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博文
(2017-08-31 13:13:50)
我家住在小镇南部,如果想去北部,中间必须穿过一条火车道。它是东起芝加哥市中心,西达远郊区县的客货混用线,除了通勤客车,有时会有一望无际的货车缓慢经过,一旦被截在一边,不论你多么着急也只能没脾气。 有一天我赶往城北去办事,就不幸地遇到了。前面已经排了一个街区的汽车,而拦路的货车咯噔咯噔踱着方步,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我要晚了,扭来拧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这几天好像是多愁善感日。 先读了一篇朋友的文章《父爱如山》,回忆在农村做木匠善良敦厚的老爸曾对他的无比厚爱。最令人心痛的是当他刚开始有钱了,正准备过年时给爱喝几盅的父亲买几瓶好酒去孝顺,父亲却因病离世,他没有见到最后一面。他人生中第一次真正放声大哭,哭了一整天,然后将几瓶父亲一辈子都喝不起的好酒全部洒在了坟头。最后一句是:一眨眼二[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6)
(2017-08-12 11:53:47)
又是春暖花开的季节了,离暑假也屈指可数,为了回国探亲办签证刻不容缓,于是在一个星期四的早晨我出发了。根据多年的经验,领事馆是个不可捉摸的地方,官网说的不一定算,窗口后面坐着的女士有终极发言权。 因此有用的没用的最好都带着,护照、驾照、现金、信用卡、支票本宁滥勿缺,若需排队等待,书籍、手机、眼镜、耳机更不可或缺。我平常背的包不大,尤[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0)
请看今日城头《为何美国女人都在打渣男,中国女人都在打小三》,照搬我的《打渣男还是打小三》,未标明出处,完全是以自创的口气,请问这个海外同城是个啥东东?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7-04-16 20:13:44)
佛罗里达周有个叫Bre的黑人年轻女子,最近在网上大火,原因是她意外地发现男友欺骗,与她恋爱的同时私藏其它女友,因而对他大打出手,并即时通报到Witter上。
两天前男友告诉她要去纽约几天,看他妈,老太太生病了。当晚她住在他的公寓里,亲眼看着他收拾行囊,第二天早晨两人一起出门,在停车场吻别,他开他的车去机场,她开她的去接活。她是名Uber司机,顾客[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7-02-04 12:06:16)
还是上个世纪末呢,有一个夏天,一位大学校友从香港来美国东部参加学术会议,要在芝加哥转机。不早不晚,我因为更换签证刚好会休假一周,便与他满心欢喜地重逢叙旧,并义不容辞陪他四处乱转。 校友是位帅哥,叫他小李吧,身材颀长,面容俊朗,穿着干净时尚,不管多差的眼神,在人堆里也不会漏过他。这还不够,他成绩也好,并擅长文艺,最可贵的是从不恃才傲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到年底了,又是一个买买买的季节,各类商家都积极分发促销广告,其中保险经纪人John的邮件照例如期而至。这位老先生很久以前我就人寿保险的有关事宜向他咨询过,尽管最后没从他那购买,但也并没把他从通讯录中山删除,故每年仍会收到他的节日贺卡和业务更新的讯息。 我毕业搬到芝加哥后不久,曾经每天从北部的住处开车穿过环城的湖滨大道,到市区西面一处公司[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若干年前的某个春日,当我打电话告诉国内的家人我辞职了,终于可以回去多住一段,那边既兴奋又震惊的复杂反应,即使隔着半个地球,也准确无误地传进我的耳朵。 相对于老妈的无语,兄弟们的惊讶,一向性情温和的嫂子态度激烈。她认为女人要自立,不能因为有了孩子就放弃事业。她担心我会变成黄脸婆,甚至假如-就是假如-再遭到抛弃,将会变得一无所有。 尽管[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2016-10-04 10:48:09)

经过10个小时的地方火车,2个小时的国内航班,外加14个小时的国际航班,我终于稳稳地降落在芝加哥O’Hare国际机场。一路心中辗转反侧,对申报不申报我那只心爱的小鸡,患得患失,把可能出现的结果颠来倒去反反复复排列组合了个遍,最后一咬牙决定实话实说,就是它吧。 老天保佑,海关的帅哥在一张纸条上写上了俩词“CookedChicken”递过来,我就算没事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2016-09-15 15:17:10)
坐了20分钟连接西郊和市区的火车,我进城办事。从联运车站的电梯升上地表,正赶上午休时间,人们纷纷从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中涌出,沿街的大小餐馆生意红火。绿绿蓝蓝的芝加哥河,载着白色的游船,穿过每条东西走向的马路,与往常一样悠悠地流淌着。 这块地方我非常熟悉,每寸土每座桥都走过。不过新鲜的是,好像第一次发现有这么多穿粉衬衫的男士。这天的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