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相宜

惟有写作,才可以宣泄自己的感情,承载自己的深情,激发自己的热情,演绎自己的诗情,张扬自己的性情……
博文

黄锦江先生(江上一郎)已经消失在江湖上有些时日。最近离开银幕多年的他又在影片《非洲遇见你》出境了。作为他的朋友,我就做一次搬运工,从《中外要闻》上关于此片在纽约全球首映礼的报道中摘选出有提及黄锦江先生的部分,并附上黄锦江先生提供的照片: 纽约时间10月12日,2018中美强强联手制作的、首次全景非洲实景拍摄的国产大片《非洲遇见你》在纽约隆[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09 19:10:32)
青春,挥霍不完的精力,挥霍不完的热情,挥霍不完的浪漫,挥霍不完的美丽……那是一个快乐、甜蜜、缤纷多彩的暑假!“柔情似水,佳期如梦”,甜蜜的日子总是短暂!文雯的学校已经开学,章卓明天也将离家返校。午后,玉龙山山腰小溪边的长椅上,文雯偎依着章卓。“快乐的日子好像总是过得特别快!”她嘟着嘴恋恋不舍地说,“你不在的时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
那个暖暖的冬日,文颢终于回来了! 他一进家门还没放下行李就在说:“妈妈,雯雯,我想你们!我真的想你们!我真的很想很想你们!”他不是个轻易表达感情的人,更不是个善于表达感情的人,多少沉重的牵挂和思念尽在这一连串的“想你们”中! 文雯心里有千言万语,却也只哽咽出一句:“哥哥……你总算回来了……” 妈妈不说话,[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首先声明,写下这个标题决不是哗众取宠。这是一段真实的记忆,关于一位我认为是最美丽的东方女子,包括电影电视明星。
她可以说是我的邻居。她比我们大,是我们少男少女时代的偶像。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去描述她的美丽和聪慧。
记忆中她大概1米67的样子,完美的身材,完美的脸蛋,完美的肌肤。她的脸长得有点像电影“阿诗玛”上的演员,但更标致更洋气。
[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3-04-05 09:10:25)

很少写诗。写下这首,是因为这对可爱的新人。这一对可谓是“高富帅”的“白富美”联姻:-)
新郎——志鹏;高大儒雅,新娘——瑞瑞,娇小甜美。两人是读博时的同学。特别喜欢方文山,故附庸风雅,写了这首“素颜韵脚诗”。每一行的结尾都押上韵了,中间断句的地方也基本押上韵了。姻缘相宜2012年秋
茫茫人海能相识相恋情缘何其难漫漫人生愿相随相伴姻缘难[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2013-03-08 15:54:27)
小学、中学、大学……总有人出来挑头召集原班人马。是谁?
是当年的头儿——老班长、老支书之流?还是当年众女同学心中的那个才华横溢、英俊潇洒的白马王子,或是众男同学眼里的那个能歌善舞、漂亮活泼的白雪公主? 好像都不是。 挑头的经常是个你几乎都记不起来名字的他或她。奇怪吗? 今年夏天的大学同学聚会,起头的那位,我虽记得他的大[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34)
(2012-10-06 09:06:55)
我很笨,长这么大把年纪,才明白别人给我的,或爱慕、或欣赏、或帮助、或关心、或支持、或理解、或仅仅只是表示友好,都是一份情谊,都不是理所当然的。
突然想起来好久前有位文学城的网友专门为我写诗撰文,昨晚上我花了好大的工夫才将那篇文章找回来。
“一片老姜”,只是一个网名,我和他素昧平生,真心感激他对我的欣赏,更感激他对我的小说《来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2012-06-06 08:36:49)
也许我天生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童年在我的记忆中忧伤竟多于快乐。
五岁,父母送我上幼儿园。忧伤的记忆从那时开始。
我上的幼儿园是全托,星期一早上去,星期六晚上才回来。父母让我等到五岁,是因为他们觉得我是个特别黏人的小丫头。
我有个哥哥,两岁就开始上那个全托幼儿园了。有个周末,哥哥从幼儿园里带回来几幅他的画作,什么飞机啊军舰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0)
我从小喜欢漂亮的人。
小学里我最要好的朋友是我们班上最好看的女伢儿,白白的皮肤,弯弯的眉眼,长长的睫毛,像个瓷娃娃。瓷娃娃性格特别活泼,不光读书好,其他各方面也都很出挑,是校乐队、校文宣队和校乒乓球队的。
小学四年级那年,班上转来了一位高高帅帅的男生——L。
他比我们大一岁,所以不光个子比我们同学普遍高出一头,人也显得成熟[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6)
郭春梅,北京人。3M的Scientist。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后在ConnellUniversity获得博士学位。去年夏天发现癌症,今年年初去世,年仅46岁。

七绝·悼春梅
作于2012年1月
春迟梅落伊人去,
雪寂风嚎痛永离。
笑貌依稀音宛在,
冰心玉骨世难辞。
注:“玉骨”,古人予以梅花枝干的美称。
长相思·忆春梅
作于2012年3月
春似伊,梅似伊。年复一年春[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2)
[1]
[2]
[3]
[4]
[5]
[>>]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