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7-08-18 10:17:38)
回到家,己是黄昏。进门开灯,空荡荡的房子,过去一个月一直处于中心的病床不见了,这个熟悉的家变得沉寂,陌生。我们的屋是两层,卧室都在二楼。我不能上楼,走路要靠助走器。出院前夕,医院替我向保险公司要了一个新的助走器,象超店的购物车,下面有轮子,推着走,只是没有装货的空间。以后相当一段时间,我就靠它移步。 太太把书房里的沙发床打开,又加[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下午4点左右,太太回到医院,带来了熬好的热呼呼的粥。从我们家到医院,如果不堵车,差不多要半个小时。我们这座城市交通很差,围城路6,7条干道了,还经常堵塞。我住院后,太太经常往返于家和医院,从来开车就紧张的她己经熟悉了这段路,开起来很从容。这一生都是她照顾我,只有一次,她病了,我有了照顾她的机会。 那是在中国第一次肝移植后。手术后,我恢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8)
门开了,进来一位帅哥。白人,看上去20几岁,1米八几的个头,宽松的白大褂掩不住健美匀称的身材。棱角分明,凸凹有致的脸,象雕塑家精心雕刻出来的,我脑里即刻浮现出众多希腊雕象,尤其是那座充满动感侧身曲腿掷铁饼的运动员的雕象。他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护士。他身后跟着2位女护士,手里提着几袋营养液。她们放下了营养液,便离开了。 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医院的歺单印制精美,早餐选项有炒蛋,面包,bagel面包圈,牛奶,咖啡,橙汁,果冻,muffin松饼,午餐和晚餐包括牛肉,土豆泥,米饭,红萝卜,碗豆,面包,鸡汤。病人根据歺单点菜。如果没点,医院就按预定莱单送来。糖尿病病人有专门的食谱。我有糖尿病。就按照这个食谱点。营养师带来了免费的boost饮料,告诉我太太:它含有丰富的蛋白质和多种维生素。我体弱需要[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超声波检查后,心脏没有问题,在重病监护室只呆了一天,又回到了普通病房。许多不认识的医生来到病房看我,肺科的最多,其次心脏科的,用听诊器在我背后和胸前听一下,问句你那里不舒服,再留下张名片,就匆匆离开了。后来账单来了,吃了一惊,看病时间总共就2,3分钟,竟索费几百元。幸亏他们大多在保险公司的network上,保险公司全付。 美国的医疗保险贵,有[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1)
早上查房的时间到了。折腾了大半夜后,我尽力让自己振作起来,端坐在床上,迎接医生。术后第一次见医生,给我做手术的医生几乎都来了。外科主任走在最前面。给我开第二刀的医生在后面。我感谢他们拯救了我的生命。主任俯身观察引流容器,里面的腹水己经清淡了许多。他点点头,对后面的医生说:一二天后就可以给我取掉引流管,先取一个,几天后再取掉第二个[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半清醒下,不觉在重症监护室己经是第4天。弟弟一家己经回去。上午护士通知我们:收拾东西,下午3点回移植楼的普通病房。连续不断的肾透析己停下,我不再一天24时联在洗肾机上。塞在嘴里的难受的气管插管也早己被取掉,可以说话了。鼻胃管也去掉了,肝移植为消化道手术,开刀后无法立即进食,故鼻腔会留置一条鼻胃管引流胃液,减轻腹胀及给药,拔除后就可以进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醒了,再一次从全身麻醉中醒过来。眼前白茫茫一片,空无一物。这次插管没有拔掉,嘴被塞得严严实实,发不出声音。我在哪里?在天上吗?远处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那是太太和弟媳在说话。她们过来了,我打开iPadmini上的微信,颤颤抖抖地写下:我还在人间吗? 在重症病房,她,那位才22岁的护士,负责一切。从开药喂药到衣食起居,翻身擦澡,无所不能。移植后为了防[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6)
醒了,四周一片静谧。睁开眼,暗黄的灯光下,一个女人的背影在房间闪动。嘴干,渴得好象刚从沙漠里出来。水,我要水,我心里呼唤着,动了动身,女人过来了,端着杯子,俯下身,给我喂药。原来是护士,年轻,声音让人安定。无形地散发出安抚的力量。后来才知道,她才22岁,却已经是重症病房里最有经验的护士。既使没有医生在场,她也可以一人从容应付任何危急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2014年1月30,中午12点,正是中国的新年钟声敲响的时候,我被推入了手术大厅。大厅被白色屏布隔成许多手术单间。我的床停在了中间的过道。首先看到的是外科主任,主刀手。他个子很小,德裔,匀称精干,好似一台精密的机器,做起手术来,准确,干净,利落,分毫不差,不知疲劳。一台肝移植手术一般持续6至9个小时。在中国我的第一次肝移植,是院长亲自主刀的,做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3)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