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6-12-25 17:03:21)

这几天天气渐冷,有点像南极时的夏天,于是想起了那首没敢交卷的诗,那首诗的意境.当时,我们的船刚过南回归线,遇上了南极行的第一场雪.甲板上很多人有些沮丧,可那个在船上工作的波兰鸟类科学家,她却显得格外兴奋,脸冻得红红的,走近我,然后说,南极的蓝色在没有阳光的阴雪天里,颜色更深,色泽更美.幸好我从她那里学会了欣赏阴雪天的南极蓝色!那真是一场意外的美丽.也许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是旅行团的最后一天,伊丽沙白还是喜欢用上海和孟买来对比.我又一次告诉她,没法比了,上海可是今非昔比.后来我渐渐明白,她对孟买的情有独中,是因为她儿时在这里住过,也许那时候就染上了英国佬对孟买的情节,还很有诗意地对我说"如果说印度是英国女王皇冠上的一颗钻石,那么孟买就是那颗钻石的最耀眼的一道光芒"的旧句子来.太过时了,对于英国人的诗意,那是过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晚风是从阿拉伯海平面上吹来的,它轻轻地抚过港湾,越过印度西南部小城科钦,在河面上留下了纹纹画?后,再朝向东方,略过富庶的水乡泽地,然后就不再有力气拱过山岭了. 我们在这阿拉伯海与西高止山之间的泻湖上不辨东西,漂行了三天之后,今早在这港湾城市科钦上了岸.于是山与水间的内容似乎条理清晰起来:泻湖里密如蛛网的百纳万溪,归根结底都是几江西水,几江西流,最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昨晚的雨停了.早晨,船老大过来指着船上椰子席墙上的Backwater地图,告诉我今天要走的航线.其实,我正在面对蛛网般的图发呆.就连昨天下午是在哪上的船,船行了多少路还在画浑.这印度的南部水乡,喀拉拉省的Backwater太复杂.它是由数不清的湖水、運河、江口还有44条江河混合在一起的大三角洲.随着季节,有时这些河水流进海里,有时海又回吞河流. 昨天可是点背的一天,我和T被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印度的行程已经过半,十几天的奔波后,渐渐的莫卧尔王朝留下的那些红色伊斯兰建筑不见了,而根深蒂固的印度教奇葩多了起来.这时,到达一个比印度还印度的地方,我的那份渐渐涨大的好奇,又被涂上了一层玫瑰色的鲜亮. "瓦拉纳西比历史还老,比传说还老,比神话还老。"马克.吐温把它说的这么"老",是因为它随着恒河的神话在岸边上生长了6000多年了.怎么去[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爱为何物?我们的老祖宗困惑了几世几代的大难题,昨天我似乎在阿格拉找到了那看得见摸得着的实在答案-泰姬陵.而今天的火车"咣当当,咣当当"地就载着我们,背对着这美好的答案,渐渐离去,让我还没来不及彻底地回味,另一个新的世界遗产"神圣的色情"庙宇建筑群就已在四百英里的远方静候我们了.还好,我们不是乘飞机捷径到达克久拉霍,而是从阿格拉先乘四个小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泰姬陵南侧正门的大红高墙下,早上六点多钟,进门参观的长龙队伍就已经是绕的里三层外三层.游人都是为看早晨的泰姬陵,看她那披满金色朝阳的美丽.天刚刚亮我们就已排在了长队的前头,还给守在陵墙外的蚊子献了几滴鲜血.于是乎"眼泪"情节"上来了.而这种情绪品尝泰姬陵最好.是泰戈尔老人家说的她是"一滴永恒的爱情之泪”. 我环视着周围拥挤等待的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今天我当了一天老虎狗仔队员,才知狗仔队员的辛苦.早上天没亮就出发了,非常兴奋,但怀里揣着的是一半殷切希望,因为在伦滕波尔Ranthambore能看到虎的运气只有百分之五十.Ranthambore过去不是国家公园,而是马多布尔王公的私人狩猎地.昨天下午我们在山顶上的伦滕波尔堡里已观察好了地形,整个保护区都是伦滕波尔堡的城垛和遗迹,方圆400公里主要覆盖的是茂密的森林和一些灌木丛,[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这次来印度,我们选的时间是要赶上印度的重头戏,每年一度的骆驼节.在此你不仅能见到几万只骆驼集中在一起的宏伟场面,而且你就像生活在这里的印度人一样,和集市上的男女老少们擦肩而过,感受到他们是那么喜乐,兴奋还有亲情.他们深褐色肌肤衬着强烈的色彩的服装,阳光下映着大漠特有的荒广黄色,那场面是我从没见过的一种万紫千红,一种纯粹的文化风俗的美丽.什么国际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从新德里到斋浦尔,雾霾的面沙一层层被掀开,天终于透出了微蓝色.无论怎样城市能依山傍水就算漂亮之列,更何况在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亮点活动--作客婆罗门人家.但为啥加州那两位摩登女子宁愿呆在宾馆里,不去呢?我仔细回忆她们白天对住在美国的印度人调侃:最怕印度顾客,死缠着你打折;印度人很少给小费;同印度人签成合同像经历了一场恶梦,,,,,,,,,.我还记得她们的话也让[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