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 博客访问:
博文
(2015-01-19 17:14:38)
在水一方-(7)你别管着我
这天,女同事玛丽悄悄问她说:“你有宝宝了?” 她顿时涨红了脸:“嗯,不知怎么宝宝就来了,我还没准备好要孩子呢,但是我丈夫一定要我生下来。” 你丈夫是对的。孩子是上帝的恩赐,我们没有权利拒绝他。”玛丽笑吟吟地说,指给安琪看她办公桌上的照片:“看,这是我的儿女们,这张照片是我们20多年前的全家[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5)
在水一方(6):有爱情就有甜蜜
“大鹏,嗳,别这样。”她歪着身子躲避他,手里的碗掉在水池里,水龙头里的水哗哗地流。 “没事,你会喜欢的。”大鹏关了龙头,将她的身体转向自己,他的眼里燃着火苗,嘴唇向她凑近。 “真的不要,我走了。” 大鹏放开了她:“好吧。天黑了,我送送你。” “不用。” “你放心,我不会再这[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7)

她离开他和松泉相好,三家父母都有意见。她的父母为女儿的移情别恋而羞恼,他的父母为儿子遭遇背叛而忿满,松泉的父母则为儿子夺了外甥的女友而歉疚不安。他俩却无视各方压力,像罗密尔和朱丽叶一样钟情相爱了,尽管天各一方,他们依然爱得义无反顾,如火如荼。 异地恋是相思,是牵挂,是寂寞中的等待,更是情到深处的煎熬。他们无法形影相随,唯籍着鸿[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19)
(2014-05-19 19:54:31)

她不懂得放出和身份相符的手段,比如宝玉洗澡,让她打水一道洗,我一直弄不明白这一道洗是什么意思,应该不是眼下的鸳鸯浴吧?但是碧痕侍侯宝玉洗澡,如何会让席子上也汪着水?总有些暧昧,对于这种暧昧之事,晴雯一概回绝,和黛玉一样,她在乎的是宝玉的心,容不得冒犯。她会为无关紧要的事情和宝玉怄气,对袭人冷语敲打,这些招数黛玉使了还有效,换成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8)

有一种现象叫“马太效应”,让富有的更富有,贫穷的更贫穷,赢家步步通吃,攒雪球一样聚敛他的权利,边缘人物却无法守住手中不多的拥有,只能看着它们像细砂从指缝间逐渐漏尽。
同是荣国府的后代,贾母的孙子女辈,宝玉和迎春身上却体现了这样的两极。
宝玉自不必说,贾王两家联姻的结果,贾府靠山元春的弟弟,含着银勺子来到世上只是个比喻,人[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红楼梦》里最冷者莫过于惜春。黛玉是外冷内热,宝钗才对她说了几句梯己话,马上掏出心窝子;妙玉是以攻为守,以目中无人的扮相,来掩饰身处侯门公府里的自卑与紧张;只有贾惜春,是挣了命的冷,彻底决绝,不留余地,激得她嫂子尤氏当面就说她是心冷口冷心狠意狠的人,探春也说她“孤介太过,我们再傲不过他的”。
对于惜春的这等秉性,曹公只说[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2)
(2014-05-17 05:39:04)

1、成大事者的钢铁意志
雄心勃勃的统治者到了末尾最会松弛下来,凤姐也是如此,多年的紧张状态,吃力不讨好的挫败感,对于琐屑事务的厌烦,都使这位威风凛凛的凤丫头,变成了一只病猫。荣国府群龙无主,急需推选出一位临时执政者来,反复考虑之后,荣国府上层确定了以李纨、宝钗和探春为核心的领导集体。
说起来是三驾马车,其实是以探春为主,李纨是[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17 05:37:45)

红楼女子,最让人没法喜欢的就是秋桐。
这个人肯定不漂亮,鸳鸯她们说了,那个大老爷,也太好色了,稍稍平头正脸的,他就不肯放过。秋桐原是大老爷房里的丫头,下放到贾琏屋里的,大老爷既肯放开手,可见这人连“平头正脸”都算不上。要么是大老爷也曾上手,现在腻烦了?也不大可能,贾珍父子是干过爷俩玩弄一个女人的不伦之事,可那是偷偷摸摸的[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2014-05-17 05:36:53)

始终不太喜欢司棋,当然是因为她的出场秀——弄特权不成愤而砸场子,尽管是柳家的势利在前,可那话也说得没错,她们是为头层主子服务的,不是供二层主子驱遣的。司棋原没有要那碗蛋羹的资格,遭到拒绝后,又恼羞成怒,大撒其泼,带了一帮小丫头冲进厨房,上演一场“打砸抢”的闹剧。
司棋没有自知之明,也不懂收敛与克己,林妹妹尚且不肯为一[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红楼梦》里邢夫人被称作“尴尬人”,她的确是那种让别人也令自己尴尬的人。向鸳鸯提亲是一例,动辄找王熙凤麻烦是一例,除了这些显著事件,就是平常待人接物,也无不显得乖僻生硬,一言不听、一人不靠,连她兄弟都说她坏话,虽然她那兄弟也不是好鸟,但足见孤家寡人到何种地步。
性格决定命运,命运也常常决定性格,邢夫人不讨人喜欢的性格也不[阅读全文]
阅读 ()评论 (0)
[1]
[2]
[3]
[4]
[5]
[>>]
[尾页]