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文
(2018-06-17 14:54:11)
今天是父亲节,在家看着世界杯德国对墨西哥这场比赛,等着女儿的电话。其实她昨天己打过了,不过并不是为了父亲节,她是从洛杉矶附近打来的,说她和她的朋友从温哥华飞到了那里去参观一个展览。我问她:八月份去insead读mba的钱准备好没有,那是一年的mba,光学费就是10万多一点欧元。她说她已经有了足够的储存。不需要学生贷款,更不需要我们支援。说到这里,女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2018-02-03 08:48:24)
活动结束了,撤了。谢谢留言。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5)
作为守门员,判断力非常重要。判断力涉及两个方面。一是站位。他需要通过观察足球的走向,队员的位置,和场上形势的变化来判断最可能来球方向和路线,从而选择正确的位置来封住对方进球的角度。二是出击抢球的时机和路线。球在禁区上空,尤其是角球,守门员因为可以用手,有明显优势。该不该出击,什么时候出击要迅速决定,不能犹豫不决。对方单刀赴会,他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几天后,决定下来了。我落选,选上的2个人一个是我们班的班长。他是渔民的儿子,力气很大,在我们班威信最高。那个时候,崇尚武力,谁最能打,谁就有号召力,就是老大。当然公平地说,他成绩也好,文武双全。虽然个头不高但墩实稳健,传球运球虽然缺乏想象,不象我的传球出奇不易,但四平八稳。 另一个是我们的中锋。高个,身材匀称协调。田径基础好。后来参[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不象现在的许多少年,迷上虚拟电子游戏,我小时侯玩的东西都是真家伙、滚铁环,抽打陀螺,踢毽子,跳绳,扇纸烟盒,弹玻璃球,泥巴战,八步游击,……。我特别喜欢玩八步游击。它是个集体活动,通常是男生玩。先大家分散,各去找隐蔽处藏起。很多时候是藏在建筑物的拐角处。见伙伴走近,估量距离够了,突然跳出,伸出姆指和食指,成手枪样,叫道:不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2017-09-26 15:51:58)
90年代初,我在加拿大读研,圣诞到了,导师要在家里宴请我们一家,我的导师,亨利个头不高,不苟言笑,一付宽边大眼镜几乎遮住了脸上部,脸下部是威严的胳腮胡。配上衬部打了补丁的西服,令人敬畏。 黄昏时我们带上一瓶香槟,来到了亨利的家,一幢巧小的二层楼房,没有圣诞灯饰,默默地立于街区的拐角处。 亨利的太太,凱瑟琳开门欢迎我们,她黑发披肩,鹅[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独立节到了,加上周末,有三天假。我问Toni:到哪里玩。他很兴奋:那里都不去。去blockbuster租教父全套,在家里喝咖啡,看教父。是呀,他能去哪里?我突然想起他的那辆已经褪色剥皮,烧着柴油,嘟嘟响,象救护车一样的老爷车。这辆暗红的”救护车”跟随Toni很多年了,从外州搬到这所美丽安静的校园,离不开它的贡献。
Toni是个咖啡瘾君子,己患上了咖啡综合[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5)
1998夏日的一天,我老板把Toni领进了我的办公室。他看上去,30岁左右,平头,粗脖,熊背,鼻梁高挺,健壮得象柔道运动员。老板对我说:David,我给你带来了一个学生,Toni。 然后吿诉Toni:这是David,数学博士,SAS杀手(killerofSAS),他就是你老师,教你SAS,并且给你分配工作。 SAS是广泛应用的统计分析软件,政府部门和大药厂都需要大量的SAS程序员。SAS的强项之一是它处理原始[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洗肾完后回家,天已全黑。吃晚饭的时候了。觉得心口有些紧,坐下量了一下心跳。175,我一下倒在了地板上。10分钟前,洗肾机还显示我的心跳是90,正常。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快。每次洗完肾,机器都会最后测一下我的血压和心跳。如果心跳超过120,数字会变成红色,表示危险。有一次,128,主管护士不让我离开,并打了911。一会儿救护队带着担架赶来了。我坚持不上[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2017-08-18 10:17:38)

回到家,己是黄昏。进门开灯,空荡荡的房子,过去一个月一直处于中心的病床不见了,这个熟悉的家变得沉寂,陌生。我们的屋是两层,卧室都在二楼。我不能上楼,走路要靠助走器。出院前夕,医院替我向保险公司要了一个新的助走器,象超店的购物车,下面有轮子,推着走,只是没有装货的空间。以后相当一段时间,我就靠它移步。 太太把书房里的沙发床打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