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颜酒坊

其实,我一直在寻找一种叫“幸福”的东西,现在我发现,她还有一个名字,叫平静。
个人资料
博文
毫无疑问,这篇文章是针对前几天云易的那篇《一个快乐的童年,胜过一万张100分考卷》而写。虽然我以前也常常读云易的文章,但这次,我完全不能赞同她的观点。 这篇文章里虽大的失误在于,没有考虑到中国的教育方法是基于中国的观念、文化和制度而形成,就是说,拿处于一个极端的中国小孩繁重的压力去对应国外相对宽松的就业竞争环境,这是脱节的。 几年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5-31 04:37:14)
小时候我们都唱过“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民警叔叔手里边”这首歌吧?拾金不昧、助人为乐是学校老师常常教育我们的道理。小学时一个同学捡到一块电子表(那时候电子表是很牛的东西)交给了学校老师,得到了全校通报表扬的待遇。我现在还记得这事,说明这种荣誉对我的小心灵还是很有冲击的。可惜的是,因为我眼神不好,从来没有幸运地捡过什么值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
“文芳摆拍”的事件让人遗憾。本来对于一个年轻人来说,帮助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但这些年来类似“碰瓷”之类的消息让人寒了心,越来越多的人避免去帮助不相干的人。文芳街头喂老人吃面条的照片让人心头一暖,可惜却被发现又是一桩作秀。即使是作秀,我还是觉得这样的作秀至少还是向着好的方向。放下作秀的事情不说,我还真的在北京见过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首先声明我对李小琳没有什么好印象或者坏印象,我对她完全不了解。我只是突然回想起挺久以前李小琳说过一句“攀比产生不幸福感”,想想觉得挺有道理,但是还不够完整,好像隔靴搔痒,这才认真地到网上去寻找她以前说过什么。这一搜不得了,原来她还真说过不少有道理的话,当然,除去“自己奋斗”这一则可以忽视。而我所关心的“攀比产生不幸福感”这段话的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4)
我相信人的命运其实是在一个轨道上行驶。这个看法是从对某个偶发事件的思考开始的。以前在公司上班时有一个同事,酷爱摩托车,常常骑着摩托上班。某年某月的某个早上,天上下着小雨,路上有点滑。他想转弯时,后面的大卡车刹不住车向他冲来,他急速转向,但前轮打滑,他被卡车轻轻碰了一下。他连人带车被顶到路边的草地里,摔断了锁骨,头和脸都蹭伤,头肿得[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0)
(2013-03-20 05:48:53)
我的上一篇关于环境的博文收到很多反馈,说明大家对于环境污染的关注度非常高。我是一个不太会说的人,遇事如果没有解决办法就回避。不过既然有人认为喊两嗓子也有用,我当然不会吝啬我的声音。
说到食品安全自然会想到农民。不再费口舌批评户籍制度了,现实是,随着城市化进程,农村人口越来越少,而上一辈吃苦耐劳的农民已经步入了老年期。也不再费口舌批[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从北京回来我就病了一场,是流感之类的病毒。奇怪的是,在北京的一个多月里我在一片灰白的尘雾中活蹦乱跳。回到墨尔本,对着清澈得像水晶一样的空气和金黄色的阳光,然后我就病倒了。那是一个多月前的事了。现在回想起来,有时有恍若隔世的感觉。那个城市真的是北京么?二十多年前我随父母从南方搬到北京时是冬天,站在室外,我惊叹北京的天这么蓝这么辽阔[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5)
巴拉瑞特距离墨尔本市区只有一百来公里的路程,新建的高速公路平坦宽阔,不时有山丘和水库的美景。安迪和陈韵要去的葡萄园在巴拉瑞特的西北部,还要继续开车近一个小时。路渐渐窄起来,车却很少。安迪一路开车,一路给陈韵讲起这个葡萄园的来历。原来,安迪姐姐的公公婆婆迪波切尔夫妇是意大利人,他们早年移民到澳大利亚后就买下了这块地,种植葡萄并酿酒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陈韵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然而她的身体却在四十岁时被再次激活。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也可以变得“性感”,而这种感觉,来源于一个男人对她的渴求。她的身体变得如此敏感,以致于每次只要安迪的手轻轻地碰到她,她都觉得自己像一朵急于绽放的花蕾,充满张力。只是,无论多晚,她必须衣冠整齐地回家。家里还有两个退休老人和两个学龄孩子,她不能不出现[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斯奇瑟弗的同事给陈韵安排了一个热闹的欢送仪式。之后,陈韵顺利地开始了在玛雅公司的全职工作。安迪常在下班后来接她,但总是很识趣地在她的家附近就把她放下。陈韵隐隐地明白,男女的亲密相处,最终的方向不是落在床上就是分手。整个过程里,从心动之后到上床之前这一段时间是最美的,而这段时间的长度则会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缩短。她不愿面对这个过程的结[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