早饭过后,参加了当地10点钟的freewalkingtour。 大屠杀纪念碑,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Lviv 大清早,火车到达Lviv。 古老的Lviv建于1256年,现在有70多万人口。由于二战没有经历过激烈的战斗,很多建筑得到了保留。几百年前曾经是德国、波兰、奥匈帝国统治的地方。因为几次大火后的重建,曾经邀请了意大利的建筑师,从而又多了许多意大利的建筑色彩。 过去一百年以来,
1918年(一战结束后),它再次成为波兰的土地。
1939年因为德国和苏联共同瓜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